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俊香

姚俊香

邻居是一位湖北女性,30多岁,平时开门碰见我,她只是很阳光地一笑。我们来往不多,我只知道她丈夫是警察,瘦高个儿,脸老是威严着,他俩有个可爱的小女儿。

艰涩的笔尖,几年竟胡画了一大堆草稿,几十万字但随之麻烦也纷至沓来。为了表现好些,就极力遣词造句,但文字淘气,像顽皮孩儿,你单个看它还俊俏,当把它和其他文字排在一起,一打印,便让我立时惶恐,只好再改最后,草稿上被删改得面目全非,如荒草般乱麻麻地混成一团。

这天,女邻居出门又碰见了我,问我为什么不去打牌,我简约说了我正做的事,也无意中流露出了自己的苦恼,她忙劝我:“别急,慢慢来,写东西不容易,别累着。你可以在电脑上打呀?你家里不是有电脑吗?”“我,我不会电脑打字,再说,拼音都忘光了”

“咿呀,学起来很容易的”她又阳光地一笑,向我挥挥手,快步下楼走了。

过了两天,她忽然出现在我家门口,出乎意料,竟表现出突然的热心和慷慨——

“我帮你打。”她兀自提出。

“你?不行!不行!你有那么多家务再说,还要上班”

“没关系的,我会打字,我帮你打。”她的话,出自内心,表达着难得的坦率和热心,果断干脆!

我仍是不同意。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她再三向我解释,“一打出来,这样,你改起来,就省劲多了——改了再抄,那多辛苦”

麻烦别人毕竟是件令我痛苦和羞愧的事情,但经她打印过的那些字,似换了个人,特规矩。

“爷爷在家吗?又改好了没有?”一天,她悄声又问我。我忙打开门,实在不好意思把她刚打好,又被自己改得不堪入目的字纸拿出来,便撒谎:“还、还没有”

“那好改好了我再来取——你也不要太着急——慢慢改”她没进门,只安慰我,“写东西就是不容易,就是改来改去,这我知道——我走了。”

“也真麻烦你了。”我实在对自己的改来改去羞愧,实在对让她再打那些字难为情。“咿呀!那么客气干吗哟?”她有些嗔怪,“好了,你忙,我走了。”随之,粲然一笑,走了。

就这样,我的几十万字草稿,都是她挤时间一字一字耐着性子反复改打,被打成了一个又一个庄重的字。后来,又被我扯来拉去排列,又被打印。再后来,很多打印稿被改得无法再改,无奈,只好用大大小小纸片改写夹在打印稿中,而她也总是不厌其烦地极力从荒芜中又寻觅,又吃力打入电脑谁知这么改来打去,竟断断续续打了近三年。后来我才知道,她家庭经济也很困窘,自己没工作,女儿又要上学,一月就得一千多在很现代的深圳,虽富,但花钱也是很现代的。我问过她名字,她不说。最后才极不情愿地告诉我:她姓姚,叫俊香。

她对我帮助的结果,便是短篇小说《党员有错》在《中国作家》杂志社举办的笔会上获得了优秀奖,并得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