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圣白居易

情圣白居易

洛阳龙门白居易墓前的土长年不干,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后人络绎不绝洒酒祭奠的缘故,其中定有白公点点情泪!白居易在他与世长辞之前不久,写过诗篇《不能忘情吟》并序,便是证明。

原来,陪伴白居易晚年的,有一名歌舞俱佳的小女子樊素和一匹叫“骆”的老马。白公一时心血来潮,想安心学佛并省些经费,便打算让樊素离去,将马卖掉。不料,马刚被牵出门外,竟然回首长嘶。樊素听见凄惨的马嘶声,眼泪夺眶而出,哗哗流下两腮,跪倒不起来,说道:“樊素跟您十年,三千六百天了马可以为您代步,樊素可以唱歌为您下酒,一旦离去,有去无回。樊素将别,其辞也苦,骆马将去,其鸣也哀,人之情,马之情,都是这样,难道只有您无情吗?”樊素声泪俱下。白居易难过得半晌无言,忽然长叹一声,让人把马牵回来,同时接过樊素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快吟数十声,诗句长长短短,如江水出闸,似悬崖跌瀑,一下子吟成两百三十五行诗句。叹日:

噫!予非圣达,不能忘情,又不至于不及情者。事来搅情,情动不可。因自哂,题其篇日《不能忘情吟》。

白居易在这里让一个“情”字弄得死去活来。他原想一咬牙一跺脚辞去樊素,来个“忘情”,却终于为情牵累,一吟两百三十五行诗句。他感叹自已虽然衰老,却并没到乌江边那死到临头的项羽的地步,干嘛在一天之内别了“虞姬”又别“乌骓马”?想到这儿,多情的白诗人反倒责怪自己不懂感情了。他泪眼朦胧地看着樊素,请樊素再为他唱一曲《杨柳枝》,他来酌酒,愿与樊素同入醉乡

折腾来折腾去,白居易还是感念自己年事衰颓,忍痛割舍了樊素。他命樊素走出了家门,心上却时时留恋着樊素的影子,一吟三叹道:“病共乐天相伴住,春随樊子一时归。”他想象着樊素和春风一同回来的婀娜的样子,两眼又湿润了:“觞咏罢来宾阁闭,笙歌散后妓房空”

樊素到底走了。

别离没到两年,诗人溘然长逝

嗟夫!不能忘情!

嗟夫!情圣,白居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