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前面

大桥前面

音乐起一一

你走过溪流,

走过山谷。

走过风风雨雨。

传播生殖健康道理,

宣传优生优育。

你柔弱的肩膀,扛起厚重的国策。

纤细的手指,敲开尘封的心灵窗户。

劳累你不叫苦,

委屈你不哭。

抛却个人恩怨愁绪,

为了你我明天的幸福。

暮春。村口。王小雨送二丫去打工。二丫背着大蛇皮袋,王小雨帮着拎了只网袋。

胖嫂:二丫呀,你真出去呀?你姐姐出嫁走了,你再萧洒去了,你那残疾老爸哪个照顾?就靠你那不顶砻的老娘?

小猜:是哟。破船都打到一个湾里哕。

二丫:我在家也没用,只会更穷。

小猜:也是啊,富就富得流油,穷就穷得淌水。是该想点办法啊。

王小雨: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哩。学门技术,回来帮乡亲们共同致富

胖嫂:喔?原来有人撑着啊。那你在外面注意点,别做见不得人的事。挣不到钱,也要挣口气。要是伤风败俗,我饶不了你。

小猜: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二丫不晓得多聪明,要你提醒的?

胖嫂历经沧桑地:你没出过远门,不晓得外面有多坏。

小猜笑:想必你吃过男人亏吧。

二丫:我尽力吧。反正不会空手回来的。

胖嫂:找个好小伙子回来,顺便给王主任带一个。

二丫哂笑:胖嫂尽讲些没油盐的话,现在人,网上都能结婚,王姐还要我介绍的?

王小雨:我要嫁不出去。就做老姑娘,一辈子蹲在大桥村。

胖嫂:谁叫你一天到晚没事干,专盯着我们女人下半身昵?

小猜:哪你叫她盯哪里呢?

胖嫂:盯错方向了嘛。

二丫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送行的人告别。

仲秋,上午。村口。大桥旁的大树下。胖嫂、小猜等四个妇女在打麻将。

王小雨:胖嫂,你好啊。接规定,我们需要为你落实长效避孕措施,你看,今天陪你到县服务站去吧。

胖嫂:我反正不生了么,搞什么长效避孕啊?

小猜:上次你讲不生,昧过眼睛,不又生了一个?

胖嫂:那时年轻吔,现在避孕,没现实意义了么。

小猜:你还年轻哟,要让你生哪,挖洋芋头样的,掏掏一个。

王小雨:好吧,过两天,你和老公商量好了,我再来。

河边。妇女们在洗衣。

王小雨:胖嫂,不好意思,我又来嘞。

胖嫂:你别急,别人都去了,我就去。到时不要你催的。

王小雨:哪总得有人带个头唦。

胖嫂:我一不是党员,二不是团员,三不是干部,临到我带头?

小猜:胖嫂哟,讲话就像放炮竹样的,噼哩啪啦的,直炸。

王小雨无奈,悻悻地离开。

桥旁大树下。胖嫂等仍在打麻将。

王小雨:胖嫂,你今天没事,我们到县里去,怎么样。

胖嫂:你没看见我在忙么?

王小雨:你忙什么?不就是打个小麻将么。

胖嫂:吔!你讲得好哩!打麻将不是事啊,看来你还找点事给我做做啊?我正愁没事干呢!

晌午。远景:两层没装修的小楼。近景:王小雨扛起小水泵,对卧床的中年男人说,小圩田里没水了,我去打水。

中年男人:水泵太重,你背不动。冲他老婆使劲挥手:你去帮她一把。他妻子傻笑着:女的,你去

男人挣扎着,欲爬起来,但爬不动。男人无奈地闭上眼睛。

王小雨:小水泵,没好重。

傍晚。王小雨给中年男人拔火罐。

中年男人:我这穷样子,不晓得哪时是个头啊?

王小雨:只要坚持治,就有康复的可能。不治疗,不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中年男人:闺女啊,就是苦了你了。

王小雨:谁叫我是你女儿呢!

中年男人:你比二丫好。

王小雨:都是你女儿。噢,二丫又打钱回来了。她说给楼房全面装修一下。我正准备征求您意见呢。我想给二老买份养老保险。以后到月有钱拿。

中年男人:二丫又打钱来了?她哪来那么多钱哪?

王小雨:她是懂事的女孩,肯定是省吃俭用省下来的。

中年男人长叹一口气:我都这样了,还搞什么装修啊?你作主,买保险吧。旁边的中年妇女傻笑着。

王小雨刚出房门,又回头:我差点忘了,我下午收到二丫快件,她还给你配了只手机

夜。万家灯火。两层没装修的小楼。楼上。电灯下,缘缘在做作业。王小雨打开电脑。

“改变人生”在“摇头晃脑”

“改变人生”:开视频吧,我想看看你。

王小雨:你总要我开视频,是怕我长得丑,配不上你吧。

“改变人生”: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让我看看了。

王小雨:你先开。两人先后打开视频。

“改变人生”惊叹:你真美!简直人见人爱。

王小雨:你把我当钞票啊!美又不能当饭吃。

“改变人生”:科学上讲,男人要想长寿,就要娶个漂亮老婆。

王小雨:伪科学。我答应嫁给你了吗?

“改变人生”:总有一天,你的名字会出现在我家户口本上。

王小雨:你还真自信。

“改变人生”:不是吹的。我牛主任是什么人呢?有推天转的本事。

王小雨:怎么,当主任啦?不开车了?那我下次该喊你牛主任了。

“改变人生”:企业的官,还不是老总一句话?

王小雨:老总也不会轻意封官赐爵呀。

“改变人生”:那当然,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么。

王小雨:哦,看来,你为企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改变人生”岔开话题:你我处了那么长时间了,我还不晓得你手机号码呢。

王小雨:为什么顾左右而言它?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哦,再次告诉你,我没手机。

“改变人生”:你总把自己包裹得那么紧,对我戒备森严。

王小雨:该给你的,我会主动地给;不该给的,你也别要。

“改变人生”:我就想联系方便点。

王小雨:就qq联系吧,挺方便的。

“改变人生”:我恨不得立刻见到你。

王小雨:你可别得寸进尺。反正你也找不到我啊。

“改变人生”:科技这么发达,你在天边我都能找到。我会“人肉搜索”。

王小雨:说得那么难听。

“改变人生”:对不起。我只是见你心切。哪天,我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王小雨:要真是那样,你给我一个惊喜,我还给你一个拥抱。

“改变人生”:是吗?你到合肥来吧,我陪你到深海公园看企鹅。

王小雨:好啊!我最喜欢企鹅了,憨头憨脑的。可惜我没时间。

“改变人生”:放长假来么。见见面,你放心,我不是骗子。保证不碰你。

王小雨:不是这意思。假期我更忙。打工的都回来了,我哪离得开?

“改变人生”:打工的回去,与你什么关系?

王小雨:不骗你,我真的离不开。

这时,缘缘举着作业本,闯进视频高喊:妈妈,这题怎么做?

胖嫂在家烧饭。王小雨跟进。

胖嫂:你吃饭没事干,找两个摆子打打。老是跟屁虫样的,跟着我干什么?我俩前世有什么过节呀,总绕着我干什么吗l

王小雨:你一天不去服务站,我就一天跟着你。

胖嫂:你买四两棉花纺纺(访访)看,我胖嫂可是好欺负的,你捏着饼子吃茶,没那么容易

大桥傍。大树下。

王小雨:胖嫂,你真的不能拖嘞。

胖嫂打出一张牌,嘟噜着:今天手气真背。冲王小雨:你到底什么窍啊,老是绕住我,犁不到也耙得到

王小雨:我也是为你好啊。

胖嫂冷笑:为我好?你讲得好听!好处不都让你们干部落去了,还临到我们裸头百姓?

王小雨:我都跑了无数趟了。鞋子都跑掉了好几双。你看,这鞋后跟又跑掉了。

胖嫂:跑就跑呗,你反正吃饭就这事。你鞋跑掉了,有人送。有什么了不起的?

王小雨:好胖嫂,去吧,就算支持我工作吧。

胖嫂烦躁地:你就瞎子喊街样的,要以人为本,不知道啊!

王小雨无奈:唉!好吧,你先忙,我下次再来。

胖嫂冲着主任背影:一天就串魂样的,没事,不晓得到城里挣钱去呀!城里那些饶子男人的钱,好挣的很哩。

小猜笑:你怎么晓得好挣得很?你挣过啊?胖嫂作拧小猜鳃帮状:我撕了你臭嘴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牌桌旁。小牛下车问胖嫂:请问,王小雨是住这个村吗?

小猜狐疑地问:你认识她?

小牛:她是我网友。

小猜:网友是什么亲戚呀?

胖嫂:她啊,刚才还在这里哕里八嗦的呢,转眼不见了。这个白脚猫。肯定是送她女儿上学去了。

小牛惊诧不已:送她女儿?

胖嫂:是啊。不送她女儿,还送你女儿不成?

小牛:学校离这里多远?

胖嫂:就在大桥前面,过桥就是。

在去学校的路上,透过车窗,小牛看见王小雨牵着小女孩。小牛画外音:是她!烧成灰都认得。长得可真美啊,比视频更漂亮!可为什么骗我呢?小牛正准备下车问个究竟,手机突然响起来:牛总啊,您好,我刚到铜陵。重要的事?好,我马上赶回来。

小牛画外音:网恋真不可靠啊!

小猜见豪华轿车调头开走。责备胖嫂:你伤德哟,瞎发虚,还不晓得可是王小雨的对象。要是拆散了一场婚姻,你生个儿子没屁眼。

胖嫂:哪怪到我啊,他都不晓得王小雨住在哪,肯定不怎么了解。孵鸡也要21天呢!哪长到额头上了,碰一下就成了?

牌友甲:那小伙子也不是神仙,哪架得住你咂舌根子?

胖嫂:我只随口答,也不是有意的。

小猜:下世还罚你入这么胖。

胖嫂:胖就胖么!又不是偷汉,现在偷汉都不丑了,胖还丑啊?夏天一棵树,冬天一场絮,谋都谋不到呢!

夜。王小雨打开qq,小牛网名“改变人生”消失。

王小雨在给老人喂药。

合肥。某公司。

小牛毕恭毕敬:牛总,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牛总一反居高临下的常态,谦恭地让座:小牛啊,——听说你取了个很有意义的网名,叫什么来着(以手加额作思索状)?哦,“改变人生”,很有志向哪。

小牛:瞎取的,就是好玩。

牛总:哦,不错。很有水平。不过,你准备凭什么“改变人生”呢?就凭给我开车吗?

小牛摸不着头脑:牛总,我笨得很,也不会花言巧语。你要嫌我干得不好,换人,我绝无怨言。

牛总:你领会错了。现在,你有了真正“改变人生”的好机会。人哪,有时候好运来了,你想不发财都不行,想避都避不开。就看你能不能抓住机遇了。工作嘛,你可以不必再开车子。比如,你可以当我办公室主任,做我的内当家。工资嘛,一切都好说。

小牛扶杯子的手本能地一抖动,有水晃出。他抑制胸口的跳动,喝水,发现手也有些不听使唤。嗫嚅地:办公室不

是有肖副主任么,都说她当主任最合适。

牛总:今天找你来,就是为的你和她的事

小牛惊诧地:我和她的事?

夜晚。王小雨坐在电脑前发呆。她还是找不着“改变人生”。

音乐起——

你柔弱的肩膀,扛起厚重的国策。

纤细的手指,敲开尘封的心灵窗户。

劳累你不叫苦,

委屈你不哭。

抛却个人恩怨愁绪,

为了你我明天的幸福

王小雨又到胖嫂家做工作。

胖嫂:你老是小狗咬月亮样的,今天老娘豁出去了,你把这桶衣拎到河边洗了,我就跟你走

王小雨左手提起一桶衣,右手抓起棒槌:你说话算数?

王小雨晾完洗好的衣:胖嫂,我们走吧。

胖嫂撒赖:走,走哪里去啊?你走吧。

王小雨生气:都讲好了,衣也给你洗了。这不是拿我开心吗?打人不打脸,打鼻子不打眼。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走。

胖嫂:我就是不走,看你有什么鸟办法。

王小雨:你要不走,我也就不走了。

胖嫂推王小雨。推搡中,王小雨衣服被撕破,露出胸罩。王小雨眼角溢出屈辱的泪水

村部。

舒主任一行看望王小雨,並送给王小雨一件外套,一双球鞋。

舒主任:王主任,这次你受委屈了。

王小雨:我是妇女主任、计生专干。我不受委屈,谁受委屈呢?没事。

舒主任:好!要的就是这种境界。小雨啊,我们这次来,是特地向你表示慰问的。

王小雨:上级“计生委”是我们计生专干的娘家。娘家来人,我就感到特别亲切,哪要带什么东西来呀。

舒主任:小雨啊,胖嫂讲得不错,计划生育当然也要以人为本。现在是硬办法不能用,软办法不管用。计划生育干部成了“全求人”,什么事都要求人。但这是党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要干好这项工作,就要适应形势,开动脑筋,把工作再做细一点,道理向计生对象再讲明白一点。

王小雨:舒主任,请领导放心。经验是跑出来的,工作是做出来的。我一定接受经验教训,进一步做好胖嫂工作。

舒主任:还要注意休息。也不小了,什么时候把个人问题也解决了,到时候别忘记请我们喝杯喜酒哟

胖嫂家门前。王小雨拎着水果,敲门。不开。接连几次都不开门(一组王小雨来回快速走动的镜头)。

又一次。下着小雨。胖嫂在后面院子里择山芋。小猜喊胖嫂:王主任来啰,有事讲事嘛,不开门也不是办法啊。

胖嫂无奈地打开门:拎许多水果干什么?我前世没吃过水果啊。黄老鼠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王小雨:也不值多少钱。就是点意思,我来看看你。有热山芋啊,能吃一节吗?

胖嫂:你愿吃就吃嘛,山芋也不是宝。也许有“毒”喂。

王小雨:胖嫂真幽默吔。嗯,这山芋有粉,古怪好吃。

胖嫂儿子放学回家。

王小雨:小弟弟放学啦,成绩不错吧?

胖嫂:没他姐学习好。

王小雨:男生,后来劲,能赶上来。

胖嫂: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也管不了许多。就是他身体,气管有点那个,冬天有点喘。

王小雨若有所思,告辞。

胖嫂:怎么,就走?不谈什么事了?

王小雨:没事。

胖嫂自言自语:没谈事就走了,太阳真是从西边出山了。

胖嫂家。王小雨从背包里拿出中药:这是在正规医院请老中医开的,对支气管炎有疗效,你让小弟弟吃吃看。不行,我再带他到合肥去看看。这病要早治这是给他买的衬衫,纯棉的,内衣少穿些化纤的。这是雨鞋。他原来那双雨鞋,是再生胶的。气管不好,最好别穿气味重的鞋袜

胖嫂:王主任,我算服了你了。所有东西你都拿走,我明天跟你去服务站。

县服务站里,胖嫂被告知开出子宫肌瘤,要不是开得早,完全有病变的可能。

胖嫂抓住王小雨的手,感谢王小雨:妹子呀,真得亏你啊。我不晓得世相哟,带挈你跑了那么多路。

王小雨:没事的,胖嫂。阎王老子发两条腿,就是用来跑路的。

胖嫂:你跟那个什么晚晚友怎么样啦?听说那小子背叛了你?

王小雨:谈不上背叛

胖嫂:真是岂有此理!欺负到我雨妹头上了,看我哪天不把他“劁”了,让他一辈子不能碰女人

村中小道。王小雨送缘缘上学。忽然下起小雨。

缘缘:妈妈,天淌汗了,滴到我身上了。

王小雨脱去外套,绕到缘缘前面:缘缘,妈妈给你顶上头上,别淋湿了。

缘缘:妈妈,你踩到小草了。小草是土地的头发,不能踩,疼。

王小雨抱起缘缘:缘缘真聪明。

傍晚。合肥。某住宅楼。小牛在看电视新闻。全省计划生育表彰会,表彰王小雨先进事迹。(如电视会议难以布置,可改成看报纸。然后,小牛二到大桥村,再找回合肥)

大会主持人:王小雨挂职村妇女主任,她家住县城,可她不做候鸟,不早出晚归,不住村部,而是住进农户。待空巢老人亲如父母;对计生对象不厌其烦,主动领养女婴,并要把她抚养成人(结合会议主持人的介绍,出现王小雨为中年男子拔火罐、反复地进出胖嫂家、领养缘缘并为缘缘洗澡给缘缘买文具等相关镜头)

小牛疑窦顿释,连忙开车找到会场,会议已结束。会务组说王小雨住某某宾馆。宾馆走廊里,舒主任说王小雨住四楼。

小牛找到四楼,同室女同志说,王小雨上街给缘缘买东西去了。小牛悻悻地下楼,失望地上车时,惊喜地看见王小雨从出租车下来

咖啡厅。

王小雨:我以为你真的消失了呢?

小牛:我看电视了。你的事我都清楚了。你怎么不讲一声?

王小雨:你听我解释了吗?

小牛:实际上,我还到村里去找过你。

王小雨:不会吧,你那么在乎我?怎么不问个明白?

小牛:我听胖嫂说了,还亲眼看见你和缘缘

王小雨:所以你就失望地回合肥了,同时,也在网上消失了?

小牛:一首歌怎么唱来着?不经风雨,哪有彩虹。经历了这场变故,你我之间的关系应该更深一层了。

王小雨:也许是吧。

小牛:你在合肥多玩几天,明天到我家哦,不不不,到我们家去看看吧。一百二十平米,刚买不久,才装璜好

王小雨狐疑地脱口而出:你在合肥买了房子,不少钱吧?

小牛:还好,反正自己挣的。

王小雨:我还是不去了吧。我明天上午去看一下二丫,下午就回去。小牛强邀:去看看吧,挺漂亮的你放心,我不会强他把“暴”字噎了回去,有些不好意思出口似的:强迫你的。

王小雨大方地:不是那个意思。要么这样吧。到你公司看看。因为房子,她对他的职业产生了怀疑。

公司果然很气派。小牛信马由缰地把王小雨领到办公室。办公室的墙上悬挂着一幅结婚照。小牛大惊失色,后悔不迭。

王小雨看到照片,心里倏然感到一阵颤抖,眼前突然涌出密密叠叠的小飞虫,她仿佛一下失去知觉似的,吱吱晤晤地问:你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和二丫?

小牛惊慌失措:不是。你听我解释。

王小雨抬脚要走:你不需要解释

小牛拦住王小雨,大吼道:无论如何,你必须听我说完,你才能走

小牛回忆——那天,我刚到你们村,牛总就急吼吼地把我催了回来。

牛总:我可以提拔你,给你一大笔钱,什么好处都可以给你。当然,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必须为我办一仵事。实际上也很简单。我和肖美娜的事,不说你们也很清楚。问题是她怀孕了,而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你晓得,我虽有三个孩子了,但都是女的。像我这样档次的人,必须要个男孩继承我的财产。你懂了吧,我要肖美娜把孩子合理合法地生下来。她需要一个“丈夫”。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姓牛,和我同姓,以后孩子上户口什么的都方便。当然,你们只是假结婚。她既然已怀上我的孩子,任何人都不能再碰她一手指头,我不能让我未来的儿子,沾一点别的男人气味

小牛:事情就是这样,你说的二丫,就是现在的肖美娜。

王小雨:是啊,很炫耀啊。结婚照居然挂在了办公室。

小牛:这也是牛总精心安排的。他是要所有人都知道,是我和肖美娜、哦,二丫结婚的。肖美娜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不仅可以依法顺利出生,顺利上户口,因为是同姓,等我和肖美娜办了离婚手续后,牛总可以名正言顺地收养。等孩子长大后,入学什么的都十分方便,什么都不要改动的

王小雨:你是说,二丫怀孕了?

小牛:听说有四五个月了,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后,我就和她办离婚手续我们俩我和二丫什么事都没干

王小雨:你还什么事都没干?你还想干什么事?你还真想和她上床哪?

小牛:我不敢。

王小雨:我谅你也不敢。看牛总不撕了你,剥你皮!

小牛:我只是替婚,形式上的。

王小雨:没想到你居然干出这种事来。想钱想黄了脸。

小牛:实际上这也很正常。我需要钱。买房子,结婚,端端摆摆都要钱。靠打工买房子,做梦吧!能糊个嘴就不错了。我即没偷,也没抢,又没贩毒,也没什丢脸的。

王小雨:你还有理吧,你!

小牛:对不起,我只是实话实说。

王小雨痛苦地:没什么

王小雨自言自语地:关键是二丫,她居然怀孕了,怀孕了!又一个私生儿即将来到这个世界上

别墅。

二丫:我刚到合肥,牛总就安排到办公室工作,开始是打扫卫生,然后是来人接待。那天——

酒巴。音乐缠绵,灯光暖昧。牛总和二丫对饮。

二丫:牛总,我不能喝酒。

牛总:这是洋酒,几千块钱一瓶,尝一点。

二丫:牛大哥,我实在不能再喝了。

牛总:你放心,我不会乘虚而入趁火打韧的。那是下三滥的人干的事。不错,我喜欢你。但我跟你明说。你也看到了,爱我的人是很多的,不论是爱我的人,还是爱我的钱,这都不重要。我不缺女人,要多漂亮的都有。我缺的是我信得过的女人,能给我生儿子的女人,让我巨额财产有人继承的女人不错,我的确不是好人。但是,我有钱。你需要钱。我知道,你是孝顺女孩,只要你一句话,你父母可以搬到城里来住。和你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二丫:我爸妈不愿进城

牛总:你可以帮你父母盖一栋小楼,承担他们所有医疗费、生活费让他们过上幸福晚年要玫瑰就得给刺浇水,道理就这么简单。现在,这机遇就落在了你面前,稍纵即逝,就看你能不能抓住它了,你不要急着回答。要同意,晚一卜就到这个房间(给她一把钥匙,一张银行卡)

二丫对王小雨:都怪我,我穷怕了。我需要钱。你晓得,我爸在建筑公司盖房子,摔断了脊椎骨,需要大量医疗费,我妈智障,我家需要钱,需要很多钱。你能帮一时,难道能帮一辈子吗?我要挣钱生活,挣钱抚养他们我一没技术,二没多高文化,我凭什么挣钱?牛总又凭什么那么关心我?把我留在他身边,提拔我当办公室副主任。一切都是我愿意的,我要报答他,他是好人!

王小雨:你口口声声说牛某人对你多好,牛某把你当人看了吗?这句话像利剑样击中要害。

二丫陷入痛苦的回忆,一组镜头快速闪过:

1、宾馆。醒来的二丫发现身边酣睡的牛总二丫嘤嘤哭泣。

牛总:对不起,我昨晚酒多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2、别墅。夜。牛总掀开二丫身上的被子。

二丫:今天不行。牛总鲁莽地褪去二丫的衣服,嘟噜道:你是我的,我什么时候想要,你什么时候得给

3、办公室。牛总:美娜,今天孙局长来公司检查工作,关系到公司的生死存亡,他指名要你去陪陪他

二丫:那个老色鬼,我不去!牛总顺手掮了二丫一耳光: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金枝玉叶吗?

4、宾馆。牛某乘着酒兴,不顾二丫反对,勉强脱掉二丫衣服后,一边很激动地用手抚摩二丫的身体,一边附庸风雅,念念有词,即兴赋了一首打油诗:“苗条洁净像菜瓜,又白又嫩玫瑰花:有心上前把花采,有刺也要掰开她。”二丫听后,流下了两行屈辱无奈的泪水:自己与妓女哪有区别呀

王小雨:你晓得吗?他离过两次婚,已有三个女孩了。听小牛说,牛某人在和你的同时,还跟了新来的小李也送了她一套高档住宅

二丫:我不信!我不信!这个野种!

王小雨:你可以去问小牛,还可以到某幢某号去看看,那是小李的住宅。牛某现在可能就在那里。

二丫半信半疑。

王小雨:你顶多只是他的生育机器。你想过没有,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以后怎么办?还不是被他一脚踢开?

二丫咆哮: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是被他玩弄的工具!

农村。两层没装修的小楼。中年男人一二丫父亲接到一个短信后,痛苦不堪,以拳摇床:出丑哟!撤泡尿还能浇棵菜,生这么个东西!打工,打她娘的头啊!把祖宗八辈的脸都丢尽了。

合肥。王小雨:既然你还不怎么糊涂,还懂得这些道理,你还愿意为他生个孩子吗?

二丫:不,我不会为他生孽种的!

王小雨:那明天跟我去趟计生服务站?

二丫突兀地:我又没怀孕,去计生服务站干么?我是骗老牛那老家伙的。我要不说我已怀孕,他早就换别人了。

王小雨:你准备和他这样过一辈子吗?疖子总有通头的那天。他要识破了,有你好日子过?

二丫:过一天是一天,到时我就说不小心,小产了

王小雨哭笑不得:二丫你呀,干的什么事啊?

车站。王小雨上车,小牛默默相送。两人对望,眼神充满着爱恋、隔膜、希冀、复杂而无奈

不远处,二丫从出租车上拖出蛇皮袋,麻利地甩上肩膀,奔跑着向王小雨挥动左手:等等我!定格。

音乐起一一

你走过溪流,

走过山谷。

走过风风雨雨。

传播生殖健康道理,

宣传优生优育。

你柔弱的肩膀,扛着厚重的国策。

纤细的手指,敲开尘封的心灵窗户。

劳累你不叫苦,

委屈你不哭。

抛却个人恩怨愁绪,

为了你我明天的幸福。

(作者供职于安徽省铜陵县总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