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已至,夜微凉

不经意间,步行来到街心公园湖畔。平日里我难得有这份闲情逸致,今天趁着闲暇时光出来走走,感受下潇潇秋雨与瑟瑟秋风。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今天确实不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清晨太阳刚打了个照面便隐没于厚重的云层之中,以至于这大半天都是阴沉沉的,到了傍晚更是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晚饭前,我站在窗前久久凝望着天地间一条条细密的雨丝,竟然有一种想要漫步其中的冲动,这样想着也便做了。

撑着雨伞走在街上,路上人在雨中匆匆而行,女人们都穿起了长袖的风衣,男人们多还是短袖的T恤、大裤衩,也有上了年纪的人穿起厚厚的夹袄。而我一身单薄的衣衫感受着风雨的冰凉,心境却越发的清澈起来。

走到街心公园时,天色昏暗起来,层层叠叠的乌云在风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姿态,天空宛如浓墨浸染一般,在云层之下是成片的树林,几经秋雨洗礼,枝叶更显葱郁。此时此刻我不禁想起北方的白杨树,挺拔的枝干之上,宽阔的叶是不是已经微微泛黄,是不是已经化作风中飞舞的蝶?而树下的芳草是否已经枯黄?一草一木一景一容均让我想起了北国那金色的秋天,令人心动神移的是晋江的秋似乎少了那一抹璀璨。

我曾到过祖国的最北端——漠河。在大兴安岭,最纯的三原色红黄蓝便是秋天的颜色。碧水映衬着蓝天,金黄色的白桦林落叶为大地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而最美的应属傍晚红透半边天的晚霞,那样的美景用相机根本无法完整地记录下来,只能把画面印在脑海中,久久地回味。

我曾到过祖国的最西端——帕米尔高原。在新疆,秋天的每一处都是壮阔而美丽的风景画,这是神奇的造物主留在世间的奇迹。远方是白雪覆盖的千峰万壑,近处幅员广阔、山川秀丽,在这里冰峰与草原共存,在这里每一朵云下呈现的都是光与影的巧妙结合。

我曾想留在这里永久地享受秋日的壮阔情怀,可是终究有那么一个地方,让我日日留恋、难以割舍,那正是生我养我的故乡!

在南国,秋天总是姗姗来迟,只有在元旦前后、气温骤降的时日,树叶才羞答答地呈现出斑斓的色彩,清源山上落叶纷纷撩起人们各种情思,瑞象岩处红叶灿烂让人留恋。在泉州,虽然没有北国的壮阔风景,但也有耐人品味的秋色,比如此时此刻,我站在街心公园的湖畔眺望着连接天地的银线,丝丝入水泛起涟漪,清冷的秋风带着湿润的水气拂过面颊,那种惬意无以言表。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边最后的一丝光亮也消失在云层之中,而雨越来越大、越来越急,风也越来越猛、越来越寒,我望着这一片湖光山色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她用神奇的双手把这一片厚土装扮得更具特色、更有不同,然后在这片厚土之上又养育着千万儿女。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站在南国,我向往着北国的秋色,而当我踏上北国的土地,又不禁思念起南国的风景。

容我在这秋日的夜晚胡思乱想吧,是怀念美景也罢,是热爱故土也好,或者只是只言片语胡言乱语而已,只是在这惹人遐想的秋日,我漫步于街心湖畔偶得一丝感慨而已!

秋已至,夜微凉,无论身在何方的友人,请添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