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说一段岁月闲话

与我说一段岁月闲话

白音格力

无心地做一些事,去看一次夕阳,它住在诗歌葳蕤的地方;去看荷,在闲散的午后,或淅沥的雨中;去见一次白露,带一罐陈酿的歌谣,欢欢喜喜的调子;去赏雪,心中拨亮诗歌的炉火。

去做这些事情,岁月的记事本上,你的每一点喜悦,都被珍重记下。多年后回看,看见另一个你,与自己说着岁月闲话。

月光说一段闲话给窗户听,窗户说一段闲话给流云听。我在深深的岁月里,喜悦的,莫过于闲身听闲话。

草木说给季节的闲话,红一句,绿一句,总是清清朗朗。花枝说给节气的闲话,开一句,谢一句,总是清清淡淡。你来时,白李红桃设宴,吟一风,醉一月。若凋落,也不过分流连,清心辞别。风都是甜的,那是说给你的话,你只需安心地听,心神缱绻。

也许我们是生活中寡言的人,却愿意与一场雪说些暖语,与窗前的风话话往事,与书中古人聊聊旧时月色。

而花香必会把一整个春天的花事说起,然后在光阴的信笺上落款;白云必会把一整个天空的情怀说起,然后在你寄给远方的一首诗里化成最美的韵脚。

我愿意,走进菜园,提出一篮子果蔬闲话;路过石桥,随清风一起坐下听流水说书;抚摸一个记事本,手指上染满你的气息;遇见你,遇见你啊从此,那些日月,那些草木,那些烟雨,眷眷怀顾,有说不完的岁月闲话。

以纯情的目光,以深情的眷恋,把每一个日常过得自然寡欲,从容知足。

喜欢做些简朴的插花,小山桃眉眼纤长,紫菀腮颊绰约,丁香颈如新雪,每日在书架上,与我说着岁月闲话。

聊几句去年南山落梅的格律,或竹石旁流水说起的往事,又或者一场小雪经过青石巷,爱上了雕花的窗,再或者写几个方块字在一本长卷里送友人。

一直聊到天黑了,花倦了,枝枯了,眼睛笑了。

花枝即使枯了,也不舍得扔,也不动它,就让它静在那里,像一枝往事,悠然地旧着。

每年好花时节,都要邀几枝进屋。于花枝前,于芰荷旁,于微月下,于竹影里,看时光,素车白马相君归。多少往事,顺五月溪而下,有人木兰为舟,桂花为楫,去到百花深处。

我于风前,采一草一花,插寻常瓶中,相伴相悦,与我说一段岁月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