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兄弟

你是我的兄弟

李玉胜

你,景保卫,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是超越血缘关系的兄弟。

我和你从1985年穿上橄榄绿警服进入警营的那天起,就形影不离,难舍难分,如生命里流淌的血液一样融在了一起。我是你的兄长,却常常是你在影响着我,每时每刻你总是那样镇定自若,冷静从容,一般一语不发,二般一语惊人。

你的正直与善良总是没有表现在形象上,总是表现在行动上,你的冷面给了所有人一种错觉,似乎是冷酷无情,不食人间烟火。其实,你的内心总是燃烧着一团火,胸有大志,情怀装心。记得新兵行军中,你总是悄悄地嘱咐我,把步子压稳,照顾一下后面的战友,步调一致才能整齐划一。无论在任何条件下,无论是累成什么样,你都不忘做好事,你的眼里总有活,你的视角总独特,你看到和想到的事,别人怎么也想不到。每天早上你是第一个起床,战友们戏称你是“闹钟”,叫醒服务从不间断。晚上半夜,你总是起来看看有没有煤气中毒,给地上放一盆凉水,给每一个战友压被角,为班长和首长分忧,你总是赤诚和周到,每个班长和领导都特别地发自内心地爱你和疼你。因为你是魂,你是力量,你是核心,更是动力。

说来有缘,我们从延河边起身进入警营,一刻也没有分离过。一起进入新兵连训练,一起到军旅和商场做好事,一起发起学雷锋活动小组,一起被分配到支队机关,一起到省总队通信站学习通讯义务,一起又回到支队当话务员,一起练字,一起为支队搞警营绿化,一起给机关灶帮灶。脏活和累活我俩抢着干,但从未抢在你的前头,质量永远干不过你,总是你带着我干,总是你在教我和引导我,在生活中你成了兄,我成了弟,奇怪的是,我们从来没有闹过任何别扭,配合得极为默契。从外表上看,我们真是一样的个子,一样的体形,操着一样的陕北口音,干任何事总在一起,逃脱不了亲兄弟的干系。殊不知,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感情融合中形成的弟兄关系重如泰山。

你当了班长,我当了副班长,你总是征求我的意见,说什么我是兄,你是弟,其实你的主意总是比我牢,工作思路非常清晰,点子多,反应快,手脚麻利,毅力超人。相比较之下,我倒愿意做你的弟。其实,多少年来,你总是我无法摆脱的影像,时时在你的召唤下工作和生活,习惯了在你的领导和指导下干事与创业。

在机关的三年中,在通讯班的时间里,我们挑起了机关工作的大梁,把通讯工作搞得有声有色。你负责有线,我负责无线,在基层当了一年电台台长,我们又是配合得天衣无缝。为了工作,我们争执,苛刻地要求对方,但我们从没有影响到彼此的感情,在原则面前,没有老乡,没有弟兄,只有铁的纪律和部队的形象和制度。那年,你立了三等功,从表面上我是为你自豪和骄傲的,但内心却是一坛浓浓的老陈醋,妒忌之火越烧越烈。你“两用人才”学了司机,我“两用人才”学了写作,你在司训队,我在报社,没想到成了我俩终生的职业。我曾问你是否后悔,你说世界上没有后悔的事,也从来不卖后悔药,只有在人生中打拼,干自己想干的事,在困境中超越自己,才能到达幸福的彼岸。

从司训队回来,不久,你退伍了,因我当时在《宁夏日报》和《宁夏青年报》学习,故超期服役。你回到了家乡,不久,你给我来了信,说你到了民族英雄谢子长的故乡,在子长采油厂当了一名司机,干得很顺手,你说经常到子长陵园拜谒谢子长将军,你决心以他为榜样,在英雄洒满鲜血的热土中留下不朽的丰碑。而我在部队超期服役的一年半时间里,干得非常出色,学习归来,我被调到了支队政治处,办《煤城武警报》,编辑兼记者的一年多里,我在干中学,学中干,写了不少的好新闻、好散文、优秀的报告文学,由于成绩突出,我荣立了三等功,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佩戴三等功军功章的那一刻,我的眼眶中噙满了泪水,因为满脑子都是你,你立功时的那一幕又浮现在我的眼前。这时,我也在欣慰,终于和你一样了,虽然仍迟于你,但精神上得到了胜利,历史承载着不朽,承载着永恒的梦想与追求,更承载着战友间你追我赶的情谊,我们这种暗斗和竞争是奋斗的拼搏精神,正能量刻在了左右心房,永恒的记忆与幸福的憧憬书写着壮丽的诗篇。

一年后,我回到了故乡,在退伍等待分配的时间里,你把我召唤到子长,你管吃管住,还让我体验自由人的生活,你开着拉油车转战陕北,我也和你感受大美陕北的清亮风景。

你已落了脚,成为了工人,从班长升到了区队长,而我当时没着没落的心里不是个滋味。你却劝我要有良好的心态,新的工作岗位会有新的梦想,你鼓励我去认真工作,不要留恋城市生活,世外桃源之外,有我们广阔的天地,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说实话,那段时光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但由于你的温暖和真情的拥抱,使我驱逐了心灵的阴影,树立起了生活和工作的勇气和信心,在走出自己陷入的困境时,才感觉到希望是一片彩霞,五光十色中呈现着道道彩虹。

我要求到乡镇工作的夙愿如愿以偿。那天,你知道吧,我脖子上挂着擦汗用的白羊肚手巾,骑着红旗牌自行车,带着部队带回来的背包行李,穿一身没有了领章和帽徽的橄榄绿警服,一个退伍武警战士走向了山乡,乡镇干部是多么顺口的字眼儿,更有多么让人纠结的生活。

头一年,你不时地给我打电话,一直叫我如何撑硬和过硬,硬汉子才能干出硬事业,顽强才能出色,这些我都铭记在心里,消化到工作和生活中,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的工作得到了上上下下的肯定,我很快当了武装干事、乡长助理、副乡长,这时,你仍不忘提醒我不要丢掉我心爱的文学创作,你说,人生最大的乐趣是干自己一生喜爱的事,你累但快乐,苦闷但幸福。于是,我坚持看书和创作,农村复杂的环境和艰苦的工作条件,使我积累下来丰富的创作素材。写作促进了我的工作,工作促进了写作。这些进步连着你,你是我心中的“明灯”。你说我们所有的战友是一个坚强的群体,牢不可摧,固若金汤。于是,你逼着我成立了战友协会,硬是把我选成了会长,在当会长的这二十多年里,我和你一起团结战友,想战友所想,思战友所思,急战友所急。关心战友的进步成长,关心战友的生活和疾苦。战友海生车祸身亡,你和我一直帮助海生的家人处理海生的后事,谁都不敢看海生的遗体,你我却给海生洗身擦脸,最后抬他人棺。占清前几年掉崖摔死,又是你和我带着战友将其安葬。

去年战友协会换届,你又将我推向了会长的位置,而且你依然是我的助手,战友现在的每件事情都挂在你我心上,在战友不理解我时,你挺身而出为我说话,战友遇到困难时,咱俩也挺身而出帮助,不管怎么困难,我们都走在生活和人生的前哨,我们对生活的理解是不折不扣地走向人生的正道,充实自己的生活,凝固自己的精神世界,充沛自己的经历,张开双臂,迎接生活,在苦难中寻找幸福的支点,在跨越坎坷中让梦想放大,绽放人生异彩。

我非常庆幸你是我的兄弟,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都会做到同甘苦和共患难。理解兄弟情,让兄弟情在心中升起希望,让生命的火焰闪烁着红色的火光,到任何时候你都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心中的明灯,我永远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