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和他的五尺

祖父和他的五尺

木渔

从记事的时候就知道祖父是个老木匠。

作为一个老木匠,祖父有一把随身携带的五尺。据说,过去的一个好木匠,除了那些斧头、凿子、锯子等必备的工具外,还应该具备三样工具:五尺、墨斗和角尺。别小看这三样东西,它们可是木匠们用来丈量、画线和校准所必需的工具。过去的年代里还没有卷尺,五尺就是木匠师傅用来计量大尺寸的基本工具。但是五尺又与其他两样有所不同,它上面一般是刻了鲁班师傅的神位的。因此,稍稍懂行的人都会知道,拥有五尺那可是木匠里面掌墨师的标志。清代的度量衡明确规定:“五尺为一步,二步为一丈,十丈为一引,十八引为一里。”因此,木匠的“五尺”就是五尺长,只不过质地一般为竹子的居多,可能竹制的五尺重量比较轻吧。虽然五尺多为竹制,但是半丈长的家伙,分量估计还是有的,要是某个人挨了一下,想必不会轻易地忘记吧。

我的母亲就亲身体验过祖父的五尺。那一年,弟弟刚过周半,走起路来还不是那么地稳当。我家和二伯家中间有个水塘,塘坝宽度仅能供一个大人走过。弟弟很淘气,那天不知怎么地就蹒跚到了水塘坝子上。想必,他是想去南边的二伯家吧。恰好二伯家的老母猪往我家这边来了,一下子把弟弟蹭入水塘里祖父正好遇见,才不至有危险的发生。而当时母亲正在家里的灶后生火呢,突然间就感到了眼冒金星——头顶重重地挨了几下

祖父东边的邻居是启友伯父家。伯父和我父亲共一个太祖父,自小孤身一人寄养在南边的亲戚家,稍大才后回到老家。祖父很是爱怜这个侄儿,因为父亲太祖父家就他这么一个传人了。有一次,六叔(父亲的弟弟)不知为何与伯父打了起来。六叔力大,伯父哪是他的对手。祖父知道了此事,拿起五尺就冲着六叔去了六叔呢,好几天都不敢露面,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家族里还有谁挨过祖父的五尺呢?我没有挨个去问过。但关于祖父,好像从来也没听说他打过外面的人。

两年前的春节里,我和二伯在集镇上遇到了多年未曾见面的村西头高妈。这邻里乡亲的,乍然一见面,还挺亲切!一是欣逢春节,互道新年好那是必然的。其二,乡亲们如今都四处谋生了,过年才回来,能在街头巷尾碰上个面真不容易。高妈一见我们叔侄二人,免不了相互问候,之后她啧啧地感叹说:“人家都说爷爷好,孙子们都是很好的”她的意思是说,爷爷善良,孙子们定会个个事业有成的。

“你爷爷真是个大好人呢!”看样子,高妈似乎是很信这句话了。比较近似的描述是上派二表婶的话。她曾经讲过,有一次,我祖父在一户人家干乡活,主人家用小麦面贴小饼给祖父吃,硬说是鸡蛋薄饼。祖父连声附和,一直都没有辩解。二表婶说,你爷爷真是个厚道的人呢!

祖父的木匠手艺如何呢?我无法用今天的木制产品与之进行比较。据父母讲,在我们家里,有几件物品是祖父的作品,一个是放衣服的木箱,一个是碗橱。我仔细地察看了这些物件,表面的确比较粗糙。但是那个碗橱的腿脚处还是有一些雕花,看样子是为了装饰。在那个完全人工的时代里,这些雕花需要耐心和时间,而且还需要细心。毕竟时代不同了,他那个时代可没有今天的刨床、抛光等电动工具,以前的手艺活全靠人力使然。

祖父的乡活曾经干到哪里,我也不知道,我的上一辈们估计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父亲说过,祖父曾经跟随一些南下讨生活的乡邻去过江南。在长江边的贵池县牛头山,他做过木匠活。据说祖父那次下江南,还挣回了不少银元。后来,他的每一位儿媳都有了一对银手镯。

看来,祖父的那把五尺也的确是丈量到了江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