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万贿选村长

五百万贿选村长

杨叔,你在忙啥哩?

杨忠挖着地里的洋芋,今年的洋芋个而大。一窝有七八个,一个个都是滑溜溜的跟鹅蛋一样圆。杨忠挖的起劲,他在兴头上,根本没发现别人在叫唤。杨叔,你的洋芋长得跟大姑娘的腚似的。杨忠这才抬起头。只见尖猴杨忠并来了气,杨忠平日里对这个偷鸡摸狗好吃懒做,抓拿骗要的尖猴根本不理。杨忠转个背,屁股对着尖猴,用鼻子“哼”吹了口气,算是对他的应答。

尖猴递给杨忠一支中华烟说,杨叔,来一支部级干部大老板才抽的起的好烟。杨忠瞄一眼尖猴手中的烟。他对尖猴平日里积储的多少怨气一并崩出来,但又马上泄了气,他接过烟想道,狗日的尖猴,你今天安的是哪门子菩萨心。这好的烟也舍得拿来给我抽。平日里一块五一包的白沙烟,也不见你递一支给我。尖猴露出笑脸,她一笑双眼眯成一条缝。杨叔,今天是今天呀,今天的日子非同一般。这烟不是我请你抽的,我能抽的起这好的烟,五十块一包呢。你是真的聋了还是痴呆了,难道你没听说这几天村里要地震吗。

啥?地震?杨忠惊呆了,嘴唇圆成O字型。地震?这是要死人的。嘿,杨叔,我看你是越活越糊涂,尖猴又掏出一支烟递给杨忠。杨忠的烟还没抽完,他没接。尖猴硬是往杨忠手里塞,杨忠拗不过尖猴接住烟装进兜里,杨忠心里不明白尖猴今天来的目的,猜想,十有八九是向他借钱来的,尽管抽着烟,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拒绝尖猴。尖猴嘴里吐出一串串烟圈说,杨叔,你年纪轻轻就健忘,今年是第三年啦,又要选村长啦,选村长意味着啥,咱老百姓发财的日子到啦,十八号选村长。当官的是为了发财,咱们老百姓也要弄点小财。噢,对啦,我把此事忘了告诉你,今年你要抓住机遇好好捞一把。三年前选村长,尖猴的一张票买了多个竞选人,收入七、八千元,尖猴笑得更乐,脸上肌肉笑成肉饼。然后挣开双眼,眼珠子一转说,这叫见机发财。他们贿选是为了当官发财,我们老百姓这点收入跟当官的收入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你家有三张选票,今年也可以捞一把,杨叔你今年打算选谁呀?杨忠猛吸一口烟,不敢轻易表态,吐出一串串烟圈又吸了一口吐出一股浓烟。杨忠不敢表态,因为他想听听尖猴的意见,说,这中华烟就是于众不同,真不亏为名烟,好抽,比那白沙烟好抽多了。尖猴领悟到什么,他立马掏出烟又递给杨忠一支。杨忠并没拒绝,接过烟捶进衣兜,他心里巴不得尖猴手里的那包烟全给他。尖猴也吐着一串串烟圈说,这烟就是好抽,要不然怎么只有部级领导和大老板才抽得起。这几天,全县都在搞选举。全县城的中华烟几乎是卖缺的,都让想当村长的人买走了。杨忠,你今年打算选谁呀,杨忠将手里的烟夹进耳朵上,问,你呢?尖猴说,我还能选谁,给谁当驴差就选谁呗。杨老大这些年发了财,他有钱后想过把官瘾。从银行提出五百万让村里的黑狗子,土包子,痞子还有尖猴,这四个是在村里流氓恶棍为他贿选。杨老大在县城的四星级酒店,每人包了一个房间,又安排他们一人一个小姐,其主要任务一定要把他选票买足,选上村长。

杨忠听到这些人名,心里就有些颤抖。这伙人无恶不作,在村里作威作福,村里人都怕他们几分,杨老大在村里别名称“土匪”。小时由于家境贫困,谁家有吃的见着就偷,偷不到就抢。十年前,杨老大强奸少女判了三年刑。出狱后看到村里的石山赚钱。他把那位投资两百万建石场的外地老板用武力追赶,叫痞子,尖猴,黑狗蛋,土巴子等几位村里的恶棍。三天两天去石场闹,去敲诈老板的钱。杨老大暗地里让乡长和当公安局长的表叔享有一定的股份。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把那位外地石场老板,拿了杨老大三十万钱后像狗一样溜走。狗日的杨老大运气真好。他接管石场后省道国道和一条高速公路破土动工建设,三年时间他赚了千余万。

杨老大这样的土霸王能当村长吗?尖猴眼珠子乌溜溜一转说,杨叔,话怎能这样说,如今咱们这儿都是富人治村。那个村不是谁最有钱,谁当村长。有钱人的心与咱们就是不一样,同在一个村,同样的政策,为什么他们能发大财,我们就受穷呢。杨忠说他们赚的是不义之财。尖猴呵呵一笑说,杨叔,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正当地财也好,不正当的财也好。只要能赚进自己的兜里就是你的钱。就是有本事。大官小官都会巴结你,孝敬你三分。我们乡领导见到杨老大哪个不是点头哈腰的,乡里还要杨老大当县政协委员。杨叔,对我们老百姓来讲,谁当村长都是一样的。东山老虎吃人西山老虎也会吃人,哪朝哪代不是老百姓吃亏,难道当官的会吃亏。杨叔你跟我没错,俗话说,宁愿跟着老虎吃香喝辣的,不愿跟着狼狗吃残汤剩饭。大树底下好乘凉,选了杨老大好处大大有,杨忠嘴上的烟吸到过滤嘴,他还是舍不得扔掉。尖猴望见了,他立马讨好似的又敬上一支说,杨叔,再来一支。当,点燃吊钢火机为杨忠点烟,杨忠深吸了一口说,听你的,你说选谁就选谁,反正是老虎就会吃人。村长不吃老百姓的难道他会吃当官的,他敢吗?杨忠的话像似兴奋剂,让尖猴乐了。他一笑,脸上肌肉往上涌,眼睛眯成缝。他拍着杨忠的肩膀说,杨叔,你真不亏为明白人,说着尖猴从皮包里取出一条中华烟递到杨忠手里。五百元一条的烟,杨叔顶你一年的纯收入。杨忠将烟推回尖猴的怀里,才五百元就想买我家三张票。物价一年比一年涨得快,这个价没三年前的高。尖猴将烟塞回杨忠怀里。杨叔你可别误解,这是投石门路费。你家三张选票,你女孩18岁,儿子15岁。你家三间屋基够用。用不着求村委会批咋基地,也用不着求村委会办生育证。你家三张选票还不是想卖多少就卖多少。杨叔接住吧,今年我的票只有送人情,我要结婚,要批咋基地,要生育指标,十万一张的票也不能卖。杨忠瞄了尖猴一眼,接住烟,他想这烟不接还挺不好处,不接烟说明我杨忠否定了杨老大的票。往后杨老大真的当上村长,我杨忠岂不成了他的眼中钉。处处可以刁难我。杨忠接住烟紧紧的捏在手里,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溜走似的。对尖猴说你放心吧,我家的三张票非杨老大莫属。尖猴像做成一笔交易,赚了大把钱一样兴奋。把手里还未抽完的半包中华烟递给杨忠。杨忠接住烟说,尖猴晚上来我家喝酒。尖猴哈哈一笑说。杨叔,这几天我会瞧得起喝你那老白干吗,我们天天住酒店吃酒店,每餐都是几百元的席,那些菜你根本没有见过。尖猴三脚毛跳似的走了,尖猴走后杨忠再也没心事挖洋芋,一条烟顶他两亩地洋芋收入。杨忠摘几片南瓜叶,裹紧香烟放入背篓再把洋芋装进去,背起背篓往家赶。

杨忠回到家里,今天的老婆有些异常,她边唱歌边包饺子。杨忠问妻子,人民来信今天咋会这样开心?妻子给他一个吻,今天厚宝来了,给咱伍佰元钱说。要咱选村长了就选胡千万,好处大大有。杨忠就问妻子,你怎么说的?妻子说,我能怎么说,我就说是的,胡千万对人特好,我们能不选他吗。杨忠跨妻子会说话,不会得罪人。他告诉人民来信自己收到一条中华烟,加之媳妇的五百,这次捞回了那餐饭钱。前年,杨忠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村书记接过杨忠递的入党申请书说,杨忠你的思想很进步吗。如今在我们这儿入党不像你爷爷那个年代,那是要党组织做思想工作动员入党。杨忠理会村书记的意思。他请书记和两位入党介绍人去酒店吃了一顿,花掉一千元。事后,杨忠去问书记,我的入党申请怎么样?书记说,我们真在研究,杨忠问了多次,书记都是用这句话搪塞。一年以后,杨忠的入党申请还是没有明目。杨忠屁颠屁颠的去问一位与他一起递交入党申请的哥们,他今年已经是新党员了。请他指点迷津。哥们说,杨忠你一毛不拔是入不了党的,我在书记那里研究了好几万。杨忠诧异的双眼珠瞪的凸出来。好几万?你图啥?哥们沾沾自喜的说,亏本买卖我是不做的,哥们你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你入党为啥,杨忠说,党员有特殊呀,在村里党员有地位。处处高人一等,每年有好多东西可以捞回家,还可以出去旅游一次。哥们怪不得你舍不得花钱。原来你真的不懂。书记跟村长一样,也是三年一选。这个职位在党员中产生,跟选村长一样的贿选。三年前,我表舅的一张选票收到三万元辛苦费,听了哥们的话,杨忠想入党的兴趣更浓烈,这是明摆着党员可以多一份收入。不过,钱在哪?就是卖了房子也不够,杨忠只有想道今年三张选票能卖个好价钱。

媳妇的饺子已经包好,水也烧开。他问杨忠,饿了吧?杨忠慢条斯理的品着中华烟,他说,能不饿吗。媳妇说,再等两分钟。媳妇将饺子倒入锅里,用锅铲搅了两下锅,饺子慢慢的往上浮。杨忠问媳妇,你收的伍佰元钱哪,媳妇捞着饺子说,我能收拿钱吗,我说这样做是违法的。杨忠送往嘴的饺子咬了一口立马僵住了。呸,饺子重重的往地上一吐。手指着媳妇的脸骂道,你这个人民来信,啥时候脑子会开放呀,你人民来信写了这么多年,写出啥名堂。把村、乡领导都得罪完了,人家骂你脑筋有问题,把你送进疯人院。是头牛也被教会了,他捧着媳妇的头咬牙切齿的说,人民来信呀人民来信,时代变了你的木头脑子也得变得聪明一点。媳妇“咚”放下碗,生气地说,你是入党积极分子,我是预备党员。我们都要以党章来严格要求自己,不论是什么时代,党章不会变,共产党大公无私为人民谋幸福,吃苦在先享受在后的宗旨不会变。我们要以实际行动向共产党交满意的答卷。杨忠说,人民来信你说的这些都是老黄历里啦,现如今我们村的党员有几个是按党章说的去做的,有几个能交出令共产党满意的答卷。党章没说入党要送礼,党章上有没有说党员干部要谋私利。要是党员干部都像党章说的去做,就不会出现贿选。你也不会预备了几年也不是正式党员。为啥?你不会送礼呀,你站在人民的利益三天两天写人民来信,你写了这多年人民来信,有一封信有结果的吗?不但没引起上级领导的重事,还被村,乡领导骂你是疯子,送进疯人院。这就是你所说的向党交满意的答卷的党员干部所作所为。媳妇说,他们是党内的渣子,不配做党员,你为啥还要入党?杨忠说。我入党与你不一样,你入党为了无私奉献,向党内的渣子和不正之风作斗争。我入党是为了谋利益,图享受,占好处,卖选票。媳妇说,你动机不良不配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杨忠发怒了,他端起碗砸向老婆,人民来信、猪脑子你去死吧。说着一把抓过老婆的头发,把她按在地上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臭娘们,贱女人,死疯子。她娘的人民来信,我让你憨,我让你傻,今天我要把你的死脑袋打开窍。媳妇是打不过杨忠的,他任凭杨忠怎打,他不还手。杨忠你有种就把我打死,杨忠说,我才不打死你,我打死你就入不了党,我就捞不到好处。媳妇的身上被杨忠打出多瘀伤,杨忠是心痛钱,心痛媳妇没收伍佰元钱。不但没收到钱还得罪了胡千万。

杨忠老婆在村里,是种田能人,乐于助人为乐。义务帮扶村里的两位互保老人,杨村发生了水灾,她第一个冲进河道。在河道收了三天三夜,救起三位落水村民,自己幸些丧命。照顾着五位父母出去打工的留守儿童。村里谁家有难不请自来的去帮忙。她曾经是村里的妇女村主任,因为看不惯主任村长的那些济公肥私的做法,常常与他们作对。又爱写人民来信向上级反映村里领导的不洁做法。村领导都讨厌她,撤了她的职。由于她坚持写人民来信,不仅村领导不安宁,乡领导也不安宁。村乡领导一合计,说她是疯子,把她送进疯人院。她再写人民来信,上面的领导下来调查时,村乡领导说他是疯子。这以后的日子里,她再写人民来信,上面的领导就不理她的人民来信。她的信如石沉大海,村里人都叫她人民来信,真名被人们遗忘。

.杨村这几年的土地多次被政府征用,说征用是政府骗老百姓的事。其实是县政府在土地买卖,从老百姓手里廉价征来土地,再高价卖给开发商。去年杨村的土地已经征用完了,有两个亿的征用款。怪不得杨老大说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村长的位子拿下来。这些年村里的财务都是一笔糊涂账。收入多少支出多少,只有几位村官知道,老百姓是个未知数。乡纪委每年来村里审计一次账目,都是又吃又拿的了事。曾经有位村长把村里的财务详细的公布于板,结果若出麻烦。村民们对账目指指点点,说这该开支,那不该开支,天天有村民去乡、县政府部门去告状。要求上级部门把那些不该支出的开支收回村里。村长天天挨上级领导骂,这件事闹了半年,乡县领导不得安宁。乡、县纪委对群众反映的问题,走了个过场就没了下文。乡长天天骂村长不会办事,这村里的财务能这么明细的公布吗?村长说我是按上级的政策办事。乡长说,按上级的政策你我都的进大狱。饭桶木头,你就把一年的收入多少,支出多少,结余或赤字公布即可。你闹出这大的官民纠纷要我们怎么处理,清官难断家务事,同样也难断村务事。县、乡领导不是天天吃饱了没事,来解决这些无聊的民事纠纷。我们拿的工资,吃自己的饭受老百姓的气图啥?从这以后多年里村里的财务一直没有公布,村民去找乡县领导要求村委会公布账目。县领导不闻不问,现如今的政务,不仅是村里是笔糊涂账,就是乡里,县里也是如此。怪不得如今的村官在贿选,乡官也在贿选,要是各级官场都是两手清风,谁还会去跑官要官买官卖官呢。

十八号说道就到,这天,村委会更是热闹。一些好多年都在外面做生意的人,也放弃生意回来参加选村长。村委会人山人海,老的少的男男女女挤成一堂。这样的场面以前在生产队开会时是常见的,现如今只有选村长的这天,才能有全村男女老少欢聚一团的场面。尖猴一大早就来到杨忠家,开门见山的说,.杨叔,你家的三张票到底要卖多少钱,杨忠也学狡猾了,这几天尖猴为了他家的三张票跑破了鞋。杨忠就是不松口,就为了这选票,杨忠与家里的人民来信没少吵架,人民来信一直反对杨忠白背地里收受贿金。她说杨忠违法的事件咱不能做。杨忠不管这么多,贿选款照收不误。人民来信写信给上级部门,信寄走一个星期没有一点消息。杨忠这几天,天天与人民来信吵架,杨忠还动了武力。把媳妇赶回娘家,只要人民来信不在。家里清闲了,村里也安静了。

杨忠点燃白沙烟。尖猴一把强抢过杨忠嘴里的烟,递一支中华烟给杨忠点燃。尖猴说,杨叔就差你家三张票了,痛快说一句马上付款。杨忠憋了半天说出胡千万出了三万五,尖猴说好啦好啦,我就给你四万。说着从兜里地掏出四万。这个够了吗。杨忠心里乐呵呵,四万元,再加上自家的存款,入个党员是没问题的。杨忠接过尖猴的钱,认了认真假,小心翼翼地点了一遍。就摧进怀里。尖猴对杨忠说,娘的b,你可别耍狡猾,要不然杨老大那帮哥们你是惹不起的。杨忠奉者笑脸说,那是那是,如果我不守信,我不得好死。尖猴拍拍杨忠的肩膀说,选了杨老大改天他还要在大酒店宴请大家三天。好,好一定选杨老大。送走尖猴,杨忠跑上楼,杨忠把那四迭崭新的百元钞票装进陈旧的木箱里,他的心里那个喜悦是无法形容的,杨忠巴不得天天选村长,天天都有收入。杨忠心里明白,他家的三张选票是村里最高的价。杨忠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加入共产党,入了党就会有两份收入。幸好人民来信不在家,如果她在的话,今天的事她一定会搅黄的。杨忠用旧报纸把钱包起来,藏进媳妇陪嫁的旧木箱。杨忠做完这些,他去了村委会。此时,村委会人山人海,这样的场面只有选村长这天才有。有的放弃生意,有的放弃打工,有的放弃学习。一则为了创收,二则是了解村里的内幕。村委会挤满了人,三五成堆在一起谈论天南地北的事,谈的最多的是那个村选干部卖多少钱一张的选票。那里入党只是发展大款和企业家私企老板,入党要花多少万钱。还有的说那个村书记贪污几百万倒下了,也有的说哪个村书记贪污几百万照样要风耍风要雨耍雨。哪个局长当上一把手花了几十万,谁当上人大代表花了几十万。有的谈论当干部的众多好处,和灰色收入。一位叫消息通的伙子说,去年,杨村长组织我们去开发区闹事。我们一人只领到五十元的务工费,杨村长一人从开发区拿到一百万的好处费。我们五个村的土地被盖了别墅,五个村长每人两栋别墅的出让权,一幢别墅就可以赚一两百万。一位村民说,杨村长的二十间地基是开发区送他的,土地征用根本没有通过村民,都是村长一人说了算。一位村民说,听说我们村土地征用村长签下协议时开发区就给了村长两三百万。杨村长他老婆在村委会经营一个早点摊子,杨村长又不做着生意,他凭啥买得起奔驰车,没有灰色收入就是买得起也养不起。就说他那二十间地基盖起房子,没有两百万能盖得起嘛。往后二十间房子的租金就是一年三、四十万,怪不得竞选村长舍得拿几百万来竞选,原来大有好处。一位妇女接在。官大一级压死人,我就不信县、乡领导会拿钱收买下级,一位男的说,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们这里十一个村子搞开发,占用土地两千亩。都是县领导欺上瞒下搞的开发,没有正规的手续,属于违法开发。这样的大面积开发的手续到中央国土局才能批准,国土局根本不可能审批的。县领导才肯当孙子收买下级。其目的是息事宁人,以免村民们组织人员*,现如今的村民都忙着赚钱,人心不齐没有村长的号召是不会*的。村长是狡猾的狐狸,他暗地里闪动着群众闹事。开发区领导就会重金收买村长,村长回去就会对群众讲一大堆国家如何开发,政府如何投资的大道理。如今的官员为了自己的政治资本大搞开发,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部。只有拿土地作文章,政府官员说国家的建设,国家的工程。老百姓都爱国说起国家大家都会失小家顾大家的做出牺牲。老百姓是最好糊弄的。老百姓就怕政府官员对他们的无理整罚。得罪官员鸡蛋里面挑骨头,也要整的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百姓很无奈呀。土地是老百姓赖以生存的衣食父母,没有土地老百姓吃什么。子子孙孙怎么过日子,既不安排村民进厂,又不给生活费。只有六十岁以上的老头,每月领取一百三十元的失地农民生活保障费。这点钱咋过日子,一亩土地三万五千元的征用费,开发商一幢别墅就卖三、四百万。吃苦的是老百姓.受益的是开发商和一些官员。老百姓只有受苦的份,土地是老百姓的衣食父母,生存的命根,老百姓对土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指派权和决策权。土地是国家的只有政府一把手有权支配。如何利用士地,这土地怎么买进卖出,只有他说了算。老百姓不知道使用土地官员也要审批的。不审批也是违法的,但往往政府部门开发的土地都是违法开发和建设。

选举开始,首先由乡里一位领导发表演讲,说些选举的规制,宣读选举法,严格杜绝各种拉票买票穿票贿票的形象。官员的话辞选举就开始了。选举是以组和自然村为一个选区,每个选区设一个填票处。组长喊到哪户的名,哪户主人就进去填写选票,只能进去一个人。这样做到严肃认真公平公正的原则,这个时候杨老大满脸堆着笑容在各个选票点走动。见人就打招呼敬中华烟,问寒问暖的关心群众。

唱票的结果出来,杨老大以六票之差落选。杨老大的脸立马变得像猪肝色,见人没了笑脸,一幅失落得样子,烟也不见递了。尖猴和那些村里的地痞、流氓们气势汹汹的在会场上走动。尖猴走到杨忠跟前,用鼻子“哼”吹了一声。杨忠心里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向尖猴陪着笑脸说,尖猴我家可是没有食言,我家三张票都是填杨老大。不可能填写胡百万、陈克、张小三、李杰的其他那三位候选人根本不可能填的。尖猴怒目圆瞪,那架势像是要吃人一样。杨忠立马陪着笑脸,向尖猴递上一支白沙烟,尖猴不接此烟。他的脸上肌肉往左脸一翘说,狗日的杨忠,我信你一次,要是以后我查出你做了手脚,我要你缺胳膊断腿的。望着尖猴那恶霸的样子,杨忠心里有些胆寒心惊。幸好在这公众场合,换个地方杨忠也许会怕得尿失禁。毕竟是做贼心虚。杨忠收了杨老大的钱,他根本没有选杨老大。尖猴走后杨忠捏了一把汗。人民来信风尘仆仆来到村委会。她来到杨忠跟前,拉住杨忠往无人的地方去。他悄声问杨忠,你是不是收了各位竞选者的钱,告诉你这是违法的,既然党给我们这个民主选举的权益,我们就得利用这个权益。杨忠听到老婆的话心里就来气骂道,疯子、人民来信、死脑子、朽木你该我滚开些。你是跟不上这个时代的,我们前任村长收受那么多不义之财,不是照样日子过得好好的。你该我滚回家,我见到你就恶心。杨忠媳妇说,我可是听到消息说,杨老大花五百万选村长,选不上要血洗选举会场。尖猴和她的那帮地痞兄弟,每人手里都有刀子,还从县城叫了一帮打手守候在杨老大家。杨忠你如果今天收了他的钱没选他的话,也许你会变成刀下鬼。杨忠说选不选他,杨老大不可能知道的,是无记名投票。天知地知我知,他杨老大凭啥知道我没选他的,全村一千多张票。他至少六票落选。他是神仙哩,能猜出谁没选他。夫妻两正说着,主席台上一片混乱,杨老大要开选举箱验票。新当选的村长和乡领导不许他验,双方发生了争执。杨老大指示尖猴动武,他们一个个举起刀子和木棍殴打。在杨老大家等候的打手一下子冲进村委会,场面一片混乱。有好几位村民伤在木棍和乱刀之下。不一会,救护车来了好几辆,警车也来了,拉来一大卡车武警。混乱的场面才得到控制,警察把杨老大和尖猴的兄弟以及打手们都带走。

事后,干警和县纪委的领导来村调查贿选的事和打架的事,(其实新村长胡千万也在贿选)村民承认收了杨老大的钱,也承认收了胡千万的钱。干警和纪委的领导要大家退出收受的非法所得,村民都不愿意退出,有的不承认收过钱。有的说你们这是吃饱了撑的,村民收了这点钱你们眼红了。为啥不把前任村长的非法所得退出,有几百万呢。干警和纪委领导像没长耳朵一样。他们还骂村民这是诽谤,要坐牢的。村民被吓的不敢出声了。干警逮住尖猴来杨忠家了解杨忠收受的钱,杨忠是不承认。人民来信说我家杨忠一定收受了钱,杨忠对人民来信凶道,你看见我收受了钱有多少?人民来信被杨忠问得哑口无言。尖猴说你收了他五万。杨忠说,证据那,拿出来呀,只要他拿出证据我立马退款,我也可以说尖猴你借了我十万。退出贿选款的村民收到了干警开的没收收据。没退出的村民也不追究了,这件事就这么平息了。一个星期以后,杨老大出现在村里,他开着奔驰车依旧很神气,尖猴等人还关着说是要判刑。村民们纳闷了杨老大罪行大怎么不判刑?为啥安然无恙,后来还是杨老大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得到证实,老子有的是钱,这个世道没有钱摆不平的事。

三个月以后,样村人已经对选村长的事淡忘了。村民们像往常一样该打工的打工,做生意还是做生意,清闲的依旧清闲。谁当村长都是一样的,对他们的生活没有多大的改变。恰恰在这个时候杨村来了一次官场大地震,震级不压于十级地震。县委牵头由纪委、公安成立了专案组,对杨村来了一次轰轰烈烈的反腐斗争。专案组对前任村长,书记的财产彻底清查,对所有非法所得全部清退。不该拥有的屋基全部归集体所有,村里的村长书记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还牵出开发区的几位腐败官员。新上任的村长胡千万被撤职,村里的党员凡是受过贿选款的全部开除党籍。杨老大也被依法查办,乡长、公安局长也双规。村民退出所有的贿选款,.不退的拘留。人民来信入了共产党,村里的这次地震是人民来信向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写人民来信的结果,杨村渐渐的开始平静了。

(作者系浙江著名作家,在省级报刊发表小说20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