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寂寞又美好

又寂寞又美好

沈嘉柯

有一位素未谋面的、兴趣相投的外地朋友,我们互赠了对方生日礼物,我送出了一条围巾,收到了一双袜子。

还有一些是我从未发出礼物,只是单方面收到礼物,关于他们,有个统一的说法:粉丝。

原来他们是面孔模糊的,因为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是“多对一”,我难以具体区分。可是,当一个人送出了礼物,也就被区分开了。

比如,有一个女孩送了我一条手工刺绣的枕巾。这个女孩是苏州的,她说要让我见识一下他们闻名天下的苏州刺绣手艺。

还有一个读者,送给我一朵金玫瑰。叶子上面是一层真正的黄金,并且还述说了一个奇特的故事,关于她和一个同学曲折的爱慕之情。一朵玫瑰附带一个故事,堪称独一无二。

对于这些礼物,我觉得默默接纳是最好的方式。

这些送礼物的人,大概没想到,礼物成了标记记忆的重要定语。寄托在物品之上,收纳于脑海之中。

就这样,人与人之间,哪怕素未谋面,哪怕连名字都不知道,这些礼物潜伏在潜意识里,某天某事某时刻,还是会忽然被联想起来。

白居易就写过一句诗“雪月花时最忆君”。收到礼物一般附带的都是祝福,心情比较美好。我们在置身于美丽景物的时候,记忆就会被唤醒。

有一天,路过花鸟市场,看着小盆里碧绿的仙人球,我便想起送我仙人球,祝贺我搬新家的前同事。那一刻,心中一念,如月照池水。

只要你做过了一件事情,哪怕只送了一个小小的礼物,你也能在某个人的生命里,镌刻下一道痕迹。不管深浅,都是痕迹。彼此有了联系,意义由此而生。

何必再说什么人生到底是孤独寂寞的。在广袤无边的时间荒野里,曾发生过这样微小而真实的交会,寂寞与美好始终并列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