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空隙

幸福空隙

浙江瑞安中学/周子缔

遇见

宿雨初收,走在校园林阴小道上,晓风吹过水面,在红艳的初日照耀下,圆润的荷叶,绿净如拭,亭亭玉立的荷花,随风一一颤动起来。

不由得想起了清真居士的诗:叶上初阳干宿雨。只是,现在知道这句诗的人应该不多了吧。自己的梦也像这诗词在尘世间一样缥缈。

走着,想着,念着。

却不想,身后的一道声音接上了诗的后半部分: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我转过身,只见你就那么恬淡地笑着,背后是蔚蓝的天空和盈盈的流云。

我说,我们似曾相识。

你笑了笑,说这一切都已注定。

最惊喜的时刻,惊的是此时原来你也在这里,喜的是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地遇见。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是那么的不易啊。

随后的日子里,我们在校园里填词,在似’水的清辉里吟风弄月,用一方上古的砚,诠释着年少与轻狂,一杆稚拙的笔流淌着真诚与挚爱。

还记得我们曾轻翻平仄,微执韵律,填过一曲《千钟醉》:

一杯两杯面颊绯,三杯四杯悄蹙眉。五六七杯人微醉,八九十杯步徘徊。百杯光景去如飞,千杯过后梦魂归。

就这样,我们在诗词陈酿的美酒中,一点一点陶醉,一点一点沉沦。

平时没有课时,我们都爱往书店跑,不是因为那一地的砖红色木板和高大透明的落地窗,只因在那些书架间徘徊的时光里,我们似乎可以找回最初坚持却并不华丽的梦想。

你说梦想真的远吗?你相信它远吗?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生活里众多循环的一种,对梦想的态度从坚定不移到怀疑,如今又回到相信的原点。不同的是也明白了它的条件:不顾一切的守护。

那天下了一场异常大的雨,我撑着伞走到街道尽头的那家书店。

路过的行人断断续续地踏过窗前,湿漉漉的鞋底在台阶上留下残缺的水印。

翻开的杂志始终停留在那一页,黑白色的比赛字样和背面的报名表就像窗外的雨水一样安静。可是,我感觉到内心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涌动、挣扎、抵抗。它们终于在长久的压制和隐藏后找到出口。如果选择坚定地追逐,是不是就一定能成功?

从书店走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息,整条街又恢复原来的混乱、拥挤和亲切。

我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杂志,朝着最明亮的地方走去。

我想。未来依旧是个无法预知的梦。

我却开始想要去寻找它,即使穿越荒凉的沙漠和凄冷的黑夜。

三月花田里的幸福空隙

我不自觉地躺下,压弯了一个季节的金色。天空也在我的视野里向下俯身,只要闭上眼睛,不用太认真地聆听,也能感受到它的呼吸在我的耳边环绕,轻如蝉翼。

天幕下,一袭金黄的巨毯绵延着铺向遥远的天边。年幼的我总爱凑向那麦穗般的黄色小花。先是一粒粒,那是生命的孕育;继而是一簇簇,那是生命的绽放;再是一丛丛,那是生命的高潮;最后是一片片,那是生命的升华。我安静地把时光搁在这片土地上,侧身注视它们破土、生枝,沉默地挺起身子,成为记忆里美好的花田,年月更迭地独自成长。

再长大一点儿,我喜欢站在花间,聆听轻风的妙语逗笑娇羞的小花。微风过处,花朵轻摇,田野里一望无际的金色花海便仿若一层层的波浪,高低起伏,百里飘香。那成畦成片的金黄色漫开来,淹没着田野、村庄和房屋。晴朗的潮湿空气中似飘满了花粉般质感的微尘,把人的思绪和梦想,都染得金灿灿的。

一切都是那么的从容。花儿从容地开着,花间的生灵从容地活着,云卷云舒,潮起潮落,仿佛都与它们无关。就连顽皮爱动的我,也不禁深深浅浅地呼吸着,从容地享受生活的美好。继而忘记一切肤浅的悲伤,蔑视一切华丽的做作。

然而,一切又都是忙碌的。拨开花丛,我听见了大自然最细微的呢喃。各种昆虫在这里被和谐地遵循着。生命的智慧奇妙而深奥,却被我在这群生灵身上不知不觉地汲取着。

到了花季,学业的繁重让我终日劳碌,为分数和名次奔忙,我生怕自己的出现,会破坏这块花田亘古不变的宁静与纯洁,但当我踏上这片土地时,便被大自然的博大与包容所折服,忆起了那些来了又去、生生不息的生命,就像奶奶家门前的这片广袤无垠的花田,它们仿佛都在喃喃地诉说着生命的美好:活着、美着、幸福着。

我热爱着生命和生活。我虽然知道在这世间没有持久不变的事物,虽然明白时光正在一分一秒地流失,可是,能够在这一刻.能都在这个春日感觉到自己的幸福,一种几乎可以听到、看到和触摸到的幸福,我恐怕是真的要感谢这片油菜花田了。

我在成长中不再仅仅满足于汲取生命的美好,我要让自己的生命也绽放出美丽如斯的花。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不知晓,校园里那条走过多少遍的道路是否凋零了野花,自从你提前走后,雨后满地的落花,迎风而过的场景让眼睛和鼻子略略酸楚

想起那时的我,面对陌生的世界,面对陌生的教室,陌生的你、陌生的他,令我害怕。我把自己塞进了冷漠的蜗牛壳中,于是,我用蓝色的冰包裹住自己的心,用风雪装点我的世界,用冷漠对抗温柔,用寂寞武装自己。

当别人都从我周围得不到回答而无趣地散开时,你却如一只紫色蝴蝶,飞进了我的世界,你笑着看我,嘴角有两颗小虎牙在阳光下闪着调皮的光,乌黑的马尾辫上有一只小巧的紫色蝴蝶发卡,在翩翩起舞。我叫苇,我们做朋友吧!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被你拉着跑向门外

你拉着我来到校园的东南角,精巧的石廊上,但见一串串硕大的紫藤萝花蔓垂挂,紫中缀蓝,灿若云霞,好像数十根美丽的飘带,从空中垂下来。不可思议,只一眼,我便爱上了这里。调皮的你用紫藤萝花瓣摆出了“朋友”的字样,微风拂过,带来一丝沁人肺腑的香甜,我忍不住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摘下用冷漠拼凑成的面具。

我缓缓抬头,夕阳如血,绚烂了整个天际。橘黄色的夕阳从紫藤萝花丛的缝隙间漏出,像被稀释过的紫色,如同你的紫色蝴蝶发卡。阳光下的你竟然让我有一种错觉,仿佛是那春暖花开的画卷里踏浪而来的精灵,让我清楚地听进自己心底传来冰裂的声音,我清楚地看见自己心底的雪花在那一刻变成飘飞的紫藤萝花瓣,在花的馨香和悠扬的音乐中,我们相视而笑。原来从陌生到相知,只需一个抬头。

那时,你牵起我的手,牵起了我的整个世界的春暖花开。

从那以后,我的世界不再孤单寂寞。

随后的日子里,我和你几乎每个傍晚都会去散步,我们走在红绿相间的操场上,我们在校园里填词,在似水的清辉里吟风弄月,用一方上古的砚,诠释着年少和轻狂,一杆稚拙的笔流淌着真诚与挚爱,于是我们便有了无数次浪涌中的奔跑与轻狂,梦想在文学殿堂里有我们一席之地。

你是天空的一片云,那紫色蝴蝶发卡闪着青春的朝气,装点了我的心空,使我不再孤单寂寞。

花季的路上,我们要记住曾经的绚烂和静美,记住青春年少的日子里,有你,有我,让我们在青春路上越飞越高,越飞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