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苍穹

另一方苍穹

三峡大学/张星星

孔明灯没有月色的中秋,夜是这样凄清而落寞。原是此夜月明人尽望的万种风情,却扯过几幕云纱,遮遮隐隐,欲语还休。

承载着美丽期愿的孔明灯,点燃生命的隐痛,撞撞跌跌,飘零于黯黯苍穹,迷离于我们痴痴的眼眸,最终消匿,甚至残肢断臂亦化为灰烬,不曾留下只言片语。

菊黄,梨白,竹叶青,海棠红,薰衣紫,燃烧的烈焰若披一袭华美霓裳,朦朦胧胧,绰绰约约,莲步轻移间,羽衣曼舞,盈盈曳曳便到了云端。恍若清风托起梦的翅膀,一路沉醉一路幻灭,终于玉殒香销,魂飞魄散。

惊鸿若烟花刹那,随即就沉入永恒的寂灭。然终其一生,她毕竟灿烂过啊!是啊.如其惶惶终日,庸庸碌碌,徒劳一生,何如瞬间轰烈地燃烧!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烟花如是,流星亦如是,又或者刹那与永恒本就一念之间,就如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线。

我们眷念承诺,期许美好,岂不知世间情缘从来都是这样来去匆匆。心还去,情已去,回忆的渡口谁还在守望?思念的虔诚镌刻着至死不渝的真情,辗转流淌,若你还有爱,若我还有梦,请在我心底开一朵白莲,让我找到你

月桂凋零了三秋桂子,远去了十里荷香。

秋,已深,深秋的天空从来都属于怀想。满目月华,黯淡了整片星空。想来那月宫里的树是不老的吧,没有年轮,不知日月,只叹息了吴刚的朝朝幕暮。嫦娥寂寞舒广袖,碧海青天夜夜心。今夜无月,你的心魂又该游向何处呢?哦,还有那蹦蹦跳跳的玉兔,搅乱了红线错乱了多少人间姻缘!

哦,想那月桂定有蜿蜒道劲的根,沧桑龟裂的干与碧绿鲜亮的叶,花开时是一片星星的海洋,芳香醉人

风过,一阵阵花香带来最久远的记忆。掬一捧清冽的月光和着花香一饮而尽,仿佛每滴血液都浸润着幽幽的清远、馥郁

曾不止一次怀想,王维的“岛尽春山空,人闲桂花落”说的就是那月中的桂子吧,淡雅、清灵、孤绝,一袭淡淡的黄衫恍若云端仙子。不曾沾染一丝烟火。而天地又是这般静谧,空山里不曾容下一声鸟啼。我独立月色下庭院之中,心下一片澄明,听见三两朵桂子飘落的声音。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许多年前的女词人这样写道,世问奇花瑞草千姿百态.而她独对这一树星星点点的几欲将自己隐去的桂花做如是赞叹。她是懂得花的,桂花义名术樨,一个仅仅念着便觉唇齿生香的名字。一如词人本身,悠远,宁静,却随时光历久弥香。

夜幕暮色四合。

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看夜的锦衣怎样一点点吞噬红尘喧嚣。霓虹闪烁,五彩斑斓。

犹记故乡的夜,如皎月,清澈的,透明的。万家灯火摇曳着温馨的曲调,昏暗的光,孑立天地那么渺茫却又那样清晰;风过不灭,柔弱如斯却义坚韧如斯。待辛劳的人沉沉睡去,朦胧的灯光渐次消逝,那清澈的夜便完全舒展,一切是这样静谧而纯粹。偶尔会有儿只萤火虫,提着小宫灯,摇摇曳曳绕过花丛,绕过河流,绕过禾黍青青的田野。天地间一片清明。

然而,那样的改已成历史一种。只在记忆里静静流淌,如一条小河。时光荏苒,无情冲刷了-切,连同记忆。

蓦然回首,祖母擎一盏草色青灯从屋子里颤巍巍地走出,斑驳的光影明明灭火投影在古老的墙上。

而这影像已是这般模糊。

清歌一曲泪千行,浮云空载思悠悠。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

时光如水,昼夜不息,没有仆么能够留下来,一抬头间看到了似曾相识的月夜,柳梢头,只是不见人约黄昏后。静默、仰望,很多时候都忍不住向那浩浩苍穹大喊道:

你们还好吗?岁月带走的你,没能回来的你,还记得我吗?

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人世问浮沉悲欢,瞬息万变,而头顶的这片天空却始终温婉、平静,寂寞如斯,亦安然如斯。

这样的时光可曾停泊于你的生命中?浮华匆忙的背后,你的心底可曾有着这样一方悠远、宁静的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