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

茶老板吴大成坐在陆主任的豪华沙发上,屁股跟海绵完美地结合,立式空调冷气强劲,嘶嘶喷着白雾一样的冷气。舒服。半个小时过去了,陆主任跟几个房地产开发商丝毫没有停下话题的意思。吴大成虽然同坐在一圈沙发,但所处的地理位置明显地不在交流的范围内,人家谈的是相当专业而且严肃的金融问题,跟你这几两茶叶没毛线关系。吴大成只得拿出手机胡乱地划拉,微信微博转了一圈,同学群里静悄悄的,想搭个话都难,也就是摆着姿势消减一点尴尬的情绪。

多少?三千万?银行不是我开的啊!

陆主任,帮帮忙,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问题是你去年的那笔钱还没到期,再追加是不可能的。

吴大成感觉屁股开始发热,这股热量自下而上,随着血液已经冒到耳朵尖上,然后由两耳汇集到额头,逼出了一层毛茸茸的细汗。吴大成开始后悔了,真不该来,谁让自己意志不够坚强,鬼使神差地就信了其他几个同学的话,酒桌上的话能当真吗?

这事得退回到一个月以前。吴大成和陆主任,哦,应该是吴大成和陆民三十年前所在的初中班级搞了一次盛大的聚会,五湖四海犄角旮旯的人都挖了出来。在此之前,初中同学都是各自小范围活动。毕竟是三十年过去了,同学们心里埋藏着那股与日俱增的怀旧之情已经到了瞬间迸发的境地,天南地北的人,热热闹闹聚了三天,情浓得像蜜一样。

但是吴大成和陆民的情却再怎么也浓不起来。责任在吴大成,吴大成太小家子气,或者说是一种羡慕嫉妒恨的自卑。他和陆民从初中到高中,再到陆民大学毕业后的几年,穿的是一条裤衩,尿的是一个夜壶,十几年的蜜月期,就差插香叩首喝鸡血。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曲终人散的原因其实也简单,并没有丝毫的内部矛盾、感情芥蒂。吴大成高中毕业就成了个混子,鸡零狗碎地瞎混了四年。也正是陆民大学毕业的时间,吴大成招工进了工厂,出大力流大汗。陆民毕业分配到了银行信贷科。一个小工人和一个小职员,起初还是英雄相惜,把酒言欢。但五年后就水陆分明了,小工人还是小工人,小职员已经是信贷科副科长了。陆科长的圈子大了,人脉广了,应酬多了,起先也还隔三岔五带着吴大成,晚宴K歌外加宵夜,一晚上的消费抵得上吴大成一个月血汗钱。吴大成在一段时间酒醒人清的日子里猛然间意识到了一个关键问题,差距!武大郎娶了潘金莲,差距忒大了。先是吴大成有意搪塞,找借口推脱,后来陆科长也顺坡下驴,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这时间啊,就是狗啊,驹啊,天边仍旧挂着一片白云,人间岁月静好。十来年就这么过去了,吴大成那个半死不活的厂最终活不成了,依仗着武夷山娘家有人,赊账开了间街角小茶叶店,倒腾大红袍。陆民几年前抱准了大腿,不惜血本一路飙升成了行营业部主任,官居二品。大聚会那三天,吴大成饱含深情地也跟陆主任碰了几次杯子,但是旧情难再续。陆主任太忙,酒桌上也一样忙,同学里面几个小企业主和一些有关部门的中高层领导跟银行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有说不完道不尽的宏观话题、经济理论,最后又都奔一个字眼去,钱!

蜗居在酒桌一角的吴大成又回想起那个问题,差距!现在是一个武大郎跟一群潘金莲。

大聚会消停后不久又展开了一阵子的小聚会,三十年的同学情酝酿得太久了,一揭开盖子历久弥香,醉倒一大片。有人开始借着酒给吴大成递话了,你做茶叶生意怎么不去找找陆民?人家可是都说了,跟你是超越一般同学的感情,人家陆主任可是拍了胸脯的,你去了一定不让你空着手回。吴大成嘿嘿笑了,算了,再说,又嘿嘿笑了,那是那是,我跟陆民算是发小了,一个被窝滚过,泡个妞也是前门后门陪着盯梢堵路口。但是吴大成说归说,没动静。动不了啊,十几年冰封,不是一日可解冻。人家陆民身居高位还念着旧情,我吴大成不能不懂事啊,你十几年不跟人家扯半毛钱关系,现在腆着脸去跟人家找生意,不地道啊。吴大成嘿嘿又嘿嘿,算是把这事给嘿嘿过去了,能一桌聚聚就好好喝,忆往昔就真真地忆,别扯生意那点事,多好。吴大成那间街角小店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日子过得也滋润,闲余时间还舞文弄墨提升自我价值,何必呢?更何况就这么一间小店,连个雅间都没有,想请陆民过来坐坐都张不了嘴,硬生生跑人家衙门里去推销,这不是给人家添乱嘛。

原以为酒桌上的事就这么嘿嘿过去了,兴许人家陆主任也就是酒过三巡豪情万丈说了那些话,一夜酒醒不知何处。吴大成又怎么能当真呢?再说了,陆民也没亲口对他说。四桌同学聚了三天,陆民走马灯似的换桌子,人气旺得像干柴泼了汽油。

可是这事它没过。倒腾香烟白酒发财的同学老欧上周过来吴大成店里喝茶闲聊。老欧当年也是和吴大成、陆民一个战斗序列的,感情也不浅。老欧这几年发了,一屋子现金没处去,就经常请教陆民,想将这些灰色收入洗洗白,再进军金融业,来个华丽转型。老欧一杯茶没进口就先叹了口气,唉,你怎么搞的,人家陆主任都放出话了,你也不去走走,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吴大成也不隐瞒,把那点小肚鸡肠的想法坦白说了。老欧又说,你还是过去坐坐,带点好茶过去,什么也不要说,就是坐坐喝喝茶,就能难死你啊。吴大成说,那这还不是明摆着要过去讨生意,哦,十几年不走动,突然出现,还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算了,我做不来这种事。老欧看劝不动了,最后拿出撒手锏,我这可是向着你说话,你看你这生意做得不咸不淡能赚几个钱,再说回来,陆民都有点生气了。吴大成惊了一下,这就能生气了?我人都还没露面,这生谁的气?老欧进一步小声说,前几天我在陆民那喝茶,他说你是不是要人家把钱送到你面前,你才肯主动过去?人家酒桌上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明了,只要你过去,怎么也能抬举几单,你就不要挂着你那点面子,你跟陆民什么关系!你们那种感情跟别人不一样。

吴大成又深思熟虑拖拖拉拉了一阵子,终于下定决心,那就走一趟吧,别给脸不要脸,陆民身边做茶叶生意的朋友跟苍蝇似的,人家不就是念着同学旧情死心塌地要帮衬你?吴大成算是把这事想明白了,赶紧调集了几款上档次的大红袍,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从进门起吴大成就有点感觉不对了,陆民似乎很意外,一点没有久别重逢的意思,迟疑了有几秒钟时间,才招呼吴大成坐下。或许是来的不是时候,沙发那边已经有几个客人,可好容易腆着脸壮着胆来了,也不能临阵退缩吧。吴大成寻了个边角的位置,轻轻放下茶叶,跟在座几位爷点头微笑致意,那几位爷早就磨成人精了,一看吴大成这种架势就知道是来讨食儿的,都拿眼角打招呼。吴大成嘿嘿,跟自己嘿嘿,陆主任跟人谈事儿呢,几千万的事,吴大成懂道理。

窗外是烈日炎炎,里面是初冬乍现,吴大成额头冒着细汗,可是心凉透了,冷气嘶啦嘶啦地往里钻。

几个开发商见事情有难度,软磨硬泡没有成效,就开始转移话题,1982年的拉菲,1998年的茅台,酒楼的老板娘,茶楼的小妹,慢慢切入另外一个主题,晚上怎么安排的事。吴大成嗅出味道了,该撤了,再不撤就真成讨人嫌的武大郎了。这期间陆主任一共抛过来三根中华,软壳的,吴大成本来不大吸,可有可无的那种,但陆主任抛过来的必须吸,这是面子.吴大成的喉咙已经烟熏火燎了,屁股也开始冒烟了,那就撤吧。吴大成用手指了指角落里那一袋茶说,我有事先走,你们聊,茶你留着自己喝,好茶!吴大成说出“好茶”两个字就后悔了,太不着道了,都有点恬不知耻的感觉,什么叫好茶?五六百一斤的茶,在吴大成的店里就算是好茶,但是在人家陆主任的地盘上估计就是办公用茶。

出来大门口,一阵热浪兜头盖过来,吴大成感觉后脊梁却还是冷飕飕,有点冰火五重天的味道,但千斤担算是卸下来了。又好似武大郎领着潘金莲走了一趟西门府,你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总比别人背后嚼舌头强。

时间又是什么狗啊,驹啊之类的,穿梭了有小半个月了。吴大成自己早已经释怀了。十几年阶级兄弟的感情,送点茶也正常,该主动的也主动了,就别老想这生意上的事,谈生意伤感情。老欧有一回就是在酒桌上跟陆主任谈了点生意,差点伤了感情。陆主任的软中华是老欧特供的,每个月送过去三条。按照老欧的意思,我是做批发的,那三两条烟算毛,我还得巴巴地送过去,所以老欧在价钱上就不是很地道。陆主任是不差那几块钱,但陆主任觉得这是面子问题,你怎么能不按批发价给我。老欧也有自己的道理啊,三条算批发吗?再说我也没按零售价啊,我是介于零售与批发之间,我还得跑腿给你送。最后陆主任嘴里不干不净说了句,你妈的老欧,我看你想钱想疯掉。老欧也不搭腔,嘿嘿自嘲。

这事是老欧事后在吴大成那喝茶时候说的。其实老欧原先也不怎么待见陆主任。老欧有实力,怎么都求不着陆主任,还不是念着同学情。再说了,这软中华可是一天一个价,价格上去了的时候陆主任也没多给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老欧让烟草专卖局给盯上了,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老欧才有了想转型的念头,进军金融界。没有银行做靠山,那就没门。老欧就又黏上陆民了,隔三岔五过去坐坐,找机会表示。

吴大成心里更加释怀了。生意场上的事本来就猫腻多,潜规则一道一道的,也幸好,不然要是真成了生意,这里面还不知道多少弯弯绕,弄不好同学感情就给搭进去了。吴大成这边刚庆幸着,隔天电话来了,陆民说了那天送去的其中一款茶,问了价钱。吴大成因为有了老欧的前车之鉴,心里一哆嗦报了一个极低的价码。陆主任那边“嗯”的一声,对于价钱是认可了,具体事情让吴大成跟他的办公室宋主任联系。生意就这么来了,二十斤,一斤六百,一斤的利润是小两百,这在茶叶界算是薄利多销了,还得开对公发票,再搭上礼品盒包装,所剩无几了。但这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吧,也进一步证实了吴大成是小人度了陆主任君子之腹。

送货那天吴大成没找到帮手,二十斤茶带了礼品盒包装足有三百来斤,装了三大箱子,吴大成一个人倒腾进了电梯,又一箱一箱给背进一间储藏室。那位年轻漂亮的宋主任翘着兰花指一箱一箱地点数,态度还是蛮热情的,说等你发票来了就尽快给你转账,你可是优先哦。瞧人家姑娘,人漂亮,话说得也漂亮,陆民够意思啊。吴大成面对这样一次热情洋溢、春风拂面的大生意,心里那个激动啊。当初怎么说来着?就是自己小肚鸡肠了。吴大成当下就做了深刻的自我检讨。

转天吴大成从朋友公司里扣了点开了发票,盘算着这生意顺利完成要表示表示吧,请一顿饭?赚的这点利润倒是够一顿饭,问题是陆主任能赏脸吃这顿饭不?就是肯赏脸还得人家陆主任有空吧?陆主任的饭局那是铺天盖地地来,按他自己说的都吃出五高了,见饭局就怕。吴大成决定还是来点朴实无华的吧,继续送茶,好茶!吴大成还留了个心眼,准备了两份,那个宋姑娘得有一份,具体经办人啊。送礼那天陆主任刚巧临时出差了。出差了好啊,免得见面说那些客套话。吴大成把茶叶交给宋姑娘,并当面给陆民打了电话,表示感谢。陆民那边也客气,说干吗还送东西,不要那么客气。一点意思一点意思,这茶你自己留着喝,好茶!吴大成说完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刮子。

那天也是个烈日炎炎的早晨,从银行冷气房里汗津津地出来,吴大成感觉周身就通泰了。他就是这贱命,工厂里流了十几年大汗,毛孔都比一般人粗,一激动一紧张汗就下来。大路边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知了唱着曲儿,小风溜溜地吹。

手机短信来了,钱到账了。

这时间啊,就不说了,过去了有一个月了。这期间陆民那边又抬举做了一次不痛不痒的生意,属于江湖救急。一个过路省领导要喝一种较为小众的茶,那宋姑娘估计找了一圈了,抱着试试的态度问吴大成有没有,真巧了,有!那赶紧送两斤过来。就是这么一次歪打正着的事,但是吴大成却感觉这次显脸了,赚没赚钱一码事,关键是给人家陆主任解决问题了,这比什么都重要,老同学不就是要关键时候能出得了手嘛?这期间吴大成找个机会又送了两次大红袍过去算是表示心意,算是增加感情。但遗憾的是每次去了都没见着陆民,他不是开会就是陪客,再不然就是出差,吴大成倒是跟人家宋姑娘见面熟,能聊几句。这期间又有那么几次同学小聚,陆民抽空出席了两次,都属于串场性质,来坐坐敬一通酒又带着宋姑娘赶下一场。匆忙间吴大成一直没能有机会聊几句,在众多举杯者中间,陆主任就是一扫而过,或者插科打诨开几句玩笑。这就对了,好兄弟就是话在不言中,甜言蜜语都是空。

这南方的天气啊,就两季,夏和冬,春秋两季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还没等你看清楚,就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转眼就年底了,春节将至,万物生辉。吴大成一年中就这几个月能做点熟客的礼品茶生意。礼品这种东西,重包装轻质量,包装得越是花红柳绿金碧辉煌,里面也许就越是垃圾,一般人收了这种礼品茶转手就再送别人。懂茶的人都知道,好茶都不进礼品行当。所以啊,这生意看似红火,其实就挣点三瓜俩枣的钱,可门面上却能显出一派生机盎然的镜像。

一天同学刘彬恰巧路过,进来讨杯茶喝。刘彬也是一直在做生意,开公司倒腾化工原料,算是大生意,进出都是几十万。刘彬跟老欧是一个裤裆的,走得近,都是纯种的生意人,谙熟生意场的规矩,懂得官商联袂才是绝代双骄。他跟陆民的关系就有些微妙了,十几年是分分合合,中间也闹过不愉快。刘彬需要资金,开公司的无时不刻都需要钱来堵三角债,哪天资金链断了就玩完。但是刘彬作为一切向钱看的生意人,有时候难免过于市侩。陆民这十几年也并非一帆风顺,曾经也有过低潮期,因为没站对队伍,被换了一个部门,手里没权也没钱,那段时间刘彬就跟他疏远了,甚至在生意场上吹嘘当年是怎么带着陆民走社会、混场子,有点妄自尊大的意思。这几年陆民起来了,一步一个脚印,位高权重了。刘彬想重修旧好,但是陆民不愿意了。你不做大哥好多年,怎么现在想起我这个小弟来了?既然早就分道扬镳,那就各走各的阳关道。但是刘彬就是刘彬,做生意的人必须厚黑,陆主任大笔一挥随便就是几百万,现在你做大哥可好?于是刘彬经常设局,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要跟他再度蜜月,但是陆民似乎一直就是哼哼哈哈没有给刘彬切入正题的机会。

刘彬喝了几杯茶,翻了翻眼珠子,神秘地对吴大成说,你是不是什么事得罪刘主任了?没有啊!吴大成一下子就蒙了。刘彬继续说,上周跟陆主任吃饭,聊天说到你,陆主任很生气的样子,说你怎么搞的,做了一单生意就看不见人影了,这什么意思啊?这什么意思啊?吴大成想,这什么什么意思啊?怎么叫见不到人影?去了三五回了,也没机会见面聊几句,你陆主任忙啊。吴大成觉得屈死自己了。刘彬骂了吴大成一个字,猪,我要是有你和陆主任那种关系,他单位的茶叶生意一单也跑不了,你要多走动啊,没事就过去泡泡茶什么的

吴大成他不是猪,那点潜规则他懂,要再续前缘其实很简单,学着点刘彬,隔三岔五走动走动,等着陆主任有空的时候一起吃吃饭,喝喝酒,聊聊天,这往日旧情不就噌噌上来了?吴大成是觉得,为了做点生意,何必呢?他和陆主任的生活轨迹已经相差甚远,甚至永不可重合,非要硬生生地插入一竿子,有意思吗?吴大成生就一个怯懦保守的人,骨头里要命的自卑激发出不可理喻的清高。他那间小茶店里来往的大都是穷酸愤青之流,借着这个免费茶水的地盘谈古论今消磨寂静长夜。陆民小时候家境贫寒,靠他自己卧薪尝胆从一个小职员混到今天,自然是加倍索取,来往都是上九流人物。不能说陆民不念旧,只是现在他念不了,纸醉金迷的世界很容易就让人身不由己。再说做生意这种事本来就不是按常理出牌的,里面的道道深不可测。既然吴大成选择了一种悠闲自在的活法,就别去蹚浑水,都是找不自在。

吴大成横下心来,就此别过,同学们偶尔聚聚就只谈风月忆往昔,谁也不欠谁的,大家一碗清水都端平咯。对于陆主任,哦,是陆民,他就是陆民,坐一起就是老同学,分开了就是陆主任。但吴大成心里老有一个疙瘩,陆民这么三番五次透出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没道理啊,陆民并不欠吴大成什么人情债,同学之间也没有人指责陆民发达了不帮衬最铁的老同学吴大成,现在倒是搞得吴大成里外不是人了。陆民高考那年分数线出来的时候,吴大成心里憋着自己落榜的失落,,他是真心为陆民高兴啊。吴大成甚至在高考一结束就到一个工地里头打零工,挣了一百多块血汗钱兴高采烈地陪着陆民到省城走了一趟。说实在的,吴大成心里还是郁闷,丝丝生疼的郁闷。想起曾经和陆民的那个好啊,那个纯啊,那种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感情啊,这人都是怎么啦?

隔几日,刘彬来电话,说小聚。这倒是新鲜事,往常的同学小聚都是班里专业的组织者负责安排人事问题,或者在同学QQ群里发布消息。吴大成问了一句,还有谁?刘彬说,去了就知道。

吴大成特意晚了十分钟,走到包间门口,透过门缝张望了一下,里面就刘彬和老欧,估计是小范围。吴大成推门进去,刘彬和老欧都相视一笑,笑里面藏着猫腻,这笑是个葫芦,装吴大成的葫芦。

怎么就你们俩?

你还要几个啊?三个人就不能凑个饭局?老欧咬着中华的屁股,酸不溜秋的。

那就开喝吧。吴大成也不跟他们废话,都是几十年老同学。

三个生意人,大小都是总,互相调侃着,都酸。

吴总,春节黄金季节啊,最近生意怎么样?

刘总,你这是笑我,我浑身上下,哪里肿?

大小都是老板,别看我们架子大,我们都愁死了。

你们要是都愁死了,我该去上吊了。

大成啊,有个事还真的要你帮个忙。

有屁放,我能有什么能耐帮你们的忙?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借你茶叶周转一下。

借茶?

我们想来想去,还就只有你。我们同学几十年,信得过,不白借。你那最好的茶叶一斤多少钱?

我那能有什么高档的?千八百顶到天了。

好,别管多少钱,你给我准备两斤,简单包装一下,茶是送给一个朋友,他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想请他吃饭表示表示,他又不接受。

送两斤茶叶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搞得这么玄乎,有生意我干吗不做?明天我跑一趟给你们送过去不就行了?还搞这么破费,见外了不是?

你准备好就行,明天傍晚我叫个小弟过去拿。

喝酒吃饭还做了两斤茶叶生意,吴大成心想还有这等好事,但心里多少能揣摩出他们要感谢的那位是谁。管他是谁,就当什么也不知道。第二天傍晚吴大成刚把茶叶包装好,一辆奥迪已经滑到门口,从黑漆漆的车窗里探出个戴墨镜的光头小青年,喊了声吴老板,又伸出两个手指说,两斤茶叶。吴大成拎着几盒茶叶给装上车,戴墨镜的从车窗里递出来一个信封,吴大成刚接到手里,车子哧溜一下就没影了。吴大成掂量一下信封感觉挺沉,最少小几万。乖乖,刘彬和老欧这是要干吗?

一会儿刘彬的电话就过来了,让吴大成从信封里抽两千块出来,算买茶叶的钱,其余的别动,晚上要是有人拿着那几盒茶叶过来说是要退还,你收茶叶,把剩余的钱给人家,这事就完了。

这是白捡的钱啊,天上还真掉馅饼了。吴大成思前想后,这里面一定有玄机,可是跟我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啊。这等于我黑心高价卖人家茶叶,结果人家觉得贵,要退货,退货肯定要打点折扣,火车站退票还收手续费。吴大成这么一想,横下心来,管那么多干吗?不赚白不赚。

这种生意陆陆续续做了有七八桩,吴大成纯收入过万。这期间也再没见过刘彬和老欧,都是电话联系,见面接货退货的都是没见过面的生人。倒是风闻刘彬和老欧都大有起色,刘彬刘总的公司壮大发展,还在省城设立分部,老欧借壳成立了一个担保公司,后面有银行撑腰,满大街地塞名片,高利放出去不少款,原来那点见不得人的倒买倒卖勾当也都洗手不干了。

吴大成不笨,隐隐约约感觉到刘彬、老欧、陆民这三者之间正玩着一款游戏,游戏的规则绕着吴大成转圈,快速地打个穿插然后就没他什么事了。大事都在庙堂之上,吴大成就是个殿前喊话的小太监。

现在市场上茶叶是个什么行情?简直无厘头,从几十块到几万块,茶叶这东西就是天上的云彩,你看着像什么就是什么,你看着说一百就一百,你舔着胆子敢说一万,也有一万的说头。茶这东西没法说啊。吴大成再一次梳理过往,心里一凉,难道不是吗?从一开始陆民就避开正面与吴大成接触,都是酒桌上传话,而传话的人又是刘彬和老欧。再想回头,这些话究竟是不是陆民让传的?再或者这本来就是刘彬和老欧布的局?这事太费神了,吴大成几宿没睡好觉,调动大脑一切力量,还是没整明白。陆民要是真想借道吴大成这边办点见不得人的勾当,可以直说啊,我吴大成铤而走险也能应付几次。

你说这晚上不能胡想,你想多了这事就来。吴大成多少日子没有接到陆民的电话了,电话响起看到名字那一瞬间,吴大成的手都哆嗦了。

上次省里领导来从你那拿的那种茶还有没有?陆民倒是直奔主题。这也好,免去不必要的寒暄尴尬。

有啊有啊。吴大成忙不迭地回答。

你这样吧,准备两斤,礼盒包漂亮点,一会儿宋主任过去,给你的信封里别管多少钱你直接收,但里面有张银行卡,你记清楚了,把卡塞进礼品盒里再交给宋主任。

知道,知道。吴大成心尖都颤了,能知道什么?《碟中谍》的故事就这么又开演了,导演事先也已经让演员熟悉剧情了,一切跟着套路走就得了。

这南方的冬天啊,奇了怪,说来就来,丝毫没有给你准备的心情。茶店外面那棵梧桐树叶子一夜之间落了快一半,红红黄黄绿绿铺了一地,扫街的大妈挥舞着大扫帚,一额头细汗。吴大成的茶叶生意也告一段落,大家都忙着过年了,茶店里也逐渐冷清下来,这正是: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春节就像鞭炮,“啪”的一声响挺吓人,一闭眼就过去了,剩下就是硝烟弥漫,云深不知处了。吴大成也一样,节内是大酒小酒天天有,本来就是俗人一个,口袋里又有了闲钱。喝水不忘挖井人,吴大成也组了个上档次的饭局,陆民、刘彬、老欧一网打尽,外加几个能歌善舞的女同学。酒桌上自然不谈生意,就忆往昔峥嵘岁月,但是其中氛围已经大有改观,吴大成完全是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一路谈笑风生。他找到感觉了,这是一种男儿壮志的宏大精神力度,他不再是杂牌军了,是国军,美式装备。

饭局的热烈延续到了歌厅,热血沸腾的地方,情感滋生的地方。当然,抱团掏心窝的事情就难免了。一个个心窝掏出来,没来得及晾干,又一个心窝子掏出来,血汩汩的,催人泪下。吴大成抱着陆民掏了,一个个的。陆民也掏了,一个个的。转一圈还是老同学靠得住,别管过去怎么地,真要有事都是舔着胆子上。这么多年也就是吴大成没有混出个人模样,兄弟们着急啊,才想着弄点肥水给他滋补滋补,开始他还摆姿势,能不让弟兄们寒心吗?幸好后来开窍了,这不是挺好的嘛

吴大成最后就记得这么一句话,兄弟们都上了,你也得上!

上!

春节后开假的第一条消息,陆民上了,直达省城,但消息传来只是前半部,陆民被招往省城后就下落不明,究竟官居何位没有下文,刘彬和老欧也像是人间蒸发,都是上层次的人物,自然是都忙。吴大成回归本源,仍旧三瓜俩枣。

这南方的春天啊,说来就来,门口的梧桐又开始抽新枝叶了,毛茸茸的嫩芽挂满枝头。吴大成点了根烟,捧着新买的紫砂壶,踌躇满志站在茶店门口。空中细雨霏霏,怀想着跟老同学在一起那热闹劲,还有天上砸馅饼的爽劲,什么叫淡泊名利,那都是扯淡。可是现在清静下来了,吴大成又开始琢磨着纳兰的那句酸词: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初只道是寻常。耐人寻味呀!

一辆漆黑的桑塔纳缓缓地滑了过来,车窗紧闭。难不成馅饼又掉下来?可是没接到弟兄们的指示啊?这车不对,欠档次。可是这时候车窗摇下来了,是宋姑娘蹙着眉头一张忧郁可人林黛玉的脸蛋,隐约可见泪迹斑斑。怎么回事?剧本里哪有这出?都是梗着脖子跟王熙凤似的。

宋姑娘盯着吴大成,从车窗里伸出一根手指头,像只无声手枪地瞄准了,就差“啪”一声响。宋姑娘并没有扣动扳机,而是转头跟车里的人说:“就是他!”

吴大成那把新买的紫砂壶一哆嗦,“啪嗒”,一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