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方向

幸福的方向

时:

初夏的黄昏。

地:

街边广场口

人:

男人——三十岁,为人稳重坦诚,内心似隐存郁结。

女人——二十五岁,心里暗恋这个“男人”。

路人一三十九岁,以蹬三轮车收旧物为谋生。呈现,日落以后,星出以前的城市街景。街边广场一角,树下女人甜甜的笑容感动着男人的双眸

男人——嗨,你喜欢笑那就尽情地笑吧,笑声里有幸福的感觉。

(男人突然夸张地模仿女人,放声笑:\(^o^)/哈!\哈!\哈!)

女人——(被男人的情绪变化惊呆了,愣怔地盯着男入,)你?!你怎么啦?是在生我的气吗?

男人—(沉默)

女人——(试探地,)刚——刚才你还好好的,怎么就

男人——(用眼神示意女人坐下,轻声地,)对——对不起。我不是冲着你的。

女人——不是冲着我。(OOO)哦,是冲着你吗?

男人——无奈她,跟她四年的相处时间,抵不上网上的一见钟情。(稍停顿,)人家一网就网住了物质丰富的幸福小康生活,谁还愿意跟我这样的,既无房又无车的“裸人儿”。

女人——“裸人儿”?不,你的心里还有你的诚恳。也许一也许。

男人——也许?不,穷光蛋孵不出什么廉价的爱情鸟儿的,哪还会有也许。

女人——可是

男人——可是!可是我的生活还得继续。道理我懂,而我这碎落一地的痛楚,我怎么也摆脱不掉呀。我,我是生活里的矮子。

女人一矮子?看不见自己希望的人,就是地上的一粒儿小石块儿,也会看成是一座山的。(情绪有些激动,)你已经守住了一份难得的幸福——做人的幸福。可走到今天的你,却不知道继续。如果你仍然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是,你要将自己的幸福方向迷失掉的。你觉没觉得?

男人——我。(沉默。)

(此时远处传来声音:收旧书!旧报纸!旧家用电器啦!。)

(随着由远渐近的吆喝声,蹬三轮车的路人来到近前。车把前挂着一块底色为白色,字体为红色,上写着旧书、旧报、旧家用电器字样的牌子,车上杂放着收到的旧物。)

路人——(以为男人、女人在吵架,有意蹬车放慢了速度,并将三轮车停靠在他二人所坐长椅旁,树的另一侧,又是一对儿斗架掐嘴的苦命鸳鸯。咦!怎么瞅着不像呢?

女人——(意识到身边有人,压低了声音,)难道你真的认为,爱情就是幸福的全部,你的幸福方向里仅有这一根指针么?

路人——(坐在自己的车子上,)爱情呀,是什么?是一棵树,它能送给你氧气帮你呼吸,它能藤缠树与你厮守一生,他又能把人活活地吊死在树下,帮你驾鹤归西。(做了个怪样,用双手掐了下自己的脖子,吐了下舌头,再伸展双臂似舞动翅膀飞的样子。)

(男人恼火地瞥了一眼,一边的路人。)

女人——要想得到想要的,就要坚持自己想要的,去找原本就属于你自己的那份情感,不属于你的失去就失去吧,没有必要为这样的失去而伤心。

男人——想得到想要的,可是。

女人——可是?你以前的路都走过来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地糟践自己,说自己是生活里的矮子昵?

路人——看轻自己的男爷们儿,长再高的个子也是个矮子。

(男人、女人听见了路入说的话儿,把目光一起移向路入口)

男人—(没好气儿地,)我说你是不是肚子受凉了,有屁兜不住,总想往外放呀!

路人—(从车上跳下,走向二人,向男人,)我说兄弟,别说话那么难听嘛。让你自己说,妹妹这么苦口费心地劝着自己的哥哥,这份亲情多难得呀。再说了,你妹妹说的也在理儿上嘛。

男人——你知道什么?就跟着瞎搅和。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与你是陌生人。

女人——(向男人,)不要这样对人家。(又向路人,)他也挺难的,可是,人家同样乐呵呀,这就是他从不怀疑自己的价值倾向。

路人——(笑,)我不懂得什么是自己的价值倾向。要说心里的痛啊、伤呀,我也有。男人也要学会对自己狠一点儿,也就自然明白了乐呵是个什么滋味。媳妇嫌弃跟着我没什么奔头儿,跑了!我想过幸福小日子的愿望,也飞啦!我和女儿的日子还要活呀!现在我爷俩的日子就挺好,女儿学习好,又懂事儿,就要小学毕业升初中了。这样的日子过得我心里舒坦,我为什么不乐呵。我的女儿常爱念叨的一句话儿:笑比哭好。是这样吧?

(女人的手机铃声响起。)

女人——喂!哦!妈呀(向男人,)我接个电话,是我妈打来的(说着,身影隐入黄昏。)

路人——(向男人,指着女人的身影,)她是你妹妹吗?

男人——(忙做解释,)她是我的同事。你怎么会看出我俩是一家的昵?

路人——哦!我瞅着你俩就不像亲兄妹嘛。(稍停顿,)兄弟-俩是一家的,你得主动去追呀。

男人——(疑惑地看着路人,)什么?你想哪儿去啦?

路人——你坐在这儿有多长时间啦?我在你身边蹬车来回就有三趟了,你都没有注意到。你更没有注意到,你的那个妹子一直在街对面盯着你看。我这是该回家了,蹬车路过看见她坐在了你这儿。

男人——(独自,)她刚才跟我说是下班路过这儿的,恰巧遇到我的呀?

(男人坐在长椅上仍在,思忖着。)

路人——(骑上车,在男人身边停住,)兄弟,人在难处的时候,也同样会收获到幸福的,这份幸福才是属于你的。

男人——_(回转过神儿来,)是呀,一切都在继续着,有失望,有伤心,有快乐。如果总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那只能证明没有找到自己幸福的方向。(向路人,)大哥您贵姓呀?

路人——(笑了笑,)我嘛,就是这座城市里,来来往往,一个蹬着三轮车,走街串巷收旧物的路人。兄弟,今天的好处就是好好的过,这样,才能找准自己的幸福方向。(稍停顿,)要问我的幸福是什么?那就是回家陪我的女儿一一回家喽!——回家喽!(骑车远去。)

男人——幸福里有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还包括每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路人。心里有了暖意,我看到了——看到了——看到自己幸福方向里的那一缕阳光。(说着,男人寻着女人的方向走去。)

(作者系黑龙江知名作家,在省级报刊发表电视剧本等作品近10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