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瞎子

我出生的时候,是夜晚。据说那天繁星嵌满了天空,据说那天很安静,刚出生的我并没有平常孩子那般的哭闹,一双乌黑的眸子,只是没有闪闪的星光。

其实至今我也没见过星星,上天只是为我搭构了一个黑色的世界,至于那些闪烁的光亮,我需要自己去想象。

刚记事的时候,我以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一片漆黑,我们互相看不见彼此,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通过声音,你说一句,我应一句。那时的我认为这个黑色的世界有着太多本该如此,有着本应该存在的墙,有着本应该存在的杖,还有我们不断敲打出来的路。

到懂事的时候,我明白了,我是一个盲人,也就是所谓的瞎子,瞎子是看不见的,而那些不瞎的人,却能看见世界的繁华,看见那些光亮,也许他们的世界里有许许多多的可爱精灵在活跃吧,我猜想,我开始隐隐嫉妒起他们。为什么我的世界永远是同一个格调,为什么我没有昨天和明天,为什么我要一直去摸索……有太多的为什么,我不理解,也许让我下一秒叹出的兴奋与惊奇,只是正常人眼里的平凡与嘲讽。

到了我16岁的时候,是的,16岁,那些生活在日出日落里的人告诉活在永恒夜晚下的人,你16岁了。也许是不平久了,便渐渐退化成了习惯;也许是累了,便渐渐再无力去抱怨。总之,我开始正视我的夜晚,虽然它并没有哪怕是一丝微弱的星光点缀,我开始正视我的黑夜,至少我有我独享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不用去理会任何人的叨扰,我专注的去用听到的色彩来描绘我的世界。

黄色,据说是阳光折射在清水里的色彩,我曾在一个晴天划开一刹水花,有着清凉的细腻,有着活泼的柔情,我要把它刷满整个天空,让温暖吹过春夏秋冬,让我的世界里多出一份信任与生机。

绿色,据说是树叶的颜色,我曾抚摸过一片树叶,它有少少凸出的脉络,就像我曾走过的路,平坦中或多或少的夹杂着坎坷,我要用它来涂抹我世界里的那一片土地,每一条脉络都衍生着一份踏实。

红色,有人告诉我说:你的血便是红色的。我摸索时,刺破出的腥味呀,你有一种让人莫明的热情,我想把你绘涂在每一次旅途上,即便是黑暗的世界,也有了火热的指示标,我不会再畏惧,随着心去跳动。

又经历了2年的夜晚,一个世界能到达的地方,我都用思想绘上了色彩,一个世界会很大,你永远无法获得贯穿始终的理想。于是,我放弃了,我明白了,我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生活,再添上几份不期而至的履行。

至于现在,我倒仍还是在不断地磕磕碰碰,再多的疼痛也难以安抚脚的躁动,到处走走,也许会赶上一出阳光的暧昧,也许会偶遇一场倾盆大雨的挑动,又也许撞上一朵花迎面扑来的芳香,黑色的世界,没有太多的声音,于是,我有了我的平静,于是,我有了我的专注。我是个盲人,我有了我的生活,与你们不一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