重读林黛玉

     记忆中,是小学五六年级时看过一本大删大改的《红楼梦》,我那时侯是光识字不认人的,只凭着字眼断章取义、、、

     在尚未领悟七情六欲,学会娇媚小气的年纪读《红楼梦》,读到林黛玉,只读出美、柔、弱,多病、多泪且短寿,总之皆是令人生发爱慕、同情与怜惜的特写。在那个懵懂阶段知晓世间乃有如此一号仙奇人物,我的记忆是被定格住的,觉得自己也很倾羡柔情多才的林黛玉。
 
     一隔七八年,如今颇有世故后一时兴起便再度捧起久未谋面的《红楼梦》,当然,这次拜读者之心态已熟备,它自然也已完整。
 
    不读不要紧,一读倒生出事端。不过读完区区十五回罢,它《红楼梦》在心里的美幻奇影也随之作罢。你可知道吗?天天愁眉苦脸,日日以泪洗脸;人果真或并非取笑她都怒;人有心或无意提她都气;宝玉与众姑娘多看一眼、多讲一句她都伤;宝玉去不去看她都悲;人待之好不好她都疑、、、话多刻薄,像李嬷嬷所言“说出的话比刀子还尖”,更甚,还总夹酸讽气味,几乎句句“寓意深刻”、、、这样一种女人,哭哭啼啼,消极悲观,而且,换作我们谁会为他人非故的一句话就大发辩驳气出眼泪吗?这是分明的小肚鸡肠。对宝玉,是分明的不信任。对众姐妹丫鬟,是分明的不友善。她虽遗世独立,可这般独立,未免太可悲!唯一敬重的,是她的才识与清高,那是从古至今都难能可贵的;唯一同情的,是她的多病与早逝,那是任何女人的悲哀和心痛。
 
    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包括人的心灵和思想。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是那么衷爱超凡脱俗的林黛玉,可次番证明,我并不喜欢 林黛玉!谁想成为她那种女人,不是太天真,就是心里有块通病。
 
    这个社会太现实了。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像狗一样整天围着你转,吐着
 
舌头讨你止啼而笑!只会用眼泪博取男人怜悯的女人,最终只能被自己的泪水淹死,死了,还要被骂“败类”。
 
    林黛玉,“此人只因天上有”,上帝才能侍奉的了她,我们凡夫俗子,供奉不起!
 
    女人若不象杂草一样地活着,是终将被生活乃至男人淘汰抛弃的。作为客观的弱者,我们主观要认定自己是强者,然后,执着地做个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