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女子叫母亲

有个女子叫母亲

●余杨

曾经沧海,再也见不到水,是圣者的苦爱;未见沧海,到处都是水,是凡人的福气。

已经记不起如何邂逅了这句话,只觉话中刻骨的温柔在一些事、一些人中渐渐清晰成像。

Partl 般若涅槃的青春

她,一个寂静而单纯的女孩,自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一地的辛酸与悲苦昭示了她的半生之劫。从呱呱坠地到嗷嗷待哺,一路成长,步步艰辛。身居家徒四壁、满目萧然、经久失修的小茅屋仍旧每天与风雨作着顽固的对抗,中年获子的双亲在享受上天馈赠的礼物时,不禁限人惆怅,天随人意人却不如意,有些事冥冥之中似乎早已注定,老二、老三的到来虽为困窘又死沉沉的小屋注入了新鲜活力,却终究敌不过最现实的终极命题——钱。一家人,在现实面前低下了高昂的头颅,披星戴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虽苦,却也能苦中作乐。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虽然岁月的吻痕过早地侵蚀了她的双颊,带给了她青春年少本不该赋予的沧桑与无奈,更像催化剂般加速了她的成长、沉淀了她的无知与脆弱。为了那个摇摇欲坠的家,为了肩膀上背负的责任,她在山间田野、荒芜郊外捡过野果,她在绿荫溪旁、长亭古外拾过蜈蚣,她在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的黄昏郊外劈材、放牛。命运的无常,让她过早地与知识殿堂无缘,并无情抹杀她与同龄人应有的欢歌笑语。

只觉得青春的故事已离她遥远而难以触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强与微笑,她要让年迈的双亲放心,即便有一天他们不能守护自己,她也要站得更高,变得更强,用稚嫩的双手托起家的脊梁。她指天为誓,就算再苦再累也不能让弟弟妹妹吃苦,也要永远守候直至他们成长。年迈的双亲微微颔首,微笑的泪光闪烁出宽慰与支持的力量。其实,生活就像是盒子里的巧克力糖,难以想象明天的滋味会是怎样,雪上加霜处更胜凄凉,不到一个年头,双亲相继去世,只留下她形单影只,把与日俱增的忧伤与孤独默默扛起,然后埋葬。在弟弟妹妹面前,她总是微笑;在夜深人静的夜晚,人又不得不打回原形,思念亲人处更断心肠。有一次年幼无知的弟弟因为贪玩而和同学逃课,她知道后,先是沉默不语,后是独自一人跑到双亲坟前,边哭边忏悔自己的辛酸与痛楚,那一声声对不起道出的不仅是伤心,更是为人长者一种深沉的爱!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她心底的苦,终究没有人能读懂!

Part2 以爱的名义邂逅坚强

某年某月某日,为了“城镇户口”的名义,在相亲唱独角戏的年代,她嫁给了一个当兵的男人,一个素未谋面却又将与她携手共处一生的男人。也就是这个男人为她前半生留下了点点伤痕,让她难过,让她伤心。当然这是后话。当时清纯如水的她,瞪着黑色的瞳目心想:“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呢?”而她却不知道,之于生活,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天不遂人愿,男人婚前温柔如绵羊,婚后却如野兽般肆意地嚎叫,夫妻间过得并不太平,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时不时的冷战让婚姻的堡垒岌岌可危。放怀那尘封许久的眷恋,款款的深情早已卸落,在黄昏日暮处痴痴守望的爱情终究只是一个童话。现实的残酷,又一次向她敲醒了警钟,她永远不可能成为童话里的白雪公主,蓦然回首的期盼却要一个人在夜深人静时枉自断肠,泪湿衣襟。从此她再也不相信所谓的感情,有的只有感恩,最终连那感恩也融化成了亲情。咫尺天涯,对面沟壑,相邻地处,常为天堑。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直到有了新生命,两人的感情才有了升温。我不知道他们是以孩子的名义继续着一场白欺欺人的爱情,又或是多年的依赖早已幻化成一场默契、一种习惯,注定终生相依却不想分离。浮生如斯,情生情死,乃情之至。但我知道,患难中的夫妻在改革开放的沐浴春风下,一切早已焕然一新,曾经的三轮车变成了而今的汽车,曾经的电话变成了而今的手机,曾经的平房变成了而今的楼房。别人拥有的她似乎都拥有,可是每晚沉重的叹息却道出了她过得并不幸福,就如喧哗夜宴,急把盏处尽是忧愁,点不破,亦道不明。

Part 3感恩处亲情更添华裳

人前脸上写尽温柔,人后独倚阑珊流尽落寞。因为父母相继撒手人寰,她把感恩的种子埋藏心底,所以她对公公婆婆百依百顺,极尽孝道。她深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道理,所以她把对生身父母的爱延续到了公公婆婆身上。因为公公婆婆的恋乡情结,安土重迁处依依不舍,他们都不愿搬来住,每逢年过节,她总是第一个到乡下陪公婆聊天,洗衣、做饭不亦乐乎。当时,周围邻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公公婆婆的亲生女儿呢!老天总是爱开玩笑,这次也不例外,婆婆为了去拨树上的经久失修的电线,一个失足,就从树上掉下来了,没有任何征兆。她心急如焚赶到医院,只看见婆婆泪流成河,收汝泪纵横处是一声声嗟叹与白责。婆婆捶胸一句句呻吟:“儿媳啊,是我对不起你啊,我一把老骨头活到这般年纪就够了,还要来拖累你,我于心不忍啊,还是不要管我了吧!顺其自然吧!久病无孝子,我这一跌看是终身残疾了,没得希望了,我不想增加你的负担,再加上孩子还要上学,你还是不要管了吧!”她听闻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无法截止地往下掉。她咬了咬牙,然后很平静地说:“妈,您放心,不管您要我干什么,我都会全力以赴为这个家的。您既然是我的妈,我就有义务来孝敬您。从小父母去得早,我还没来得及感恩,就只剩下了回忆与思念,现在我嫁人你们家来,您就是我的亲妈,我要报答您啊。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应该放弃啊!”说完,紧紧拥住了婆婆,一段婆媳俩的对话,似乎定格在那个阳光的午后,时间停滞,让人无不动容。从此来医院照顾婆婆成了她的必修课,端饭、送水、端屎、端尿,她却永远用微笑来代替任何怨言。婆婆经常拉着她的手,说:“儿媳啊,你真是比我的亲生女儿还要亲,不知是上辈子哪儿修来的好福气啊!”她仍微笑不语,只是默默地用行动回答了她的心。

天若有情天亦老,透过困顿与坚强,我看到了一个质朴的灵魂如何教会我爱和成长,婆婆在她的陪伴下,与病魔斗争得很顺利,因为爱的加入,出人意料地终于放下了拐杖,终于可以鹤发童颜,颐享天年。也许,在这个家,她过得并不幸福,但是我们看到了长行寂寥的她,软弱的肋骨拼命地游到人生的对岸,与咆哮的命运进行殊死的抵抗。在她身上,我似乎看到了爱真正的含义,她不过是从红颜到白发,从花开到花残。现在的她早已忘却了怎么哭泣,岁月毫不留情地静静从她脸上爬过,她却来不及挽留,来不及叹息。街坊邻里,温柔随和是她,热心好客是她,诚恳待人是她,笑靥如花更是她。有时候,对于一些人、一些事,只要她认为是对的、是值得的,她都拼尽全力把它做好,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一颗踏实的心。

Part 4 不负如来不负卿

她,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女人,因为懂得,所以珍惜;因为牵念,所以不会忘记。她用前半生向我诠释了什么是坚强与爱,即便当生命如洪水猛兽般将人推到了万丈深渊的边缘,也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不管今后遇到什么,又或遭遇什么,我们都没有哭的权利,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采撷勇气,挺起胸膛,傲对人生的风霜,一如既往!

三生有幸,有个女子做母亲,因缘际会我们成为了母女。她的前半生是苦与泪夹杂着,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肩上的责任,她承受和担当了许多许多,直至泪水都早已饱和。身为女儿,我要站得更高,变得更强,勇敢地接过责任的担子,不让母亲再受半点伤害和委屈。母亲,我想说,这神圣的责任就交给女儿我吧。

我要穷尽一生让母亲获得下半生的幸福,因为她前半生实在太苦、太累了,不过我明白,没有生存的力量,何言感恩?没有坚硬的臂膀,如何感恩?于是乎,我要在大学好好努力,铸就一双坚硬的臂膀,带着母亲快乐地飞翔!

有个女子叫母亲,而我想说,母亲,希望你一定要好,一定要好!等着女儿还你半生真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