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阅读天

下雨天,阅读天

陈嘉然

小时候,家里穷,每到下雨天,雨水滴滴答答从瓦缝钻进屋里面。母亲就在漏水的厨房里炒菜,我就在厅里看书。雨势特别大的时候,屋里稀里哗啦地下个不停,屋里就像屋外一样,根本阻断不了雨水的浸入。

从厨房进入客厅必经天井,那个时候的雨势既大又重,是下冰雹了吧,雨下到地上是噼里啪啦的声音夹杂雷鸣闪电,母亲就从这个地方来来回回地打转,我看母亲忙里忙外的,就想抛下书跑去帮母亲端菜,母亲阻止了我的行动。她说:“小孩子就好好坐在这里看书吧,什么叫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呢?”

就在母亲的呵护下,我在风雨的童年里读完了好多儿童书籍:《爱丽丝梦游仙境》《365夜故事》《格林童话》《新伊索寓言》等等,当然这些书都是从图书馆借回来的,我爱惜地翻阅着这些书,看到动情之处就把它们抄下起,后来锻炼了我能写一手好字。

母亲从小也喜欢读书,因此她明白家里穷,更应该多读书添加自己的精神富足。到了老年,母亲才逐渐断绝书本的关系,因为她的眼变得模糊老花,看不见眼前细小的黑色字体,爱书的她感到非常可惜。我经常坐在一角,朗诵着美妙的文章,母亲就坐在一旁,聆听着。是母亲给予我阅读的灵性。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书,即使是借阅的书,或者是从二手书摊淘回来的书,也应该好好爱惜。

这养成我从小对书本的疼爱,我不会像一些不喜欢阅读的小孩那样,把书折皱、撕破、毁页。

上学时候,那些同学用可爱的卡通包书纸把语文书包起来。而我只能用报纸把这些书包起来,心底自然有一点儿自卑,但也不影响我对读书的热爱。

我比别人更努力,更用心地去读每一个文字,我拼命地用分数追赶在别人的前面。

最后换来母亲对我表扬信赖的眼神,那时中国四大名著在校园里特别火热,我也很想看,考试得了第一名,我就跟母亲说:“妈妈,我拿第一名,能给我买《红楼梦》吗?”

母亲摸摸我的头,说:“对不起,孩子,这个月的工资只够咱家的开销。再等等吧,母亲一定会买给你的。”

这么一说,竟然是从年头等到年尾。

等呀等,盼呀盼,我其实早就在学校的图书馆看完了那本既厚又重的《红楼梦》。对母亲答应买我一本的话也没有什么期待。因为她经常说到做不到,我不理她好长一段时间了。

只是到了学期末,母亲终于用拾废易拉罐瓶存来的钱,为我买了一本重重的《红楼梦》。

母亲用带满茧又生满了骨刺的手递给我一本《红楼梦》,我的心一下子不再坚硬,不知为何泪“哗”地一下,泪流满面。

苦难的童年,期待阅读的美妙竟然成为了我唯一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