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成熟的西瓜

等待成熟的西瓜

在九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佟郁郁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做一件密谋了很久的事情。那天,佟郁郁起得很早,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尝妈妈特意为她做的皮蛋瘦肉粥,就匆匆跑出了门。

佟郁郁是第一个走进教室的。站在教室门口,来回看看空荡的走廊,确定没有任何可疑人物之后,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大大的橘子,悄悄地放在了崔小悦的课桌里。然而,整整一天,崔小悦都没有来。佟郁郁充满期盼的心就一点一点沉了下去。临放学的时候,佟郁郁很失落地坐在座位上,沮丧的眼泪差一点就掉下来了。

放学的路上,好友阿欢神秘兮兮地问她:“郁郁,你看到了吗?崔小悦的桌子里,有个大大的橘子,还是青色的呢。”佟郁郁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慌乱地点点头,装作没事一样地说:“是啊,是啊,看到了呢。”阿欢又说:“肯定是哪个女生暗恋崔小悦,你说是吧?”

佟郁郁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崔小悦回来上课,是在国庆节七天假期以后。那天正在上佟郁郁心烦的数学课,趁数学老师在黑板列方程式的时候,崔小悦悄悄地从后门弓着身子溜进教室,像一只灵巧的小猫。看到崔小悦,佟郁郁一下子就兴奋了。

下午的体育课,崔小悦坐在操场的双杠上,嘴里嚼着口香糖,两条腿晃啊晃的。

佟郁郁慢慢地走近他,轻声地问:“崔小悦,你的病好些了吗?”

崔小悦哈哈笑了,用手拨拨额前的刘海,故作神秘地说:“佟郁郁,咱俩交换秘密吧。我知道你的秘密了。”佟郁郁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窘迫地望着崔小悦。

崔小悦慢条斯理地说:“佟郁郁,我根本就没有心脏病。那两个星期我和妈妈去澳大利亚了,我妈妈在澳大利亚做生意。”

看到佟郁郁还是一脸迷茫的表情,崔小悦跳下双杠,拍了拍手说:“我姨妈是医院的大夫,那张病历是我让她帮我填写的。”

晚上,阿欢又问佟郁郁:“你注意到了吗?崔小悦桌子里的那个橘子好像很早就不见了。”佟郁郁支支吾吾的,什么也说不出来。真相是,在离国庆节还有三天的时候,佟郁郁自己偷偷吃掉了那个发黄并已经变瘪了的橘子。那摘子真酸啊,酸得佟郁郁眼泪都快出来了。

其实,佟郁郁也是有秘密的。

那时,佟郁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这所重点中学。军训的第一天,佟郁郁就不行了,脸色煞白,要晕倒的样子。这时,在树下休息的崔小悦,自告奋勇地带她去校医务室。

等拿好药,崔小悦拿出一个青色的橘子,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咧开嘴笑了,说:“佟郁郁,你还记得我吗?咱俩是小学同学啊。”然后,他剥开橘子,拿起一个橘瓣,塞到佟郁郁的嘴里。

真酸啊,佟郁郁顿时觉得昏昏的脑袋有点清醒了。她很努力地回忆,终于想起了小学的时候,那个留着平头、不爱说话、喜欢坐在角落里的崔小悦。后来,他们上了不同的初中。仅仅几年,崔小悦就变得这么好看了。

崔小悦临走的时候,拍了拍佟郁郁的脑袋,说:“记得哦,你欠我一个酸橘子,是青色的。”

佟郁郁后来才知道,崔小悦之所以不用军训,是因为他有心脏病。而现在,佟郁郁才知道,崔小悦根本就没有心脏病,他只是为了逃避军训。她再也不想理崔小悦了。

学校两个星期后要举办舞台剧比赛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兴奋不已。谁都没有想到的是,班主任宣布的讨论结果是,佟郁郁担任主角,而写剧本的,居然是崔小悦。佟郁郁着急得都要哭了。

崔小悦幸灾乐祸地笑了,说:“大家看,佟郁郁都感动得哭了呢,我们给她点鼓励的掌声吧。”

掌声如雷,在整个教室里回绕。佟郁郁向阿欢投去了求救的目光,却发现她和崔小悦相谈甚欢。只有阿欢知道自己的秘密。可是,连阿欢都不帮自己了,佟郁郁恨死崔小悦了。

后来,开始了紧张的排练。

崔小悦的剧本里,女主角要唱歌,又要跳舞,还要学会变魔术。每次排练下来,佟郁郁都累得满头大汗。

崔小悦总是幸灾乐祸地说:“佟郁郁,表演得不错啊。”

佟郁郁白了他一眼,不屑地说:“崔小悦,我不想和你说话。”

正式演出那天,学校的礼堂里挤满了人。崔小悦把一个特殊的耳机戴到佟郁郁的左耳朵上,安慰紧张不安的佟郁郁:“不要紧张,我会在下面指挥你。”

音乐响起的时候,佟郁郁穿着漂亮的白纱裙开始跳舞。绚烂的舞台灯光,还有佟郁郁优美的舞姿,构成了一幄美好的画面。佟郁郁伴着音乐,跳啊跳啊,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演出的成功是佟郁郁没有想到的。谢幕的时候,崔小悦在下面使劲地鼓掌,班里所有的同学都在喊着佟郁郁的名字。佟郁郁站在舞台上,泪流满面。

佟郁郁在初二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左耳失聪,然后她放弃了一直学习的歌唱和舞蹈。左耳失聪,是佟郁郁藏在心底的秘密。她不知道崔小悦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她对崔小悦心存感激,是他,不但为她保守秘密,还使她重新拾起以前的爱好。

佟郁郁一直想当面向崔小悦致谢,只是,崔小悦又是连续几天没有来上课。五天后,崔小悦来学校了,他双眼红肿,神情落寞,匆忙收拾了课本,背起书包就跑了。这一走,崔小悦再也没有来上学。

又一年九月,离高二开学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佟郁郁一个人坐火车去了隔壁的城市。原来,崔小悦那次离开学校后,和远在澳洲的母亲生活了半年,现在又回国,重新读高一。

在那所外语高中里,佟郁郁见到了好久没见的崔小悦。他留着短短的头发,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正和班里的同学很认真地在操场上踢着正步。

休息的时候,崔小悦兴冲冲地跑来。佟郁郁剥开一个青色的橘子,拿起一个橘瓣放到了崔小悦的手里。崔小悦皱着眉头说:“真酸啊。”佟郁郁看着崔小悦的样子,就笑了:“崔小悦,我是来还你的酸橘子的。”莫名地,她就想起了去年九月的某个清晨,她悄悄地将一个青橘放进了崔小悦的课桌里。

在回家的火车上,她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变换的风景,心想:没有成熟的橘子都是这么酸的吧?看来,所有的事物的成长都需要一个长长的过程吧,譬如这些青色的橘子,譬如渐渐懂事的崔小悦,譬如藏在自己心中那抹淡淡的情感。

那么,就让我们做一个九月的青橘,一起成长,并等待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