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今天胜过无数个明天

一个今天胜过无数个明天

有一段时间,每到下午的第一节课下课后,意大利摩德纳市音乐学院就会发生一件有趣的事:那些穿着整齐校服的声乐班学生们会拼命地从北侧的教学楼向南边的校区跑去。

原来,每天下午的第二节课,是由意大利著名的声乐大师波拉先生亲自教授的。而校方却在安排课程上出了一点小问题,从而使得在北校区上了第一节课的学生们要跑到最南面的教学楼里聆听大师的讲座。为了能抢到最好的位置,从而更近距离地与大师接触,男孩子们会脱下外套,女孩子们会提起裙子,像一个个高速喷射的小火箭般,极其准确地向着目标奔去。

在这群孩子里,有个小胖子特别引人注目,因为他总是被甩在所有人的身后。这个被同学们称做卢奇的小胖子,虽然只有19岁,却比同龄人整整胖了一圈。有些调皮的男孩子有时会和卢奇开开玩笑,一边对他做着鬼脸,一边在他前面倒着跑。女孩们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也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这些宛如莺啼一样的声音,传到卢奇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每每这时,他都会狠狠地瞪着他们,但却谁也追不上,只好一脸的无奈。

后来,为了能抢上好座位,小卢奇在第一节课上到一半时,就开始心不在焉地收拾好自己的书本,趴在桌子上养精蓄锐,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如何能更快速地跑出大门,根本没有心思再去听课。当下课铃一响起,他就会拼尽全力地抢在老师之前跑出门去。

这法子还真有效。虽然仍然有不少人跑到了他前面,但抢占了先机的他还是比以前跑得更快了一些。不过,当他跑到教室大门时问题又来了:在他进入教室的刹那,身后的同学猛地加快了速度,这样一来,就和他同时进入了大门,几个人一起被卡在了门口。同学们都比他瘦,能一点点挤进去,而身宽体胖的他却被牢牢地压在了门框上,胖胖的小脸被挤压得像个扁平的小柿子。

就这样,每天想尽了办法,他都还是没有抢到好座位。更糟糕的是,由于每次都费尽心思去抢座位,导致第一节课讲了什么都基本上没听进去,而且每次跑到第二节课的教室时,他也累得说不出话来了,加上座位位置又不好,他就更没心情听课了。这时,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越想越觉得这样去抢座位简直是得不偿失。他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觉得自己减肥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效果,想抢到好座位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反而放松了下来。

既然自己没有能力改变未来的情况,那为何不做好当下的事情呢?反正也抢不到好座位,何不干脆静下心来好好地听课呢?

从此以后,他总是等到同学们飞奔而出后,才慢条斯理地走出去。走的同时,他一边思考着下一节课自己学习的重点,一边和匆匆而过做着鬼脸的朋友们打招呼。

由于座位的位置不好,他在大师的课上比谁都更用心地聆听,也因为自己在路上已经为第二节课作好了准备,针对自己的声乐水平想好了学

施伟德

有一段时间,每到下午的第一节课下课后,意大利摩德纳市音乐学院就会发生一件有趣的事:那些穿着整齐校服的声乐班学生们会拼命地从北侧的教学楼向南边的校区跑去。

原来,每天下午的第二节课,是由意大利著名的声乐大师波拉先生亲自教授的。而校方却在安排课程上出了一点小问题,从而使得在北校区上了第一节课的学生们要跑到最南面的教学楼里聆听大师的讲座。为了能抢到最好的位置,从而更近距离地与大师接触,男孩子们会脱下外套,女孩子们会提起裙子,像一个个高速喷射的小火箭般,极其准确地向着目标奔去。

在这群孩子里,有个小胖子特别引人注目,因为他总是被甩在所有人的身后。这个被同学们称做卢奇的小胖子,虽然只有19岁,却比同龄人整整胖了一圈。有些调皮的男孩子有时会和卢奇开开玩笑,一边对他做着鬼脸,一边在他前面倒着跑。女孩们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也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这些宛如莺啼一样的声音,传到卢奇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每每这时,他都会狠狠地瞪着他们,但却谁也追不上,只好一脸的无奈。

后来,为了能抢上好座位,小卢奇在第一节课上到一半时,就开始心不在焉地收拾好自己的书本,趴在桌子上养精蓄锐,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如何能更快速地跑出大门,根本没有心思再去听课。当下课铃一响起,他就会拼尽全力地抢在老师之前跑出门去。

这法子还真有效。虽然仍然有不少人跑到了他前面,但抢占了先机的他还是比以前跑得更快了一些。不过,当他跑到教室大门时问题又来了:在他进入教室的刹那,身后的同学猛地加快了速度,这样一来,就和他同时进入了大门,几个人一起被卡在了门口。同学们都比他瘦,能一点点挤进去,而身宽体胖的他却被牢牢地压在了门框上,胖胖的小脸被挤压得像个扁平的小柿子。

就这样,每天想尽了办法,他都还是没有抢到好座位。更糟糕的是,由于每次都费尽心思去抢座位,导致第一节课讲了什么都基本上没听进去,而且每次跑到第二节课的教室时,他也累得说不出话来了,加上座位位置又不好,他就更没心情听课了。这时,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越想越觉得这样去抢座位简直是得不偿失。他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觉得自己减肥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效果,想抢到好座位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反而放松了下来。

既然自己没有能力改变未来的情况,那为何不做好当下的事情呢?反正也抢不到好座位,何不干脆静下心来好好地听课呢?

从此以后,他总是等到同学们飞奔而出后,才慢条斯理地走出去。走的同时,他一边思考着下一节课自己学习的重点,一边和匆匆而过做着鬼脸的朋友们打招呼。

由于座位的位置不好,他在大师的课上比谁都更用心地聆听,也因为自己在路上已经为第二节课作好了准备,针对自己的声乐水平想好了学

施伟德

有一段时间,每到下午的第一节课下课后,意大利摩德纳市音乐学院就会发生一件有趣的事:那些穿着整齐校服的声乐班学生们会拼命地从北侧的教学楼向南边的校区跑去。

原来,每天下午的第二节课,是由意大利著名的声乐大师波拉先生亲自教授的。而校方却在安排课程上出了一点小问题,从而使得在北校区上了第一节课的学生们要跑到最南面的教学楼里聆听大师的讲座。为了能抢到最好的位置,从而更近距离地与大师接触,男孩子们会脱下外套,女孩子们会提起裙子,像一个个高速喷射的小火箭般,极其准确地向着目标奔去。

在这群孩子里,有个小胖子特别引人注目,因为他总是被甩在所有人的身后。这个被同学们称做卢奇的小胖子,虽然只有19岁,却比同龄人整整胖了一圈。有些调皮的男孩子有时会和卢奇开开玩笑,一边对他做着鬼脸,一边在他前面倒着跑。女孩们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也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这些宛如莺啼一样的声音,传到卢奇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每每这时,他都会狠狠地瞪着他们,但却谁也追不上,只好一脸的无奈。

后来,为了能抢上好座位,小卢奇在第一节课上到一半时,就开始心不在焉地收拾好自己的书本,趴在桌子上养精蓄锐,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如何能更快速地跑出大门,根本没有心思再去听课。当下课铃一响起,他就会拼尽全力地抢在老师之前跑出门去。

这法子还真有效。虽然仍然有不少人跑到了他前面,但抢占了先机的他还是比以前跑得更快了一些。不过,当他跑到教室大门时问题又来了:在他进入教室的刹那,身后的同学猛地加快了速度,这样一来,就和他同时进入了大门,几个人一起被卡在了门口。同学们都比他瘦,能一点点挤进去,而身宽体胖的他却被牢牢地压在了门框上,胖胖的小脸被挤压得像个扁平的小柿子。

就这样,每天想尽了办法,他都还是没有抢到好座位。更糟糕的是,由于每次都费尽心思去抢座位,导致第一节课讲了什么都基本上没听进去,而且每次跑到第二节课的教室时,他也累得说不出话来了,加上座位位置又不好,他就更没心情听课了。这时,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越想越觉得这样去抢座位简直是得不偿失。他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觉得自己减肥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效果,想抢到好座位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反而放松了下来。

既然自己没有能力改变未来的情况,那为何不做好当下的事情呢?反正也抢不到好座位,何不干脆静下心来好好地听课呢?

从此以后,他总是等到同学们飞奔而出后,才慢条斯理地走出去。走的同时,他一边思考着下一节课自己学习的重点,一边和匆匆而过做着鬼脸的朋友们打招呼。

由于座位的位置不好,他在大师的课上比谁都更用心地聆听,也因为自己在路上已经为第二节课作好了准备,针对自己的声乐水平想好了学

施伟德

有一段时间,每到下午的第一节课下课后,意大利摩德纳市音乐学院就会发生一件有趣的事:那些穿着整齐校服的声乐班学生们会拼命地从北侧的教学楼向南边的校区跑去。

原来,每天下午的第二节课,是由意大利著名的声乐大师波拉先生亲自教授的。而校方却在安排课程上出了一点小问题,从而使得在北校区上了第一节课的学生们要跑到最南面的教学楼里聆听大师的讲座。为了能抢到最好的位置,从而更近距离地与大师接触,男孩子们会脱下外套,女孩子们会提起裙子,像一个个高速喷射的小火箭般,极其准确地向着目标奔去。

在这群孩子里,有个小胖子特别引人注目,因为他总是被甩在所有人的身后。这个被同学们称做卢奇的小胖子,虽然只有19岁,却比同龄人整整胖了一圈。有些调皮的男孩子有时会和卢奇开开玩笑,一边对他做着鬼脸,一边在他前面倒着跑。女孩们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也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这些宛如莺啼一样的声音,传到卢奇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每每这时,他都会狠狠地瞪着他们,但却谁也追不上,只好一脸的无奈。

后来,为了能抢上好座位,小卢奇在第一节课上到一半时,就开始心不在焉地收拾好自己的书本,趴在桌子上养精蓄锐,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如何能更快速地跑出大门,根本没有心思再去听课。当下课铃一响起,他就会拼尽全力地抢在老师之前跑出门去。

这法子还真有效。虽然仍然有不少人跑到了他前面,但抢占了先机的他还是比以前跑得更快了一些。不过,当他跑到教室大门时问题又来了:在他进入教室的刹那,身后的同学猛地加快了速度,这样一来,就和他同时进入了大门,几个人一起被卡在了门口。同学们都比他瘦,能一点点挤进去,而身宽体胖的他却被牢牢地压在了门框上,胖胖的小脸被挤压得像个扁平的小柿子。

就这样,每天想尽了办法,他都还是没有抢到好座位。更糟糕的是,由于每次都费尽心思去抢座位,导致第一节课讲了什么都基本上没听进去,而且每次跑到第二节课的教室时,他也累得说不出话来了,加上座位位置又不好,他就更没心情听课了。这时,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越想越觉得这样去抢座位简直是得不偿失。他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觉得自己减肥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效果,想抢到好座位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反而放松了下来。

既然自己没有能力改变未来的情况,那为何不做好当下的事情呢?反正也抢不到好座位,何不干脆静下心来好好地听课呢?

从此以后,他总是等到同学们飞奔而出后,才慢条斯理地走出去。走的同时,他一边思考着下一节课自己学习的重点,一边和匆匆而过做着鬼脸的朋友们打招呼。

由于座位的位置不好,他在大师的课上比谁都更用心地聆听,也因为自己在路上已经为第二节课作好了准备,针对自己的声乐水平想好了学习的重点,所以在课堂上他能更有效率地学习了。

在音乐学院的学习时光匆匆而过,很快已经是卢奇进入这所学校的第5个年头。当初的小胖子卢奇越来越胖,走得也更慢了。不过,现在再也没有人对着他做鬼脸了。因为,他已经成为了全学院最出色的学生,大师的课堂上甚至有他专门的座位。而这一切,都是靠他自己的努力赢得的。

1971年,他参加了阿基莱·佩里国际声乐比赛。比赛前,选手们被告知,首相要来观看决赛。大家都在后台兴奋异常地猜测着谁会引起首相的注意。这时,组委会负责人发现最胖的他却独自躲在一边继续练习着发音。负责人好奇地和他攀谈起来,问他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么兴奋。他向负责人讲述了在音乐学院抢座位的趣事,笑着说:“我也非常紧张好奇,不过,未来还未发生,与其过度地关注分散了精力,不如做好手头的工作。现在的一切,将决定未来的结果。”因为这番话,负责人将这个胖胖的年轻人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当天晚上,他因成功演唱歌剧《波希米亚人》主角鲁道夫的咏叹调,荣获一等奖。从此之后.25岁的他踏上了大师之路。他被公认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高音之王。世人也渐渐地熟悉了他的全名——卢奇诺·帕瓦罗蒂!

也许有人觉得,帕瓦罗蒂是一个天才,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其实,通过上面的故事,我们已经看到,帕瓦罗蒂也许很有天赋,但是,他能成为最伟大的高音之王,关键在于他的用心,每天都比别人更加用心,更加努力!他知道,自己可以把当下的事情做好,把每一天都做好,可以把能改变的都努力改变。每天晚走10分钟,是一种用心。我们无法掌控生命,却可以把握自己对生命的态度。你对待当下生活的态度,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