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是车工

我俩是车工

曾庆祝

我和兴军是发小,又是同龄。1970年1月,我们只有15岁半,同一天参加工作当车工,被分配到同一个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个班组,同一个工种,同一个班次,操作同一种车床。我俩又先后被评为出席鞍山市的先进生产者。

当时,班长分配完工作后,车间的大工码师傅带着我俩操纵着两台年代久远的皮带车床。切削速度靠的是卡盘下的大小齿轮来控制,稍有马虎,齿轮与齿轮转向之间容易造成切割速度的快和慢,影响工件的加工质量。我们俩虚心好学,很快就掌握了设备运转的规律,都能熟练地操作车床。当车工学徒一般要在三年满徒以后才能升为一级工,才能独立操作。我俩在师傅的帮助下,不到一年就可以独立加工符合质量要求的零部件,于是,车间就安排我俩独立操作,并且与师傅们一起倒班,安排和师傅们一样的生产任务。

我们单位当时生产的耐酸泵产品辐射全国,远销亚、非、拉,产品的材质是耐酸硅铸铁,加工难度大,我与兴军互相切磋,在工作中努力提高操作技术,每年都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在年底考评中先后被评为市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和市“二工交”先进生产者。

兴军利用业余时间承担了厂宣传板更换的任务,厂广场中央的巨幅油画“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和厂门前“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画得栩栩如生。兴军写一手好字,撰稿、誊写、插图,都做得有模有样,特别是蜡字钢版的人物刻画得形象逼真,受到大家的好评。我则把车间更换黑板报的工作承担起来,每天早来晚走宣传劳动竞赛涌现出来的好人好事等。

兴军在任车间团支部书记期间,发起成立了“星期日青年学习小组”,利用星期日休息时间学政治理论、学文学、学技术、学雷锋,还成立了青年突击队,带领我们几个师兄弟,起早贪黑地奋战在生产一线,攻下不少生产难关。每到星期日到厂献工,修旧利废,回收旧油布小垫,清洗之后,再生利用,并有针对性地攻克技术上的难关,这一举动赢得了厂、局、市有关领导的肯定,多次受到表彰,在局、市介绍经验。我在学徒期间,不仅跟师傅学到了技术,同时我也得到了兴军的很大帮助,兴军任团支部书记期间,培养我加入了共青团,后又担任车间团支部委员,兴军任厂团委书记时,我又担任车间团支部书记。1974年兴军参军入伍,我被推荐当选鞍山市机械工业局团委委员。随着时间的推移,兴军先后担任市机械工业局党委常委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市玉佛山管委会党委副书记、副主任、正局级调研员。后来我担任厂教育科长、工会生产委员、分厂党总支书记,与当初兴军的帮助密不可分。40年过去了,我与兴军步人了花甲之年,又于同年同月退休,回想起当年当车工学徒的3年时光,心底依然温存。

我俩是车工——这情感,比金子贵,比海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