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

情不知所起

离枝

夜色静美,月色撩人,我从床上爬起,一袭白衣立在窗前,有风拂过,帘幕轻摇。

提着睡衣,蹑手蹑脚地下楼,蹑手蹑脚地穿过院子,打开大门。父亲睡得香沉沉的,大黑狗和两只小黄狗趴在床沿下守着父亲,守着满棚的鸡。昏黄的灯光下,鸡们立在竹竿上,哆嗦着脑袋。睡得好安详。

我悄悄地迈过菜园,躺睡在白天支起的吊床上,满湖清辉荡漾。我摇晃着,枕着手臂环顾四周,仰望天空,树影婆娑,黑幢幢、紧凑凑的。天空很蓝,月儿还是那么的静美,只是缺失了幼年时的那份清澈与透明。童年时的天空,繁星璀璨,星星仿佛是缀在蔚蓝色绸缎上颗颗流动的宝石,掰着手指永远数不尽,那么的明澈,那么的真切,伸出手似乎就可以摘得到。

有风拂过,枝叶轻摇,“沙沙”作响,闭上眼睛,聆听林海的声音。走在花生丛里,有蟋蟀在赛歌求偶,你唱罢来我接上,好不欢畅。更深露重,有些许的凉,露珠沾湿了我的衣裙,沉沉的,湿湿的,我的眼角颗颗晶莹的泪珠滑落,我只是有些许的忧伤,没有道理的忧伤。这夜,这月,这树,这湖,这菜园,这不正是我所要的生活么,为何我还要去流浪?

我真是个不懂风情的女子,在这静美的夜里为何我还要落泪?月儿,你冷眼看了亿万年的世态沧桑,你就不曾动容么?或许你也是忧伤着的吧,你的眸子已不如我当年看到的那般清澈,你该哭红了多少夜,要不然为何你的眼膜混沌而瑕疵?抑或并不是你的眸子失了当年的深邃与光辉,而是我的眼泪没了当年的透彻与清凉。

我清楚地明白我所要的、我所爱的。我安静、恬淡,可是我倔强还执拗,我想要背起行囊一个人去流浪,我的眸子坚定而坚强,我知道。这才是真真切切的生活。

夜色静美,月色撩人,我怎可负了这幽清与美好。我忧伤,我落泪,可这只是流淌在幸福河域里凸起的卵石,为了让水流走得更欢畅淋漓,更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