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

姐夫

蔡先进

第一次见到姐夫,我便觉得他能说会道。这是姐夫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其实,姐夫很能干,早些年曾在县轮胎厂当过车间主任。当时的新洲县轮胎厂是赫赫有名的国营企业。后来,强大的经济体制改革浪潮席卷了全国各地,姐夫和姐作为双职工双双下岗,买断工龄,开始了下岗职工的创业历程。姐夫先后开过电器维修店、电子游戏厅,甚至还开过小型网吧。我和弟弟在待业期间,均为姐夫帮过忙。姐夫一边开店,一边承包水电安装工程,以此维持三口之家的生计。我和弟弟先后跟姐夫学过电工,但我生性笨拙,不是干手工活的料,没有成器;弟弟基本上得到了姐夫的真传,一般电工活不在话下。

姐夫是我家的“志愿服务者”。以前,我家的电视、电灯、洗衣机、收录机坏了,他总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维修,普通问题三下五除二即可解决;碰到棘手的问题,他便把电器带回家去,直到加班加点修好为止。后来,我开始学习写作。为了节省打印费,我购置了电脑。电脑一旦出现死机或者黑屏的毛病,我会拨打“热线电话”向姐夫告急。姐夫的记忆力好得惊人,他对修理计算机的许多数据记得滚瓜烂熟,对操作计算机的程序倒背如流。比如我家的计算机坏了,他能够在电话里逐步指导我如何操作,直到解决问题;遇到疑难问题,他会启动“远程”维修方案。所谓“远程维修”,就是通过在异地登陆好友的QQ,便可实现远程掌控的目的。这种跨空间的检修,省时、方便又快捷。在姐夫年深日久的熏陶下,我慢慢地掌握了计算机的一些基本常识,学会了处理一些简单故障。

因为吃苦耐劳、业绩突出,姐夫被提拔为本地联通宽带网络维修部主任。当了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后,姐夫显得更忙碌了,人也瘦了一圈,经常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上下班期间,我偶尔会与姐夫不期相遇,看到他背着工具袋、扛着架梯、蹬着自行车的身影,顿时觉得姐夫的形象高大起来。最近,为了提高员工工作效率,市联通公司专门给维修班配备一辆“皮尔卡丹”货车办公。这下好了,姐夫的工作变得轻松起来。每个双休日,是我们这个大家庭欢聚的节日。姐夫通常来得很晚,往往是一顿饭没吃完,要接听好几个电话,我们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调侃他:“哥,干部究竟是干部,业务蛮忙嘛!”

近年来,由于网吧停办了,外甥女就读区一中,各种费用明显多起来,仅靠姐夫一人养家显得捉襟见肘。于是,姐夫推荐作为家庭主妇的姐进联通公司当了一名调度员,这样暂时缓解了姐夫家的经济压力。让人欣慰的是,我这个外甥女读书非常争气,不仅考进区一中,而且平时大考小考的成绩始终稳居全年级上游。前不久,传来喜讯:外甥女拿到了中南民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闻听此讯,我为外甥女的成绩感到欢欣鼓舞,姐夫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的罪,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