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装相与实名制怪圈”

闲话“装相与实名制怪圈
陈宣章
国人有“真善美”、“假恶丑”一说。“真”的一定好吗,“假”的一定坏吗?否。
传播学有个术语,叫做装相与本相。意思是:“由于很多实际利益的考虑,或难以理清的微妙的心理动因,使得人在交往中虽然一般情况下谈的内容是真实的,但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假相,真相和假相混合于人际传播中。”装相是人们在交往中自我披露的部分,含有程度不同的本相,但也含有假相。超越本相叫装相,歪曲本相叫变相。事实是本相,装相人生骗过一时骗不了一辈子。有个歇后语:猪鼻子插葱——装相。
有人把不用真实姓名、身份进行社会活动也称为“装相”,其实,“装相”原意是装模作样。文人墨客有笔名,演员戏子有艺名,军事首脑有化名,间谍卧底有代号,网络博客有昵称……这些都是社会生活的需要,并不是装模作样。鲁迅笔名有181个,还是逃不过特务的狗鼻,经常搬家,以免特务迫害;名人明星出门要化妆,以免马路围观;|泽|东曾经用过“李德胜”等许多化名,以免军事泄密;艺术作品、古今史实中的假皇帝、假钦差、假巡抚、假高干、假警察、假乞丐、女驸马……乔装打扮、微服私访、化妆潜入……也不是装模作样。最有意思的是,名人被错当成常人,甚至被打、被辱,一旦亮相,不是戏剧,就是悲剧。
据说,装相与血型有关:O型人必须得装相,要不然不走运;B型人不想装相,但他们的长相本身就是贼能装的那一类型;A型不装相,反而始终努力保持和其他人一样;AB型人最不愿意装相,别人常常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这种理论有何科学根据?
斯大林时期,克格勃主席亚戈达在被决前写忏悔书:“我一生戴着假面具,冒充布尔什维克,而我从来就不是。装相的不只我一个,几乎所有的人,首先是……到处都在演戏!为人民服务是演戏!这种恬不知耻的表演或者血淋淋的表演,在过去是拿老百姓寻开心!而今天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些与血型毫无关系。
三国时候英才辈出,也出了三个极尽装的人物:1.孔融:其让梨的真实情况却很虚伪。因此,他后来抛下全家老小与妻子不顾,自己逃命。2.管宁:刨金不屑一顾,借故与华歆割席断交,一次次拒绝做官,虚伪更胜一筹。3.祢衡:肆无忌惮诋毁别人,骂张辽许褚,骂荀彧郭嘉,骂得一钱不值,摆出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历史能还其本来面目。
人们总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别人,而自己又并不完美。于是就只能装相或者变相。有本书《假装的艺术》,十分火爆,足可以看出:现实中的人们是多么需要装相。装相也可是本相的变相、变相的欺骗、变相的隐瞒。反之,用实际行动显示本相,常常需要勇气。
低调做人,就是不摆臭架子、不充大装相、不张扬卖弄、不求虚荣,没有假正经、假道学、假圣人的虚伪面孔。当然,名人明星也可以出现在不认识他(她)的公众中,并不是蓄意装相。一旦亮相,公众愕然。
太子李隆基出门打猎,马受惊带着他跑进一户百姓家。几个年轻书生正饮酒聊天,对陌生人客气地起身作揖,请他一起饮酒。李隆基大大咧咧地坐上主位,有人不高兴地说:“我们正行酒令。如果您能行,才能喝酒。”李隆基问酒令规则,答:“以祖上官职大小排位,谁的老子官大,谁就先喝。”李隆基笑笑说:“那你们把酒端过来吧!”众人曰,愿闻贵祖官爵。李隆基一饮而尽,说:“我曾祖父是天子,爷爷是天子,父亲是天子,我现在是太子,未来的天子。”言未尽,已上马飞驰而去。众书生都傻了。
李白醉酒,骑驴闯入华阴县衙,被衙役抓起来。知县问:“你是什么东西,敢到这里来撒野?”李白写供状:“皇上给我调过羹,贵妃给我捧过砚,高力士给我捶过腿。天子门前尚容我走马,华阴县里却不许我骑驴!”知县大惊,忙站起来行礼:“不知李翰林驾到,失礼失礼!”李白也不答话,跨上驴扬长而去。

 

宋神宗时,后被列宁称为“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的王安石,学识渊博。明·冯梦龙《警世通言》有一篇“王安石三难苏学士”,很好看。苏学士即苏轼,苏东坡,奇才,官拜翰林学士。此人天资高妙,过目成诵,出口成章,有李太白之风流,胜曹子建之敏捷,与王安石都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但是苏东坡恃才傲物、目中无人,自恃聪明,对宰相、老师王安石颇多讥诮。王安石因作《字说》,一字解作一义。偶论东坡的坡字,从土从皮,谓坡乃土之皮。东坡笑道:“如相公所言,滑字乃水之骨也。”一日,荆公又论及鲵字,从鱼从儿,合是鱼子;四马曰驷,天虫为蚕,古人制字,定非无义。东坡拱手进言:“鸠字九鸟,可知有故?”荆公认以为真,欣然请教。东坡笑道:“《诗》云:‘鸣鸠在桑,其子七兮。’连娘带爷,共是九个。”荆公默然,恶其轻薄,左迁其为湖州刺史。苏东坡三年任满朝京,不接受教训,于是发生被王安石“三难”之事。一难“菊花落瓣”;二难“瞿塘中峡水”;三难“出句三求对”。苏东坡自称出句求对天下第一,结果三句均交白卷。后人评道:以东坡天才,尚然三被荆公所屈。何况才不如东坡者!因作诗戒世:“项托曾为孔子师,荆公反把子瞻嗤。为人第一谦虚好,学问茫茫无尽期。”

 

王安石曾到某山寺散步,见几个人在谈诗论赋,便坐到一旁聆听。有一人发现王安石,问道:“你也了解学问吗?”王安石答:“是的,懂一点。”再问:“敢问您贵姓。”再答:“安石姓王。”众人都傻了。
晚唐李德裕当了两朝(唐文宗、唐武宗)宰相。唐宣宗即位后,政局发生变化,白敏中、令狐绹当国,一反李德裕所推行的政令,李德裕被五贬:初贬荆南节度使;不久改为东都留守;接着左迁太子少保,分司东都;又贬潮州司马;再贬崖州(今海南琼山区大林乡附近)司户参军崖州人烟稀少,野兽出没,烟瘴弥漫,李德裕心灵孤独,作诗:“独上高楼望帝京,鸟飞犹是半年程。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一天,他来到一座庙,与老和尚聊天,很投机。他见墙上挂着十多个葫芦,就问:“里面装的什么药?”老和尚答:“那是当年被李德裕宰相贬官者抑郁而死,火化的骨灰。等他们子孙来取。上面有他们的名字。”李德裕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默然,哪里敢亮相?几天后李德裕心痛而死。
电视剧《宰相刘罗锅》(清朝并没有宰相)中,乾隆皇帝随和珅去琴心楼见吟红姑娘,正巧恶霸石敬虎也来找吟红。出言不逊的石敬虎被乾隆一扇打死,正值刘墉“扫黄打非”,张成误将乾隆、和珅关入大牢。叶国泰“坐山观虎斗”,强令刘墉严办。刘墉急中生智“烛光审乾隆”,想来个明审暗放。乾隆、和珅也不敢亮相。后来刘墉被和珅的爪牙打了大板,打入大牢,他当然不怕亮相。和珅去大牢请刘墉出去,刘墉就演了一出“请神容易送神难”。

 

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舞大刀之事常有,只因不知情,无可指责。就像李鬼遇到李逵,李逵一亮相,李鬼就屁滚尿流。当然,亮相后不买账的也有。某红遍全国的明星闯红灯,被交警拦住。明星拉下车窗玻璃,摘下墨镜,也想像李隆基、李太白、王安石那样来一下。交警面无表情地说:“拿驾照来。”明星火了,说:“我是***。”交警:“我知道。高晓松醉驾,造成四车追尾,一样被刑事拘留。”明星傻了。
与“装相”相反的是“实名制”,即在办理和进行某项事情时,必须提供有效的个人身份件或资料证明。也即一上台就亮相。
实名制急匆匆地走进我们生活,微博、菜刀、避孕药、火车票……各式各样的实名制,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公众将2011年戏称为中国实名制元年。实名制就像时髦的潮流,都想来插一脚,显示自己“有作为”。 几乎每一种实名制的推行,都会引起关注和争议。
其实,实名制早已存在。婚姻、航空、旅店、出入境、固定电话等等早就是实名制。以前,夫妻同住旅店一间房,必须同时出示身份证和结婚证书(现在对于出示结婚证书执行已经不严格)。现今,实行实名制的有:储蓄、贷款、购车、买房、股市、相亲、博客、网络、网吧、上网、网店、旅游、手机、书号、快递、看病、火车票、动车票、艾滋病、主持人(广电总局规定)、管制刀具、各种会员卡、高校毕业生就业、政直群机关机构等等,看来还有“发展”空间。
2007年9月27日,商务部、公安部、工商总局和质检总局发布了《关于规范自行车购销管理的通知》,规定从当年12月1日开始,凡是新出厂的自行车售卖实行“实名制”。具体做法是,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在出厂前刻制独一无二的15位编码,作为“身份证”,顾客购买时需提供身份证,销售网点通过非机动车管理网进入录入、登记。
据说,日本的自行车都实行实名制,骑车外出不需要锁车,即使被“借”、被偷,不用多久警察就会把车子送上门,使之失而复得。我记得很早以前,自行车打钢印、购牌照、纳税,公安局是有档案卡的。群众在自行车丢失后报案,很少见由公安机关及时破案返还失主。可是,公安局里成千上万“无主”自行车堆在那里。只有失主主动去找,偶然发现,才能凭“证据”领回。从来没有听说公安局根据钢印、档案卡通知失主去领取的。汽车类老早就实名制了,每天依然会有如此多的汽车被盗窃。购买非机动车要实名制,实在是多此一举。难道大街上的警察需要时刻盘查骑车人是不是该车子的主人?难道骑车人需要时刻身带非机动车的证件?我购买的非机动车,我妻子、儿子或亲朋好友就不能骑?他们骑时还需要公证处公证?反过来,搞了实名制,就能制止盗车、贩卖赃车、赃车拆卸组装?
实名制的存在形式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在民间商事活动中,平等主体之间基于交易的安全可靠或交易的持续性,交易一方或双方彼此之间提出实名要求。另一种是强制性实名制,即在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实名要求,或由zheng府主导以其强制方式推行实名制。后者引发的争议最多,原因是:缺乏市场自发、公民自愿的施行土壤,需要借助法律或zheng府行政力量加以推行,其中存在诸多合理性和合法性的讨论空间。
实名制是双刃剑。据说其优点有:1.有利于行业主管部门监管,打击犯罪(不谈监管打击不作为);2.降低(不是杜绝)欺诈、诽谤、人身攻击等的发生率;3.加快彼此身份确认,节省交流时间(与朝南坐、踢皮球的官僚作风相比,微乎其微);4.有利于建立和谐的生态环境(与国人自私内斗的劣根性比,微不足道)。所以,对实名制正面的“安全保障”作用,社会结论是:“真正效果良好,实现了政策制定者初衷的并不多。”不少实名制在热闹过后不了了之,有的名存实亡,有的进退两难。
实名制缺点:1.实名制本质上是对公民自由的限制,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公民匿名或使用假名从事社会活动的权利,弱化了对公民隐私权的保护。当然,从哲学上说,没有绝对的自由。公民隐私权利不能高于一切。如果匿名或假名会造成重大危害或公共利益损失,或有更高利益需要通过实名制来予以保障,这时就需要牺牲公民个人自由,换取更值得追求的社会价值。2.实名制似乎成了一剂万能药膏,哪个行业出问题,首先想到的解决办法便是实名制。有些职能部门似乎患上了实名制依赖症,把它当成解决社会问题的灵丹妙药。实际上,实名制成了职能部门“偷懒”的妙计,他们以此表示自己“有作为”。一旦实行实名制,原来的问题没有解决,他们就无计可施。3.有些上海腾信律师事务所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应品广说:“中国还没有一部完整的隐私权保护法,如何能发展实名制?也就是说,一旦发现问题,无法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在美国和欧盟,关于个人信息、数据的隐私保护往往写入重大法律,甚至写入宪法。现在推进微博实名制,“相关保护公众隐私权的配套法律法规必须跟上,才能最大程度发挥新规的积极作用。”(《国际金融报》) 互联网企业通过实名制获得大量用户资料之后,如何保障这些资料不被滥用,需要一个监管力度加强的领域。实名制中的都是用户终身资料(真实姓名、身份证号码、住址、手机号等等),一旦泄漏,对用户的生活影响不可估量。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盛行诈骗的社会中,实名制资料泄漏会帮助诈骗犯罪。如果大量个人隐私得不得保护,怎么保障公众安全?
就公众而言,对实名制更多的是“怕”:1.怕私人信息随处泄漏,个人隐私权无辜遭受侵犯。现今,推销电话四处响,垃圾短信满天飞。个人信息成了商家营销资料、骗子攻击渠道。公众首先会想到其罪魁祸首会不会是实名制?2.怕言论受到禁锢和束缚。举手表决和无记名投票的感觉绝然不同。当然,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为什么历来出版物可以用笔名,现在必须实名制?3.怕实际利益无法落实。以火车票实名制为例,其本来目的为了遏制“黄牛”。“黄牛”与乘客相比,数量极少。用大多数人的不便,换取监管部门的方便。春运时段与全年相比,天数极少(总共40天,实际只是两头忙)。用全年的不便,换取时段的方便。火车票实名制真的能使“黄牛”绝迹吗?回家过年者真的能实实在在地买到自己渴望的那张火车票吗?未必!既然各单位都有工会,由工会统计、开介绍信集体预购春运火车票,与国与民有利,也可以协调单位内部群、干群关系,对建设和谐社会有利,何乐而不为?为什么以前行之有效的方法非要用实名制取代?现今社会,要提高行业的利益,就要为难行业的服务对象。这个难,那个难,行业就可以从中渔利。
2000年4月1日,国务院下发实行《个人存款账户实名制规定》。储蓄存款实名制,也称金融实名制,指个人或法人等在金融机构办理存、贷款业务时要填写清楚本人的真实姓名、居民身份证号码或法人真实姓名及纳税人的登记号等,以保证金融的真名、交易,不得使用假名、代名等非真实姓名,也不得进行无记名的金融活动。其重点:1.身份确认;2.金融交易报告;3.内部监管;4.银行保密。其目的1.遏制贪污fu败,打击金融犯罪(洗钱、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偷逃税款、公款私存等等)。2.保护存款人合法权益,遏制金融诈骗。3.为国家制定经济政策提供统计信息。4.顺利评估个人信用能力,推进消费信贷。5.完善社会法律制度,涉及婚姻、赡养、继承、赠与以及个人财富的支配权等迫切要求财产归属具体到个人。
金融实名制实行以来,效果与政策初衷尚有距离,广东省监察厅副厅长武田曾撰文指出效果“十分有限”。金融犯罪仍居高不下的原因:1.配套措施没有跟上,例如:干部财产申报制度等等。2.户籍管理缺陷,使很多人有多重身份证明。3.多用途预付卡、贵宾卡规模越来越大(2013年预付卡金额将超3000亿元),成为滋生行贿受贿等fu败现象的“温床”,也为不法分子“洗钱”、套现、逃税制造方便。而预付卡实名制正面临“形同虚设”的尴尬。4.赃款可以不存银行(例如:原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副厅长兼省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主任李友灿受贿4744万余元,日均受贿七万多元,既不存银行,也不投资。),可以分散在亲属名下,可以转变成不动产等等。5.银行卡泛滥,有钱可以分散存入不同银行、不同银行卡,加上外资银行难管,国外银行(例如:瑞士银行)管不着,银行监管很难。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连金融实名制这样重要的领域,实名制都难以完善。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说,只有那些涉及个人信用以及国家安全的才可以实行实名制,其他的领域则是给老百姓的自由越多越好。不能什么事情觉得不好管就用实名制,这实际是行政权力的滥用。他担心这种滥用会进一步扩大。
公权力通过“实名制”而产生滥用,这可能是公民的最大担忧。如何遏制公权力的滥用,当是推出“实名制”的公权力自身需要证明的关键问题。
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实名制被管理者视为网络管理的有效手段。网游实名、网店实名、博客实名、版主实名,直到今年又开始微博实名,实名制浪潮席卷网络的每一个角落。但是,一项项实名制并未管住网络上的泥沙俱下。网络实名制的初衷是防止匿名在网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和恶意侵害他人名誉。其推行本身“遇冷”,却爆发多起网民信息泄露事件。2011年12月21日,国内最大的程序员社区CSDN上600万份用户资料曝光;22日,多家网站近5000万用户信息泄露;29日,广东出入境政务服务网400万用户信息泄露。网络造谣等等仅是极少数人,用亿万网民的利益换取主管机构对极少数人监管的方便,何苦?
中国网络实名制的重要学习对象是韩国。但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实行互联网实名制的国家,韩国已开始走回头路,从2012年起逐步废除已经实施了4年多的互联网实名制。因为几十元一个的“身份证伪造器”、“身份证生成器”可以轻松破解实名制,“网络实名制”名存实亡。
与网络实名制同时推行,当然也饱受争议的“手机实名制”,初衷是治理不良短信。但实行三年来,诈骗、色|情、违法开票的垃圾短信照旧漫天飞。众多实名制中,快递业的实名制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其他林林总总的实名制则像过眼云烟。
现实中,实名制从网络和社会生活中深入到涉及个人隐私的领域。2005年1月,一份网罗99名韩国一线明星隐私的“X档案”在网上迅速传播;2007年8月,一家电信公司盗用顾客资料的情况多达730万件占韩国当年1444万网民的一半以上;2008年针对eBay韩国子网站的黑客攻击,导致1800余万网民真实资料泄露。2011年3月4日,韩国青瓦台、外交通商部、国家情报院等国家机构,国民银行等金融机构和Naver等门户网站共40个网站遭到了分布式拒绝服务(DDo s)的攻击。2011年7月,实名制社交网站“赛我网”和NATE网被黑客攻击,3500万用户的个人真实详尽信息被泄露。这等于说,95%的韩国网民、70%韩国人的身份资料已经外泄。2011年11月下旬,韩国的一家游戏公司中招,1320万游戏玩家信息被泄露。为了减少在因特网上非法搜集个人信息的行为,韩国zheng府决定分阶段废除因特网实名制。
韩国的实名制失败,敲响了警钟。类似“实名制”和“个人信息保护”之间的冲突必然会越演越烈。《纽约时报》说:“实名制是一个恶心的政策,只需‘隐私威胁’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了。”这个初衷为减少网上语言暴力、诽谤以及传播虚假信息的规定,韩国专栏作家金宰贤说:“我们限制出口的不应该是韩剧,而应是互联网实名制。”

      韩国作为第一个以国家名义推行网络实名制,同时成为第一个宣布要废除该项政策的国家。《荀子·成相》:“前车已覆,后未知更何觉时。”汉·戴德《大戴礼记·保傅》:“鄙语曰:……前车覆,后车诫。”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汉·刘向《说苑·善说》:“《周书》曰:‘前车覆,后车戒。’盖言其危。”这难道不引起推行网络实名制者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