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人

幕后人

李庆伟

李庆伟,河南郑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中国作家》《小说界》《北京文学》等文学杂志发表文学作品90多万字。

秋水是半夜时分潜入石湾电厂家属院的。他顺着墙根溜到院子西北角自家那两间孤独的平房,蹲到窗下屏住呼吸,便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那熟悉的快乐的呻吟。秋水的头“轰”一下大了,双手止不住颤抖起来:看来传言被证实了!

这、这该怎么办?他一时没了主意。他知道,凭气力他不是老花的对手。抬起头,看见东面配电房亮着灯,哥哥秋林值夜班。他猫腰撤离平房,撒腿向配电房跑去。

秋林一听气坏了:狗日的老花,仗着你是队长,欺男霸女,无法无天!他跟着弟弟气呼呼地赶过来,一脚炸开了房门。

雪亮的灯光下,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慌作一团。秋林举起手机,啪啪啪来了几个特写镜头。

你、你们干、干什、什么?老花结结巴巴地问。

干什么?哼!瞧你干的好事!秋水说着,一下子把花采芳从床上拉下来,花采芳像死猪一样重重地摔在地上。秋林飞起一脚踢在他身上。花采芳刚想爬起来,秋水又飞起一脚把花采芳踢倒在地,兄弟俩一边骂着一边拳脚相加。直打得花采芳口鼻流血,这个平日服务一队的“土皇帝”现在像三孙子一样趴在地上“哼哼”起来。

起来!秋水大吼一声。花采芳费力站起来,刚站起身,秋水又一脚把他踢了个嘴啃泥。

秋林上前拉开了。他说:让花队长穿好衣服,这样多不雅观呀!

花采芳哆嗦着,总算穿好了衣服。

秋林说:老花,事情也出来了,你看咋办?

花采芳耷拉着头,鼻子留着血,像一条癞皮狗一样说:你说咋办都中。

秋林说:你说是公了还是私了?

公、公了咋、咋说?

公了咱就打110,再把你的照片传到网上,让全国人民都看到你的尊容。

花采芳忙说:不、不,那就私了吧。

秋水说:私了就拿二十万!

花采芳身子晃了一下。嗫嚅了半天才说:二、二十万,我拿、拿不出来。

秋水愤怒了,扬起手又要打,被秋林拦住了:你说多少你能拿出来?

十、十万。

十万不行!秋水吼了一声。

屋子里一时陷入僵局。停了一会儿,秋林说:咱来个折中,十五万。老花,十五万咋样?

秋水铁青着脸,不吭声;秋林看看花采芳,他耷拉着脑袋说:那,那就这样吧。不过,有一条,要保证照、照片别传到网上。

钱你啥时候拿来?秋水问。

明、明天下、下午。

秋林说:你写个欠条,立个字据。

秋水找来本子,花采芳哆哆嗦嗦地写了欠条,签上名字,并保证明天下午四点之前把钱送来。

秋林说:如果明天下午四点之前送不来,咱就按第一条执行。

花采芳忙说:一定送、送来。

秋水说:你走吧,以后再发现你到我家来,腿给你卸掉!

花采芳像落水狗一样,狼狈不堪地逃出来。拐过墙角,他吐着嘴里腥咸的血水,回头望一眼,恶狠狠地说:老子给你没完!

第二天,秋水家里像阴云密布的天空一样死气沉沉。昨晚,他把妻子痛打一顿后,小草哭哭啼啼,诉说了老花诱奸她的过程。小草大专毕业分到服务一队负责打扫厕所。她不甘心啊,业余时间写新闻。老花看她人漂亮又是才女,把她借调到队部写材料。后又以提拔她当团支书为诱饵,一步步诱她上钩。她不服,可怎么办?自己没有背景又没钱,要想改变命运,只有

下午四点,花采芳把十五万元送来了。面对十五捆沉甸甸的票子,秋水百感交集。这是怎样得来的钱?这是妻子的贞洁换来的呀!他成了戴绿帽子的男人!成了背后被人指指戳戳的窝囊男人!他仿佛看见,肥头大耳的花采芳正趴在妻子身上呼呼喘气。他又一次抓住了妻子,又是踢又是拧。路小草也不叫喊,也不挣扎,任他踢任他拧。踢够了拧够了,他扑倒在床上,头埋在被子里,无声地哭泣。

丈夫的哭声像鞭子一样抽打在路小草身上。她眼里噙着泪,不住叹息。末了,她坐在床边,拉住丈夫的手劝:他爸,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吧,求你原谅我吧!

秋水猛地坐了起来,他流着泪吼道:原谅,你都叫人家睡过了,你说,你叫我咋原谅?

妻子怔了一下。她说:你叫我死吧,你叫我死吧!抓起水果刀,就要往自己胸窝里捅。秋水一把夺过扔在地上,夫妻俩抱头痛哭。

这个时候,一声炸雷响过,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满世界都是“哗哗”的雨声。

傍晚时分,秋水起来了。他跟妻子说,明天我把钱存起来,将来给儿子买房,谁也不能动!

从银行回来,秋水想,服务一队是不能待了,再待花采芳肯定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他开始暗地里活动。他想,自己在厂里工作多年,又是技术骨干,凭我的人缘,哪个队不接受我?他先是找到服务二队队长老齐。齐队长头天答应得好好的,过两天就变卦了。秋水呀,我们队现在暂时不缺技术工,你再想想其它办法吧。秋水晚上买了饮料,趁着夜色来到服务三队周队长家,他与周队长是老乡。周队长满口答应说中、中。没几天,又把礼物退回来了。他委婉地说:秋水呀,你是安装工,论说到我队最合适。可我跟几个队领导商量,他们都不同意。说队里职工已经超员,不能再进人了,我这当队长的也得听大家的意见呀。

半年时间里,秋水先后找了四五个队,人们像躲避瘟神一样躲避着他。秋水像关在笼子里的鸟,飞,飞不走。随时都有被宰杀的危险。

进入夏季,煤炭严重滞销,效益大幅下滑,厂里决定减人提效。

第一批精简人员名单出来后,秋水的名字就赫然在目。他的气不打一处来,你花采芳凭哪一条让我下岗?他气冲冲来到花采芳办公室。抬起手敲门,没想到门是虚掩着的,他没用力就推开了。花采芳正三孙子似的对着话筒点头哈腰:叶厂长,那些人是朝我身上泼脏水,纯粹是子虚乌有。

是是,我虚心接受您的批评,一定改、改正!刚说到这,见秋水进来,花采芳陡地变了脸色。他放下电话,盯着秋水问:你有啥事?

秋水说:花队长,这次精简人员,为什么把我精简下去?

花采芳脸阴得能拧出水来。他说:咋?兴人家下不兴你下?

这有失公平。

你说我哪一点不公平?

我是队里的技术骨干,又是公司技术标兵。

花采芳打断他的话说:技术标兵算个屁,我用你是标兵,不用你毬也不是!

秋水的血“呼”地往上冲,他指着花采芳说:花采芳,你别欺人太甚,你这是公报私仇!

花采芳呼地站起来,一拍桌子吼道:我怎么公报私仇了?你说我怎么公报私仇了?你给我出去!出去!他拽住秋水的衣服就往外推。

秋水刚离开办公室,就听见“砰”地一声巨响,门在后面严严实实地关上了。那声音惊天动地,震得整栋办公楼都瑟瑟发抖起来。

秋水下岗了。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愁眉苦脸的他像鬼魂一样在生活区外偏僻的小路上踟蹰徘徊。他常常对着漆黑的夜空叹息:今后的路该怎样走?

这年秋天,儿子小龙考上了南山市重点中学,每年光学费就得一万多,仅靠妻子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显然是不够花,而花采芳赔的十五万元是留着以后在市内买房用的,万万动不得。秋水前思后想,还得想办法,可是,想什么办法呢?

一天下午,他到街上买菜,看见一家饭馆门上写有“转让”二字。生意好好的,为啥要转让呢?他一打听,原来老板娘跟厨师跑了,老板无心再干下去,只好转让。

秋水花了一万一千元盘下了这家饭馆。他把饭馆重新粉刷了一遍。接着,就到南山市劳务市场去找厨师。他本以为找厨师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可连去两趟都无功而返。那些厨师一听说到煤矿,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去、不去!问为啥不去?说矿区脏,又偏僻,晚上想找个玩的地方都没有。后来,也曾经带回了两三个,可没干几天,就不辞而别。

第四趟,秋水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又一次来到南山劳务市场。他在两旁写有厨师一溜行列里转悠着。快走到尽头的时候,忽然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老板是不是找厨师呀?秋水打量了他一下。小伙子二十五六岁,圆脸、平头、面庞黝黑,双目炯炯有神,显得精明能干。秋水吸取了上几次的教训,他先问:请问你贵姓?小伙子头一仰,笑着说:我叫朱小明,叫我小朱就行了。问了一些简单的情况后,秋水说:我开的饭馆不在市内,是在矿区,离这里有一百多公里。小朱说,啥城里、矿区,俺出来就是干活挣钱的,在哪干不是干?于是,小朱就跟着秋水过来了。

小朱的手艺果然不错,他掂起锅,煎、炒、烹、炸,样样在行,热炒凉拌色香味俱佳。食客们吃后都连连夸奖:味道不错!饭馆回头客逐日增多。小朱不但站锅,闲暇时候还招呼着干些杂活,比如帮助择菜、包饺子、和煤,样样都干。他爱说爱笑、待人热情,邻居们都夸:秋水,你找这个厨师真是找着了。秋水眯眯笑着看着小朱,心里想,这难道是上天眷顾我这个苦命人?

小朱发现,小吃街上开有烩面馆、拉面馆、手工捞面、山西面馆,唯独缺一家饺子馆。何不开一家饺子馆呢?在小朱的建议下,秋水把饭馆改成了饺子馆,专营饺子。有三鲜饺子、大肉饺子、羊肉饺子、茴香饺子秋水爱好文学,常从厂工会抱回一摞过期的花花绿绿的流行杂志,小朱眼一亮说,秋水哥,现在都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来咱们这吃饭的大都是年轻人,你何不把这些杂志挂到墙两边,这样还能多吸引一些顾客。秋水一想,也是。说干就干,他在墙上楔上钉子,扯上线,把杂志挂到两边。你别说,这个建议还真不错。顾客从两边墙上随意取下一本杂志,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翻看花花绿绿的杂志。不知不觉间,一盘热腾腾、香喷喷的饺子就端上了桌。在这里既能吃上饺子又品尝到了文化,何乐而不为呢?于是,顾客一传十、十传百,上座率逐日上升。不但本厂职工来吃,就连附近耐火厂、造纸厂的工人也经常光顾。

秋水的饺子馆很快在石湾街上打响了。路小草下了班来帮忙,儿子小龙寒暑假也来一家人干得热火朝天。两年下来,除掉各种开销,秋水净赚了五万元。照这样下去,干上几年,再加上花采芳包赔的十五万元,在城里买套房是没有问题的。然而,秋水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的生意如日中天的时候,一场大祸正在悄悄降临。

那是一个秋天的夜晚。小吃街灯火通明,人声嘈杂,嬉笑声、划拳行令声响成一片。来“秋水餐馆”吃饭的食客来了一拨又一拨。店内坐满了,秋水就在店外摆了几张桌子。此时,他正在水气缭绕的锅前下饺子,就听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喊:老板,再来碗酸汤!

等一等。秋水没有抬头,麻利地下着饺子。

来碗酸汤,听着没有!那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秋水抬起头,透过缭绕的水汽,他看见石湾街上开肉铺的大孬和二孬兄弟俩面对面坐在一张小桌边,两人都光着膀子。大孬胳膊上纹有两条麒麟,二孬胳膊上纹有两条青蛇。

秋水忙笑着解释,锅里才添了水,还没滚。

我看你成心跟老子过不去!大孬猛地吼了一声,把面前的餐桌推翻在地。“稀哩哗啦”,满桌的盘子、碗摔了个粉碎。他又上去一脚,把餐桌跺成两半。

秋水气坏了,浑身的热血往上冲。他迎上前去说:不就是晚一会儿吗?你们骂啥人?

大孬上前拽住了秋水,脸上的刀疤在灯光下闪着凶光:你小子敢给老子讲理?说着两人扭打在一起。二孬趁势朝秋水裆里踢去。秋水“哎哟”一声,捂着裆部蹲了下去。

小朱停止了炒菜,他转过炉灶,去拉大孬。二孬拦住说:你个狗崽子,咋会挨着你了!

小朱说:他是我老板,怎么挨不住我!

二孬骂道:我看你小子是想找死呀!说着,当胸就给小朱一拳。小朱一边还手一边往后退,退到灶台角落里,再也无路可退了。二孬上前掐住了小朱的喉咙,小朱感觉呼吸急促起来。他用力掐拧二孬的胳膊,可他死死不丢。小朱顺手抓起菜刀,二孬上前夺刀,两个人拧过来翻过去。扭打中,刀锋扫住了二孬的下巴,他杀猪一样惨叫起来:杀人啦!杀人啦!

三个人被警车带走了,送到了石湾派出所。

第二天,大孬和二孬放回来了,而小朱却被关了起来。

秋水和妻子慌了。两人一次次往石湾派出所跑,问为什么把他俩放了,把我们的人关起来?

派出所陈所长说:你把人家砍伤了,不关你们关谁?

那他没打我们吗?他们没把俺打伤吗?

你们的伤呢?

夫妻俩哑口无言。

路小草说:他打到俺门上,俺是正当防卫。

陈所长笑了:正当防卫这一条站不住脚。因为你开的是饭馆,顾客上门吃饭是理所应当,又不是到你家闹事,怎能说是正当防卫呢?

三天后,派出所通知,打人凶手被送到南山市第一看守所,先治安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内,如果双方协商好了,对方不再上告方可放人;如果协商不成就移交法院,按故意伤害罪,判三至七年有期徒刑。秋水一下子呆了,不就是划破皮吗,怎么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这世上还有讲理的地方没?

夫妻两找大孬和二孬协商,他们就是不见面、不理睬。陈所长好不容易把双方叫到一块儿,要求按民事处理,赔几个钱算了,可大孬寸步不让,坚决要求惩处打人凶手,事情陷入僵局。

陈所长无奈地说:你们找个中间人调解吧。

找谁调解呢?夫妻俩思来想去,决定去找马顺。老人六十来岁,一头花白的头发,黑红脸膛,说话洪钟一样响亮。他论理直,爱打抱不平。秋水饭馆刚开张时,几个地痞常来找事,是他仗义执言,抓住三个地痞臭骂了一顿,从此,饭馆才得以平安经营下来。

那天晚上,夫妻俩买了牛奶、水果,来到马顺家。听了二人的叙述,老人非常气愤。他说,年轻人,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算得了什么?非得把人往死里整不中?你们等等,我这就找大孬去!老人气呼呼地走出院子。

半夜时分,老人才一脸疲惫地从外面回来。三个人急忙站起来,都朝老人脸上看。老伴问:咋说的?老人骂道:日他个娘,找不着恁赖的货!好说歹说,就是不听,不撤诉。

秋水和妻子低下头,重重地叹气。屋子里静极了。听得见挂钟“嘀嗒嘀嗒”,听得见秋虫儿一声声哀鸣。秋水抬起头,想说什么,可欲言又止。他看见门口葫芦架下有一张蜘蛛网,一个黑色的大肚子蜘蛛正向落入网中的一只飞虫扑去。

老人沉吟一会儿说:我看他这是故意刁难你?这样吧,你们去找花采芳,求他帮忙。只有他说话,大孬兄弟俩才听。

怎么找他呀?秋水一下子愕然了。老人说:你们不知道,花家在石湾镇是个大户,花采芳又是个场面人,谁敢不听他的?再说他是你们的领导,你说出来他还能不帮忙?老人说的是常理,可是,他怎能知道他们之间曾经有过怎样的纠葛呀?

停了一会儿,秋水问:大伯,找别的人不行吗?

老人摇摇头:不行!只有他出面说话才管用。

夫妻两完全失望了。他们强装笑脸,谢过老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了出来。

已是半夜时分,两人沿着院墙外长满野草的小路默默往家走。四周一片寂静,西斜的月亮把两人单薄的身影投射到地上,显得那样凄凉无助。几天来的争吵、奔波已经让秋水心力交瘁。他望着天上的残月喃喃自语:大孬、二孬,你们安的什么心?你为什么不撤诉呢?你非要把俺打入监牢才善罢甘休?想到小朱要受到几年牢狱之灾,秋水就感到揪心似的疼痛。小朱虽说是自己的厨师,可比亲兄弟还要亲。他是为保护自己而致人轻伤的,我怎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判刑入狱呢?如果那样的话,自己一辈子都难以安心呀!可是,我该怎么办呢?他感觉自己被两条疯狗死死地咬住,怎么也甩不掉。大孬、二孬,我日你娘,我与你前世无冤后世无仇,你为什么偏跟我过不去呢?他说着就蹲在路边抱头呜咽起来。

小草用手扯了扯丈夫的袖子说:秋水,别这样。夜里凉,别感冒了劝着劝着,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夜,寂静无声,只有遍野秋虫的鸣叫在抚慰这两颗受伤的心灵。

第二天,秋水没去;第三天,他还是没有去。

第四天,派出所通知,拘留期限还有最后两天。如果对方不撤诉,就移交法院,按故意伤害罪判刑。

路小草劝丈夫:咱去找花采芳吧,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把小朱救出来再说。秋水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无奈而悲哀地说:去吧。

那天下午,路小草带着丈夫来到花采芳办公室,轻轻敲了敲门。

谁?一个阴沉的声音。

路小草说:花队长,我

花采芳拉开门,外面站着秋水和路小草,他心里一阵窃喜:秋水,好小子,你来了,终于来了!

一进屋,秋水“扑通”一声给花采芳跪下了。花采芳一时有些慌,这是他没有料到的。他故作惊诧地说:哎呀,秋水,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说说有啥事?

路小草哭哭啼啼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花采芳说,原来是这事呀,大孬、二孬这俩货怎么这样做呀?

他装模作样地在屋子里转了几圈说: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回头我问问他们。

路小草说:花队长,您现在就问吧,还有最后一天期限了。后天,他们就移交到法院了。

花采芳显得无可奈何,叹了口气说:好吧!他拨通了大孬的电话,刚说一句便出去接听去了。

过了几分钟,花采芳回来了:我说通了,他们答应撤诉。

夫妻俩一阵惊喜,压在他们心头多日的石头终于搬掉了!路小草喜极而泣:终于答应撤诉了,终于答应撤诉了!

停顿了一下,花采芳说:他们说了,撤诉可以,必须包赔损失。

包赔多少?夫妻俩几乎同时问。

花采芳搬着手指头数:住院费、医药费、护理费、交通费和精神损失费一共十五万元。

啊!秋水的头轰地一下大了,路小草惊得瞪大了眼睛。

花采芳心里笑了。哈哈,秋水,好小子,你就难受了吧!当年我还没睡你女人几回,你又是打又是罚,弄得我丢盔弃甲,这回也该你难受难受了!

路小草说:天呀,十五万!俺上哪弄这么多钱?

能不能少点?秋水乞求似的问。

少?大孬说了,一个子儿也不能少!花采芳用斩钉截铁的口气说。

路小草说:花队长,俺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

那这事我就不管了。

屋子里一时陷入沉默。

这个时候,秋水的手机响了。是派出所陈所长威严的声音:你们协商好没有?

正、正在协商。秋水赶紧说。

放下手机,夫妻俩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秋水几乎用哭腔说:花队长,那就按您说的办吧。

记住,明天下午四点,你们把钱送来,我把大孬、二孬都叫来,你们当面验钱,当场解决问题。

好、好的。秋水和妻子万分感激地离去了。

看着夫妻俩离去的背影,花采芳笑了。哼,还想给我玩心眼,蹲那撒尿去吧!

二日下午四点,秋水和妻子用提包掂着十五万元准时赶到花采芳办公室。大孬、二孬兄弟俩已经来了。大孬下巴上装模作样地贴着纱布,显得是那样的丑陋不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秋水和妻子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二孬说:你瞪啥瞪?

路小草说:不要良心,打了俺们的人,还把俺告到监里,还讲理不讲理?

大孬忽地站起来说:谁不要良心?谁不要良心?冲过来要打人。

花采芳忙把大孬按到沙发上,训斥道:事情都说好了,还吵啥吵?秋水,钱拿来没有?

拿来了。

你点验一下。花采芳跟大孬说。验钱,写撤诉保证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事情办理结束。送走几个人,看着失而复得的十五万元,想着路小草那漂亮的脸蛋,那鱼儿一样光滑而湿润的身子,花采芳心里像猫娃添一样舒坦。他为自己如意算盘的得逞而暗自得意:这娘们我也睡了,撒出去的钱也收回来了,哈哈,美极了!他真想吼上一嗓子。

那是一个狂风呼啸的上午,秋水夫妻俩来到南山市第一看守所接小朱。因为一些相关手续需要办理,工作人员让他们在办公室等待。这个时候,壁挂电视机正在播放“东方时空”新闻,一位中年女播音员正在播放新闻:打虎拍蝇,中纪委掀起反腐风暴

秋水蓦然想起自捉奸以来的种种遭遇,特别是大孬、二孬大闹饭馆以来的异常情况,他猛醒了。第二天早上八点,一轮红日从东方的山峰间冉冉升起。秋水满怀信心,迎着初升的太阳,大步向南山市纪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