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故事

也是故事

(一)

你坐在缝衣机旁快二小时了,因为机车的底线有问题,老是把缝纹得绉绉地。你把它剪掉,然后又再缝,可问题还是不断地发生。无奈何,你望着我求助:

“刘,你懂得修理缝衣机吗?"

“可试试"我说。

我们换了位置后,首先我把二块布条放在衣机夹子处,用手把机轮推了一周,发现缝口的线条不合理,绉绉成一。于是我把缝衣机的皮带松开,把机头掀起,在针盘处细细地观察,发现一大堆的线混杂在尘埃堆中。我用刷子清理干净后,才把线盘拆开,连内里夹杂的线也清理。加些衣车油后,重新安装,调整机面上的线路和底线路的密度。经过一次又一次地调整,线纹在二块布条上已经走得很工整。

“大该可用了,你试试看"我对着一直站在我身边的姊,又换了位置,你很纯熟地运用衣机,看到布条的两面线纹都很工整,你笑着对我说:“你可了不起,谢谢!"

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

(二)

你是这个家庭中的六姐,岘港树人中学毕业人很善良,学艺后在家中开裁缝店,有二年了,收入是以自我开支不用向父母伸手。你家数姊妹人缘颇好,时有朋友到访,你家后院有一条绿悠悠的香河与顺化的故都齐名。

假日,你的姐妹和朋友们都喜欢在香河上放舟游河。

我是被放逐到你的故乡的那年烽火燎原硝烟弥漫。我在一夜之间被送到遥远的边疆,流浪了一段时间,后来得到你姊夫的帮助,荐我在你家做常客。除了时常陪伴着你姊妹和朋友在香河上游划玩水外;你们也特别爱听我对文史的演绎,一次次地助我温故如新。

你的父母和二个妹妹对我特别关怀,当为家人一般,令我家“居如归,老不思易"。

第二年春,你姊夫给我在一家华文学校找到教席,是帮助张唯一老师的教务工作,我把旧的教学方案一一改善后,得到地方父老和董事会很高的评估,你姊妹也因此沾光,老在朋友面前对我赞誉,令我尴尬万分。

工作安定了,怎样去报答那份“知遇之恩"呢?

虽然此刻我已迁居校舍,可一直耿耿于怀。

(三)

香河每年旧历九月份开始泛滥成灾已是惯例。我在学校第一年就见证了。芝陵大道水浸及膝,东坡市可以陆上行舟。顺化年轻人喜欢在水涨的地方涉水游行或划着小竹舟四处荡荡玩水。那次你和几位朋友每人划着一艘小舟在泛滥的香河上划行。我和几位年轻的老师则站在操场上观灾情。

我们正在高谈阔论间,你们的小舟正划入我们的视线中,突然发现河面上的你,额前“血流为注"正在河中心尽力地划呀划,大有不支的现象。

“救人要紧!"我告诉自己,然后和身投入滚滚的香河中,三划四划地游到你的舟边,把舟儿拉回岸边后,才把你抱回学校的医疗室给你包扎。你告诉我,舟划到半途,给岸上的顽童用石子击中额头,可幸有我及时救护,否则不堪设想!

以后你对我特别热情,假日我们常常结队出游,参观故都历代市立的陵墓,故居外也到活去寻找古城的历史遗迹,在石罕河观看双色分流的河水是那么的壮观,全人神韵飞射,飘忽其间。那次回到顺化时香河又泛滥了,这一次留给我很深很深的记忆。

1972年大哥安排我回西贡管理莫玖街四号永会农机批发和零销部门,同时兼负责岘港白腾街72号新长兴出入口公司的业务。在那段时间我坐飞机多过坐汽车。有时早上在西贡食早点,中午就飞到岘港进午餐。如梭的生活特别缠身,不能闲下来。

自从离开学校和你的故乡,很想出时间去探望你,可时不我与,惟有藉鱼雁传音。

1975年胡志明市解放,结束了我国三十年抗外侮胜利,祖国和平统一,我的新使命是参加发展工业,推动建设经济,又劳劳碌碌地历经包给制度到改革开放又二十年,等到我有机会回到你故乡的时候,才知道你和你的家人已迁居美国多年,从此我们没有机会见面,可我对你的感情和你家人的恩情生不敢忘。

每于夜间忆故,我都会想起你,对你深深的怀念。

2014-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