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棵大树(大结局)

“喂,李经理,这是谁啊?也不给介绍介绍。”正当他们一家四口刚坐下来,准备吃饭时。一个年轻的女人摇晃着身子,飘飘地来到了铁蛋一家的桌前。

“哎,是小燕啊,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你嫂子美丽,那两个是我的儿子大刚和小刚。”铁蛋脸上的肌肉好像给冻住了似的,怎么也挤不出个笑容来,很是尴尬。“美丽,这位是小燕,我办公的档案员。”美丽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眼前这个浪荡的女人,直觉告诉她,她就是老公的情人。要不铁蛋的表情不会这么尴尬,再说工地上女人很少,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更少。见美丽那怒火中烧的眼神,也不和自己说话,小燕觉得讨个没趣就扭着屁股到别的桌上吃饭去了。当天晚上,美丽不想和铁蛋同床,虽然她渴望了许久,可是现在一点欲望也没有了。铁蛋只好让人临时腾出一间房子,搭了两张床,让老婆和两个儿子睡。

从工地回来后,美丽大病了一场,她感觉心中自己一直依赖的那个大树,现在有些靠不住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难道自己的娘告诉自己的话有问题吗?自己多年来一直坚守着这点信念。为这个男人守着家,养育着孩子,天天盼着老公回家。心里想着老公在外工作不容易,可是到头来又怎么样呢?太伤心了。

铁蛋娘最后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就把铁蛋叫了回来,守着她叫铁蛋给老婆道歉,承认错误。铁蛋听了娘的话,给美丽道了歉,说了许多软活话,再加上婆婆在一边替儿子说好话,让她原谅儿子的错误。美丽也就从心里劝着自己,忘记吧,男人只要还想着自己的小家,犯点错误知道改正,就原谅他吧。毕竟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老的少的生活都要靠来挣钱养活。男人常年在外,工作枯燥,心里压力大,难免要有发泄的地方。这样想着美丽也就原谅了老公铁蛋,自己心里也慢慢地快活起来。

从那以后,铁蛋变得乖了。只要出差在外,就会经常地给老婆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关心一下老婆。有时还来点视频,看看老婆在家的样子,看看自己的两个儿子长得什么样了。美丽虽然从心里原谅了丈夫,可是她对他的信任却降低了。她不知道,时间长了他会不会还去找女人。根据她对他的了解,铁蛋是个性欲很强的男人,他的身边不能没有女人,就是没有小燕,他也会去找别的女人。她的心里感觉一阵冰凉,她也想过要带着孩子跟着自己的丈夫,可是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还有些地要种,更为重要的是她不愿意过那种漂泊的日子,觉得不踏实。所以宁愿待在家里。

美丽说得一点没错。铁蛋就是风流鬼,他是离不开女人的。只是现在他做得更隐密,一边还要装作对老婆很关心的样子,经常地打个电话问候一声。

同时,他也担心老婆美丽会为了报复他,背叛他,给他戴上绿帽子。所以经常地打个电话有查岗的意思,看看老婆在不在家,在干什么。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有时美丽也想出上一次轨,报复一下铁蛋。可是女人迈出这一步是很难的,她想得很多,除非这个男人特别地优秀,值得她为之付出感情和肉体。她们往往想到玩上一夜情,得到片刻的欢愉,那以后呢?她的家庭,她的名誉。所以女人总是比男人背着太多的压力和枷锁。

美丽就一直忍受着。因为在她的观念里,娘告诉她的“男人是女人的一棵大树”也许是对的。看看周围的家庭不都是这样吗?自己的父母是这样的,周围的邻居们也是这样的。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爹也是经常不回家,娘带着自己的弟弟一起生活。吃苦受累的娘全都忍受着,辛苦把他们姐弟俩拉扯大。每次爹回来的时候,娘都高兴地不得了,不但给他们做好吃的,家里的活一点也不让爹干,只是让他吃好,喝好。娘看着爹光在那里傻笑。一吃完饭,娘就把爹叫到里间屋里,把门插得死死的。那时美丽已经十多岁,懂得一些男女关系的事情。她和弟弟在外间屋里玩,就听到屋里娘一阵阵地呻吟,让她身上都很难受。她就想带弟弟出去玩会。可是弟弟也听到了,就问她,“爹和娘在干什么呢?我怎么听到娘在叫呢?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呢?”美丽就打弟弟一下,拉着她出了院门。

所以,从小娘就教育美丽,男人是家里顶梁柱,是女人依靠的大树。女人再能干也要把男人当大树看,让他撑起这个家,在外面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在家里做个幸福的男人。这个观念深深地影响着美丽的婚姻观。

美丽心里虽然很难受,可还是一次次原谅了铁蛋的不忠,还是盼着他能够回家来。她认为只要老公还要这个家,还把挣的钱拿回来,给她和儿子花,她就给他撑起一片天,留守住他的大后方。

现在已经三个月没有见面的老公就要回来了,她心里忽然有些激动和渴望。她早早地把卫生都收拾好了,把老公爱吃的菜买来,准备好,就等着老公一到,就亲自给他下厨房做饭。越想美丽心里越高兴,不时地和老公打个电话问问他到什么地方了?什么时间能够到家啊?她不时到院子门口的大路上,看看有没有往家来的汽车。

终于等到老公回来。一进门美丽就满脸桃花地迎了上去。想让老公给自己一个拥抱,老公却一脸疲惫地推开了美丽,让美丽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她没有表达出来,以为是路上累了,老公精神头不好。

“老公,洗澡水给你放好了。你待会去洗澡吧。我先给你做饭去了。”美丽说着进了厨房忙活起来。

忽然听到浴室传来老公的骂声:“你个死老娘们,你想烫死我吗?水烧得这么热!”美丽听了就有些委屈,眼泪说着就流了出来。想想自己热切地盼望着老公回家,做好各种准备,看到的却是老公的一张冷脸,还有辱骂。她还是没有说什么,忍受了,心想,也许老公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了呢。于是继续去做饭了。

吃饭的时候,老公吃出了一根头发,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到了桌子上,“你个臭老娘们是怎么做的饭,还想不想让我吃啊?”

这时美丽内心的委屈也爆发出来了。“铁蛋,你这次回来就看着我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存心找事,是吧?你是不是外面又有女人了?看着我这个黄脸婆不好看了吧!你要想离婚,我随了你心意!只是你别在这里没事找事地闹下去了。”

“好你个老娘们,还反了你了,敢顶嘴了!”铁蛋说着上来就抓住美丽的头发,一把拽过来,疼得美丽张大了嘴巴,嘴里想骂可是已经没有力气骂了。铁蛋还不罢休,把按住美丽的头往桌子撞去,直碰得美丽满脸是血,他才停下手来。美丽是真的伤心了,对铁蛋没了一点留恋的地方了,她跑到了卧室里关上门,捂着被子大哭起来。哭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委屈,哭自己没有爱的生活。原本还想着抱着希望,凑和着和铁蛋过下去,虽然两人没了感情,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一直在忍受着。可是现在她觉得这样的家庭就是地狱,再待下去,会把她逼疯的。她一定要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坟墓。

这时她听到外屋里铁蛋接电话的声音:“你他妈的就不能等两天啊?我离婚也不是一天两在就能办完啊!……孩子,还能一天就生出来啊!你给我闭嘴吧!我待两天就回去!”

屋里的美丽听得真真切切。这是铁蛋在外面又让女人怀孕了,对方逼他回来离婚的。这真是上天的报应啊,一个在外面游戏人生的男人,终于又陷入另一场婚姻的泥潭中了。

美丽心里的那棵大树倒了,而且彻底地死了。从此后,她不再相信爱情,也不再依赖任何一棵男人的大树,她要让自己成长为一棵大树。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实心实意对自己好之外,最后能够依赖也只有她自己了。

她现在希望尽快地和这个男人做个了断,既随了他的心愿,也给自己一次成长的机会,从此以后,自己没有了依靠,就要努力地成长为一棵让自己依赖的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