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生命的尽头等待

人生一世匆匆而过,谁在生命的那尽头等待?谁等待着谁,谁被谁期盼,又有谁可以与之相守之人一起走到生命的那尽头呢?

一生一代一双人,谁又可以与相知的她一起走完这漫漫红尘,看尽世间繁华?

也许世间有这样的情爱存在,不因为任何事或物,只是单单的爱。爱着简单,爱着一切与你相关,爱着只想对你说:你的双手,放着我的心。

白,一直在找,找这简单的爱,找这简单的幸福。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恋爱,一个个失恋,从爱恋到失恋,从失恋再到恋爱,换男友就跟换衣服是的,就差一个一天一件了。不明白,朋友的恋爱到底为了什么。有时候,白总想:难道在这物质的时代之中,真的找不到一份单纯的爱吗?为什么不可以单单只爱一个爱着的心呢?也许这样的爱存在,只是发生的不是自己遇到的罢了。

朋友说:“白,为什么不找个男朋友,找个人恋爱呢?”白笑着说:“一个人很好,干嘛要个累赘啊!”可是谁又会知道白心中所想呢?真的只是多了一个人是累赘吗?也许有这个原因吧。但更多的是,没有人知道,白的害怕。一个人久了,孤单习惯了,可有一天,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习惯他的存在,习惯他的味道,可如果有一天失去了呢?结果会怎样?会是心死,会绝望。当全心的去爱一个人时,换来额是背叛,是失去,那样会比死更让人害怕。白的爱,很自卑,很懦弱。她只希望可以遇到一个相知,相爱的人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只要一个人就可以,在这物质横行的时代,爱情对人而言是个游戏,年轻,有着玩爱情这个游戏的基本,可白,不会,也不想玩这个游戏。如果这的要玩,那这一生只玩一次,一次可以玩到生命尽头的爱情游戏。可是谁会只玩一次这样的爱情游戏呢?

白常说:“彼岸的花,千年的等待,万年的轮回,只愿可以等到:花开之时,叶不落。如果我是朵彼岸花,我只想等到那片为我不凋落的叶。”青春有限,生命有限,在这有限的生命里,遇不到相守的人,那么在生命的尽头,等待吧。

在生命的尽头也许有那么一个人在等,今生与你无缘,只愿在去往生的尽头,可以与你一起。有一种爱,爱的很卑微,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默默的守着,你不认识,但却义无反顾的爱着。爱着你的微笑,伤着你的伤,看着你幸福,会微笑;看着你落泪,会心痛;不会去告诉你,他的爱。在心中,永远有那么一方土地是属于你。

生命,我不能再有限的生命之中,拥有你,那么让我在我生命的尽头,等你,只为见你最有一眼。

谁等待着谁?谁爱着谁?谁又拥有着谁?世间若有轮回,不奢求来世可以遇到你,只求在生命的那一头,可以遇到你。彼岸边,忘川涯,永生河的尽头,等你,一直的等,就像彼岸花一直等待着彼岸叶。

生命的尽头,谁在等待着谁?是一个爱着的人等着一个双手捧着他的心的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