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阳台

白色阳台

湖南桃江县桃花江镇二中/曾令娥

真真的就那么一个阳台。由绿绿的藤蔓轻轻牵到那座向西的别墅二层。就是那么一盆盆凌凌熠熠的鲜花,迎向夕阳,放浪美丽闭上眼,想望着:一串串鹅黄的结蕊缀在秀劲的茎秆,或是羊齿状的缃叶半隐着错落的沁香,不由不脸色潮红,心“咚咚”鼓槌般响!夏花儿最怕开;开了便迅速会凋。索性残了,赶上后面厉厉的西风儿,与夜里的炉火,“都能成为一种温存的凄清”!

记起了,那房子曾经住着一个人,一个男子,他在解看花意的时代,遇上了一个平实精明的女子廖翠凤。1919年1月9日,他终究牵着她的手,步人教堂,相偕一生。当钟声敲晌的那一瞬,他的旧情人陈锦端有没有忽然一阵心悸疼痛?很有可能,他们后来又重逢,即是另一个时空,在那涌动的海潮里,忧愁倚着她低垂的脸。

得到的转瞬就要失去;失去的,也许正悄悄绕过白色阳台,送来她淡淡的伤感与难以言说的沧桑。

“在小小的规模中我们能看见美的本形:在短短的尺寸里也能有完美的生命。”帘幔厚掩,每座房子都有自己美的本形,鲜活生命的记忆。花岗岩的墙体,咔吱的木地板,桂圆糖水甜腻腻的香味;老人雪鬓曳杖,深闺攒眉千度,纤丽的身形踮脚挂起女主人的睡袍历史烟雾里隐没的场景、人物及脉络,和着缥缈的琴音,只能由后人妄自揣测。原来的住家不堪熙攘且生息不便,早已迁移,房子也已不知几度易主。只有花儿不谙寂寞,闹腾腾地开满,霞光辉映,白色阳台兀自燃烧。

相思树的枝条软软垂肩,凤凰花红碧覆叠,甚是可爱。三角梅点缀着毓园,让人欢喜。毓园,因纪念“生命天使”林巧稚而建。优雅的三层白色小楼,正对日光岩正门,背后是波光潋滟的海面。林巧稚行医50余年,经她那双灵巧温柔的手呱呱落地的婴儿就达50多万个!她终生未嫁,1983年4月22日,她的生命之烛燃烧到尽头。其时游人稀少,老藤缠满一壁,莽莽苍苍。霞彩在林巧稚的铜像上跳跃,她的双手自然交错,目光安详深邃。

你在思念谁?

谁又在思念你?

此刻,白色阳台阒静无人。喜欢她是寂静的。一如喜欢林徽因。徽因祖籍浙江闽县。徐志摩,金岳霖,梁思成,她生命中注定要出现的三个重要男人。

徐志摩,与16岁的徽因暗生情愫,求婚未果,成蓝颜知己,他飞机失事后。徽因的悼候,终成莫逆。

徽闪自始至终,与爱人梁思成相守。当她垂危时,对梁恩成说:“我要不停地看着你。”

看到这句,泪水不自觉涌出:

两个人的眼睛再也不离开,因为他们知道各自的身份就包容、隐藏、寄存在对方的目光中,那脆弱的目光将他们连在一起,并在他们身旁形成一个代表着他们的孤独和幸福的白色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