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飘来的乌云

远方飘来的乌云

住在西安的旅店。

夜里,饭店的服务生来敲门,请我把落地窗紧密关闭。

“因为,今天晚上有沙尘警报,来自蒙古的沙尘暴将会侵袭。”

在台北时常听到沙尘暴,以为这只是空气更糟一些,并不以为意。不过,还是关紧了门窗,恋恋地瞥了一眼西安的夜景。

半夜,突然被一阵阵哗哗的声音吵醒,站在窗前,只见片片的细沙呼呼的打在窗上,窗外白茫茫,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那种沉黑与沙响,使我感到恐怖,原来,这就是沙尘暴,和以前在台湾想象的沙尘暴,威力相差不可以毫厘计呀!

第二天的早晨,我打开窗户,发现阳台上厚厚的一层沙,而远处的城景,包围在犹未散去的沙雾里。

西安的朋友告诉我,在他还是孩子的40年前,北方来的沙并没有如此恐怖,这些年来,蒙古地区的沙化严重,草原与林地迅速消失,沙尘暴一年比一年严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沙子完全淹没了。

这世界原来是一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是单独存在的,也没有一个国家是可以独存于世界的。

在我们的空中飘的云,是千里外飞来的。

在我们窗外吹拂的沙尘,是起于塞外的一阵清风。

使我们的海边冻毙的上千吨鱼群,是百万里的一道冷流。

我们不能轻忽这种连结,更要深思这种连结。香港人桌上的鱼翅,是来自美国海岸的双鳍鲨.香港每年吃掉7600万鲨鱼翅,使得9种鲨鱼濒临绝种。

中国在品尝经济开发的果实时,也开始吃到环境恶化的苦果了,黑心商品只是小样儿,真正的灾害像百年雪灾,沙尘风暴、江河泛滥、天地变异都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转这个一直向前奔跑的国家。

当我整装出发,到西北工业大学演讲,迎面被沙子打得脸疼,想到应该和大学生讲讲这个世界的相同性,也谈谈愈来愈迫切的环保概念。

我看到街边的垃圾桶被塞爆了,塑料袋在狂风中跳舞,想到在日本东京街头,为了分类回收垃圾,摆了7个不同颜色的垃圾桶。

这种思维,不知道中国什么时候才会有?

突然想到一句话:“你不保护环境,环境也不会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