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矿场

◎文/漫言舒宁

宿雨朝来歇,空山秋气清。

简单的生活里必有法的至乐。这在很早以前就有得道之人从纷争之处超脱而言。比如明代的憨山德清禅师就有诗曰:百年世事空华里,一片身心水月间。

表象的发展过程让历史具象了人类的文明,这种包装是极其华丽的,它们只能用“情调”说明色彩,也只能用“欲望”说明价值。但是,以心甘情愿绷紧它们,却成了人间的苦恼,幸福的尺度一量再量。上帝说:以心甘之绳系上情愿之结。如何结?这是一个永远的谜。

万事无如退步休,

本来无证亦无修。

明窗高挂多留月,

黄菊深栽盛得秋。

这是宋代慈受怀深禅师的诗句。想要室内多些月光吗?把窗帘卷高些吧!想要秋色满园的灿烂吗?那就深栽些菊花吧。简单之间洋溢着快乐的心情,不然哪里会有“松风十里时来往,笑揖峰头月一轮”的潇洒呢?一条路,重复地走着,风叹可以让你解读“原谅”获得“心安”,泉咏可以让你解读“感恩”完善“理得”。这是心灵高峰的需要,也是人生幸福的需要。

周国平说:一样东西,如果你太想要,就会把它看得很大,甚至大到成了整个世界,占据了你的全部心思。是的,“太想要”就是所谓的过分吧。内心的欲望就象炸药,只要获得所需的引爆方式,其爆波应力便会四处撞击你的心空。如果没有善良的底线做为警戒,那将是非常可怕的欲望在交错分割,破碎的是亲人的心,朋友的心,甚至会波及公众的心。

人活着,内心的原生态就会不断地被情感所氧化,所以你不可避免地要接受别人对你内心情感的采剥,包括诸如神、仙、佛等。这种情感的氧化是无法还原的,是致命的,也是衰老的最大内因,所以必须要有“爱”进行保养,互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

秋风在我的路上去而复返,它把那些自己一直不能破解的人间情感写满了落叶,这让我好生为难。

我喜欢秋色包容了绿意,但我不能把秋天里风化掉的色彩放进最美的情感当中,我知道那将贫化我内心的原生,让爱的费洛蒙丢失了作用的方向。

(责任编辑:东之晓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