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棵大树(四)

美丽经过认真的考虑,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于是两家按照农村的风俗,铁蛋家找人来说媒提亲把亲戚们都叫到一起,喝定亲酒,热热闹闹地就算是把这门亲事定了下来。铁蛋也很大方,一下子给了美丽的父母五万块钱的彩礼钱,给足了老刘面子,乐得两口子嘴都合不上了,觉得自己的闺女找了个好人家。

当年春节的时候,两家就风风光光地把两人的婚事办了。铁蛋手里有两钱,从城里请来了摄像师,租了婚车,全程录像,在当时的农村还是很时髦的,这结婚的场景让美丽心里很是激动了好一阵子,觉得自己是这个村里,从自己有记忆以来最美丽的新娘。

结婚之前,娘就教育美丽,结婚后要把婆家当作自己的家,要把自己的男人当做棵大树,男人就是自己的依靠。无论女人再怎么能干,也要尊重自己的男人,把他当作自己依靠的大树。这样的女人才会幸福,男人才会更爱她,更爱这个家。结婚后的美丽,辞去了工作,安心地在家里和婆婆一块种地,照顾弟弟妹妹们的生活,虽然她心里非常的不情愿,也觉得委屈,她不想放下自己的爱好,那就像夺去了她的心肝宝贝一样的难受。可是她又想到自己母亲的话,要爱婆家,要爱自己的丈夫,也就忍住了。再加上结婚一年后就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更是占用了美丽全部的业余时间,写作的梦想彻底的破灭了。每天的生活就照顾老人和孩子,真实的几年倒也清闲,因为她确实也没有时间再去考虑什么理想。她老公也不再支持她搞什么文学创作,觉得那东西都闲得没事的人写得玩的,纯粹是浪费感情,又不能写出钱来。

因为生了儿子,老公铁蛋的压力增大了,他不得寻找更好的挣钱门路。由于他的勤奋能干,建筑工地的活了已经掌握得很熟练了,于是他自己就拉起了一支建筑队伍,到处去揽活。有时是在当地,有时需要到很远的地方,三四个月回不来一次,长得时候半年才回家一次。两人过起了牛郞织女的生活。即使如此,美丽在家里也是任劳任怨地照顾着孩子和老人,让老公在外面安心地工作。

孩子上学以后,美丽又有了业余时间,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动了起来。她重新拿起了自己的笔,开始了自己的梦想之路。对此婆婆很有意见,没少在背后说过她,说是一个农村女人玩文学,那是不务正业。美丽每天都是尽心地先把家务活都干好了,不让婆婆说出什么来,等晚上或白天没事的时候,才偷偷地写上一段。那时还没电脑,她都是先写在稿纸上,小心地放好,等写上几篇后,就空拿到城里找人打出来,邮给报社或杂志社,然后在等待中继续写作。她觉得那几年,虽然老公不在家,但是由于有了文字作伴,自己并不孤单,相反倒有一种很充实的感觉。

有一年夏天,两个孩子放了暑假。美丽就想带两个孩子去看铁蛋,一来让两个孩子见他们的爹,自己也好几个月没见到老公了,心里也很想念的;二来自己也想出去走走,看看,成天地待在农村里,脑子里都成了死水一潭了,她要出去透透风,见见外面的世面,给自己的文学创作积累些素材。为了给自己的老公一个惊喜,就没打招呼直接去了他们上班的工地。

等她带着两个孩子历尽千辛万苦地找到工地时,两个孩子看着眼前的高楼,还有高高的塔吊,非常的兴奋,就问美丽,他们的爹就在这儿上班吗?美丽告诉儿子,是啊你们的爹就在这儿盖楼。两个儿子立即对自己的爹无比地崇拜起来,觉得自己的爹真了不起。打听了两个人,一听是李经理的老婆和孩子来,立即很热情地把他们领到了老公铁蛋的宿舍。

铁蛋没在宿舍,门开着,他们就先进去坐着等他。那个带她们来的人给李经理打电话去了。老公还没来,美丽就打量起了老公的宿舍,这是一个两间屋子的板房,外面是办公室,里面是宿舍。和工地上其他的板房一样,在时间屋里,老公支着一张钢丝床,上下两层。下面睡人,上面放东西。可能他嫌钢丝床太软,又在上面铺了一块平整的木板。床板上面就是简单的被褥。两个孩子没见过钢丝床,觉得很新鲜,就爬到了床上玩了起来。忽然,只见小儿子从老公的被子底下,扯出了一条小内裤,拿在手里玩。这明显是条女人的内裤啊?美丽看到了,心里立即升腾起一怒火,可是守着孩子没有发作出来。她从孩子手里夺过那条小内裤,恶心地扔到了墙角。两个孩子没有发现他们娘的变化,继续在那儿玩着。

美丽站起身,在屋里转了一圈,又发现了太多的可疑东西:床底下有女人用的拖鞋,墙边一个简易的衣柜里,有女人的丝袜,衣服,还有胸衣。美丽的心都快气炸了,要不两个孩子在跟前,她真想立即却找铁蛋那个王八蛋,当面他几个耳光。

“美丽!美丽!”铁蛋刚到门口还没见到人,就开始大声地喊上了。一只脚踏进了门,开始四处寻找着美丽和两个孩子。一看外间的办公室没有人,脸上的神色就已经变得很难看了,充满了紧张与害怕。

“爹回来了!”“爹回来了!”两个孩子听到爹的声音,立即从床上下来,跑着从里间屋里出来,一下子扑到了爹的怀里。铁蛋却一下子把他们俩推开,着急地问道“你们的娘呢?”两个孩子指着里间屋喊道“娘,快出来,爹回来了!”美丽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擦擦了眼泪,继续坐在了床。她气得已经站不起来了,浑身打哆嗦,

“美丽!”铁蛋一步迈了进来,满脸的恐惧,知道肯定是自己的事被老婆发现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老婆会不打招呼就来。这么多年了,自己常年在外,美丽也从来没来找过自己啊。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带两儿子一起来了,这可怎么办啊?美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儿子,你们先出去玩会,把门带上。”铁蛋一看这架式不好,就把两儿子先撵到外面玩去了,他想和美丽解释解释。他来到美丽的跟前,一下子跪到了地上,“美丽啊,我对不起你!我混蛋!”说着先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然后在那儿等着看美丽的反应。美丽这时回过头来,看着面前跪着铁蛋,气就不打一处来,“啪!啪!”就两个大嘴巴子,铁蛋也不敢反抗。“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我一个人在家里为你家当牛做马的,照顾老的,看着小的,一天到晚上累死累活的。你可到好,一个人在外面风流快活,养起了小情人,过着幸福快乐的小日子!你对得起谁啊?”

等美丽打累了,气也出的差不多了。铁蛋微微抬起头,看着美丽那满 是泪水的脸,起来给她一块手巾,让她擦擦眼泪。美丽拿过来,一把扔到了地下“呸呸!我嫌它脏!你那个小情人也用过吧!”一句话说得铁蛋又低下了头。

“爹!娘!”两个孩子欢呼着又跑了进来。美丽踢了一下铁蛋,“快起来,别丢人现眼了。”铁蛋赶紧地起来了。

“娘,你们在屋里干么呢?外面可好玩了。你看,这是叔叔给我们做的铁环,真好玩。”说着两个儿子在屋里推起了铁环。

“美丽,儿子,你们累了一路了,我们先吃饭吧!”铁蛋试探性地看看美丽,想把她先从这间屋里带出去再说。美丽没有回答,两个儿子却欢呼着“吃饭去了,吃饭去了!”美丽不想让两个孩子看出她和他们爹的矛盾,只好站起来,一起向工地食堂走去。一路上不断地有人给铁蛋打招呼,要是在平时,他们一口一个“李经理”的叫着,自己听着很舒服,可是今天他却感觉别人的话里有话,眼睛就像都带着铁钩子似的,要把内心的真实世界都给扒出来。别人越是热情,他越感觉身上有万千根的针在扎自己。他恨不得一个人也不碰上才好呢?恨不得别人今天都别跟他打招呼,好像不认识他一样才好呢!
(未完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