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一天,我不再是南在南方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我想一定是秋天。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前,手里捧着没有写完的诗稿。

窗外,风逸云闲,我静若秋水,心事柔软。

那时,也许我将世间熙熙攘攘之辈尽收眼底,口不成言。除了在笑如暖阳里重复播放陈旧的时光外,我一无所有,并且在日复一日里爱上了时光本身,空气中的尘埃,静谧得近乎喧响,而思念,并不遥远。

记得你说过,我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子,可惜苍天无眼!若有来世,我是你爱情路上最后的驿站,你说这话的时候,黑夜漫漫,萧瑟的寒风敲打着门环。可是我的心,那么暖,仿佛面对茫茫大漠骤然升起的炊烟。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面对海市蜃楼般的城堡,缄默着沉沦、挣扎,一任渴望和抗拒在心底无限纠缠。我一直在努力做一颗种子,外表坚硬,内心成熟,期待飞鸟把我带到你的彼岸。

多少次,我忍着疼痛,把柔肠百转的牵念,凋零成风中的落叶,或是仅仅单纯问候的字眼;多少激流暗涌、铁马冰河,都演绎在看似云淡风清的背面。

谁的笑暖了谁的心?谁的离开冷了谁的眼?一切轮回里注定,我在北,你在南。我不想再去惊扰你的梦了,因为我发现自己已成为你前行的羁绊。

亲爱的,若有一天,我消失得不留一丝痕迹,请不要流泪,你一定要微笑前行,在沧桑的年华里,把我们的故事流成波澜不惊的平淡。

若有一天,我不再是你的南,请你相信,我曾为你而生。若真有来世,请你,在秋天的夜里,将我明媚的笑、我常用的词语、连同我的任性刁蛮,卷成细细的烟,再慢慢点燃,我便会在烟雾缭绕里舞蹈,把今生泪染的断章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