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棵大树(一)

再过一星期老公就要回来了,美丽满心的欢喜。她已经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老公了,内心里的激动和渴望是可以想像的。为了给自己的老公一个好印象,她先是到商场为自己买了身鲜艳的连衣裙。平常一个人在家,没有老公看,她都懒得打扮自己,整天的素面朝天地过日子。没有老公的日子,她除了上班,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写作上了,看着自己的文章不时地发表在小城的杂志上,她内心里充满了自豪和满足。所以把一些物质的东西看得很淡。

昨天晚上老公又来电话了,说是今天下午三四点钟就能到家。她的心已经激动得能听到“嘭嘭嘭”的跳动声了。一大早,就起床,把早已打扫干净的房间又仔细地擦拭了一遍。看着还算满意的劳动成果,她躺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吃了起来。脑子里想着老公回来时的情景,不时地嘿嘿地笑出声来。

美丽的老公是包工头,一年到头的在外面工作,忙起来半年不回家也是常事。她的儿子们上高中,住校,学校抓得紧,一般一个月回家一次。所以平常家里就美丽一个人,吃饭穿衣的也就很凑合,以至于连胃都累出了病,时不时地出来折磨她一会。

美丽在一家企业上班,工作倒也轻松,上常白班,不用倒班,生活很规律的。她与别人不同的是,别人下班后,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开始享受着生活的美好,对她来说,却是另一个工作时间的开始。匆忙地吃过简单的晚饭后,她没有时间去浪漫,把自己关在屋里开始了在文学殿堂里的漫游。她沉浸在自己的文字里,编织着一个个或美丽动人,或悲伤感人的故事,写生活,写人生,让自己的心灵在美丽的夜空下心情地绽放,在文学的道路上追逐着自己的梦想。文字已经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老公回家的时间一天天地临近了,美丽既激动又有些紧张。她知道自己的老公不喜欢自己写作,说那是闲人写的玩的,又挣不来钱,白瞎工夫。所以,她想趁着老公回来前多写些文章,回来后就要一心一意陪着老公,晚上的时间就不属于她自己了。其实老公对她有时也挺好,有时在外地工作,也给她打个电话,时不时还视频一下,看看她一个人在家里瘦了没有。一点点的关怀,也会让她激动好多天。但是自己的老公就是文化素质低些,只有初中水平,其实初中都没有毕业,因为不爱学习,早早地就下学,闯社会了。

想想和老公当年的相识,美丽心里就会充满了甜蜜。当年美丽在县城里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年夏天,她独自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学校回家,路上搭伴走的同学一个个地都走了,就剩下了她一个人。路两边是一人高的庄稼地,玉米叶子风吹得呼啦啦地响,高梁穗子被风吹得摇头晃脑的,像喝醉了酒似的。

美丽扎着一根大辫子,又粗又长,黑的发亮,快到腰间了。当时有个收头发的在村里看到了她,非得要花高价钱买好她的辫子。美丽是个青春的大姑娘,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大辫子,当然不能卖了。那个收头发的就跟着美丽到她的家里,磨破了嘴皮子,也没有说动美丽。到最后,美丽的娘都有些动心了,因为那人给的价格太诱人了。她娘就想不就一条辫子吗?剪了再长啊。但是美丽不同意,当娘的也没有办法。

此刻,美丽甩着自己美丽的大辫子,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像一只漂亮的花蝴蝶在田间的道路上飞舞。让她想不到是,有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已经盯上了她!那个在田地里干活的魔鬼,左右看看,只有美丽一个人在生产路上,就悄悄地出了庄稼地,在美丽的自行车后面轻轻地赶了上来。越来越近了,他伸出一双肮脏的大手,猛得一下从后面把美丽拉下了自行车,一手捂住了美丽的嘴,一手搂住了美丽的腰,迅速地把美丽拖进了绿色的庄稼地。呼啦啦风响,掩盖了美丽的呼叫声。那个男人来到玉米地的深处,看着眼前鲜花一样的女孩,发出了嘿嘿的笑声,听起来像是魔鬼在嚎叫。美丽努力地挣扎着,可是她哪是那粗壮男人的对手。慢慢地身体就软了下来,想着自己将要受到的侮辱,眼泪哗哗地就流了下来。

那个色魔好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玩物,他一下子扯掉美丽的连衣裙。美丽羞得闭上了眼睛,用双手本能地紧紧地护住了自己的胸,把两腿夹得紧紧地,在做着最后的努力。那个男人开始用一只手脱去自己的衣服,随手扔到了一边。他一边欣赏着美丽的身体,一边扑向了美丽。“啊!―――”美丽本能一声喊叫,传出了庄稼地,在寂静的田野地飘荡开来。

就这一声叫喊,恰巧被在此路过的一个叫铁蛋听到了。他感觉是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叫声,又看到路上一辆躺在地上自行车。他停了下来,仔细地观察着,聆听着哪里有声音,他看到草丛里有被物体拖出的印迹。于是,他沿着那道痕迹,就走进了沙沙作响的庄稼地的深处。

“住手!”铁蛋大喝一声,像个铁塔似的站在了那个男人的身后。

“你是谁啊?哪来的滚哪儿去,别坏了老子的好事!”那男人还想继续往美丽的身上趴去,可是只见那男人从身后,一伸手就抓住了那男人的一只胳膊,一使劲。“哎呀!”就见那男人歪到一边去了,把地上光着身子的美丽露在铁蛋面前。铁蛋扭过去,弯腰把美丽的衣服扔了过去,“快穿上!”然后转过身,冲着那个在地上“哎呀”乱叫的男人骂道:“快滚!否则叫你断上一根腿!”那人一看眼前的铁蛋,个头不高,但很壮实,黑不溜秋的,像个大铁塔般的很健壮,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赶紧地拿起衣服跑了。

美丽开始穿自己的衣服,可是她看到自己的内裤已经裂开了,那还好说,在里面看不见。可是自己的连衣裙却是又脏又破了,有的地方都被撕开了。她抬头看看眼前救自己的那个男人,个子不高,比自己还矮点,又比较黑,但是长得比较壮实。他的眼睛还在看着远处,一直没有看美丽。

“谢谢你!”美丽低低的声音对那个男人说。听到声音,那个男人回过头来,这才敢仔细地看看眼前这个女孩,一看还是学生的模样,衣服上粘满了泥土。

“你是哪个村的?”我送你回去,说着还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美丽穿上,可是那样一来他就要光着身子了。美丽不要他的衣服,这可怎么办啊?铁蛋有些犯愁了。

“我是大河村的,就在前面的山坡下面。”美丽又低下了头,为自己眼前的窘样感到难堪。

“那这样吧?那辆自行车是你的吗?”铁蛋忽然想起路边上躺着那辆自行车,就回头问了一声美丽。他想,如果是她的话,就可以带着她回去了。现在是快中午了,路上的人还少些。

“是我的自行车。”美丽轻声地说道,“可是我这个样子怎么回家啊?还不让人家笑话?”

“这样吧!我用你的车子带着你,你坐在后边,把衣服穿好,把身上的土打扑一下,别人也不一定看得出来。路上遇到熟人也不要下来,尽量不要和他们说话。”看起来那么粗俗的一个人,心思还挺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美丽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