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一场盛夏 念一季浅秋

逐一场盛夏 念一季浅秋

湖南师大附中/肖咏康

最近才注意到,所谓长青树,其实并不是一年到头都不换叶的,只是旧叶经历了寒冬,在新叶萌动时落下而已。所以,这时你既能体会落叶的萧瑟,又能体会新生的喜悦。但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青涩的绿意,我喜爱的是繁华,是盛大的夏天。

等待夏天,就如同追求一个女孩儿。开始时她有的是青涩,是纯真,是的,情窦初开,跟那新叶一样:你盼望她的内心,但是,却是千呼万唤不出来。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慢慢敞开,到最后,便是完全对你开放了,这下就成了繁华,成了盛夏。进入记忆,我发现,那些美好都留在了盛夏,一如我的青春年华。青春年华?若真能构想一个青春,那我一定要那随心所欲的诗酒年华。

旅行,是的,一定要趁着年少去旅行。真正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从未被灰尘沾染的街道,踏着单车行进在河堤上,旁边的马尾草一路跟着,偶尔能看到满墙碧绿的西式洋房,阳光只有被染成绿色才允许进入。呐,这就是日本。我时常幻想去日本住那么几个月。或许我会在樱花落尽的时节,携一壶清酒到富士山下独享,淋漓地饮酒,酣醉之际,便寻一方净土,青草为床,落樱为枕,阳春为帐,闭眼浅笑于墨红之中,引来蝴蝶频扑,仙鹤驻足。又或许一身索白到海边听潮汐的声音,也许会听到哪个少女在歌唱海的彼岸,唱得真美啊!彼岸会是什么样子呢?哦,彼岸是我的故乡,于是莼鲈之思,于是决定回乡。

旅游,还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寻一处表白之地。没错,人们都渴望幸福,我也不例外。就如泰戈尔所说,“世间的人都想用爱抓住我”,我也想用爱抓住身边的人。再说那处表白之地吧,那里得是一条小溪的拐角处,周围被竹林环绕,只空出一条小径。在一个满天星斗的晚上,我带她来到这里,这时,我的朋友们在上游往溪流中放一盏又一盏荷灯,它们顺流而下,在那个拐角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被事先安置好的细线拦住,烛光摇曳,照耀着她充满惊喜的脸庞,然后说出已经修改过数遍的告白。如一场戏剧,剧本已写好,却不知女主角是淮。

这些自然是幻想,或是期待,有朋友跟我说过,有期待必有失望,这当然是事实,但是,难道因为有失望,所以就要放弃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当然不。纵然虚无缥缈,如同每个人内心的美好世界,我却只知道,没有人能证明它们——美好的梦想,是不存在的。

我追逐盛夏,也挂念浅秋。到了这时,她的繁华落尽,但却留下了另一种成熟之美。天越来越高,或许可以在晚上观看星辰,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星座,隔得那么近,伸手一抓,却是满手萤火。或许深冬以后会天寒地冻,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还有来年的夏季,我又将重逢熟悉的一切,包括她的繁华。

今年夏季,我等了十二年,或是等了三个月,或是从现在开始热切地盼望。还有那季微曦浅秋。

追逐着,追逐着,虽然偶尔也会流下不愿示人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