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瓜嫂

玉瓜嫂

米友胜

我扫了一眼地边那瓜蔓下边的绿晶晶的玉瓜,心头一紧,双眉紧锁,30多年前发生在菜园边那老玉瓜的故事清晰地浮现在面前

出事那天,玉芬嫂为了第二天全家人的饭,领着女儿到工厂旁的菜地拔野菜。如果拔不到野菜,家里就要揭不开锅了。小女儿在野草丛中的瓜蔓上,发现了一个软软的变了颜色的小玉瓜,像拾到个宝贝一样,顺手摘下高兴地大喊:“妈妈快看!玉瓜!玉瓜!”嫂子听了还没回过神来,看菜园的二老李听到了喊叫声,看了看身边的厂领导,赶忙跑过去将玉瓜从小姑娘手中夺下。本想说几句,让他们走就算了,但那时候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对“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人岂能听之任之?况且厂领导就在不远处,于是硬着头皮将人带到当官面前,厂领导又将人交到村干部那里处理。

深秋,天气仍然闷热,下午,天昏地暗,燕子在高空盘旋。一道闪电伴随着几声炸雷,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此时广播里的批判声还在不停地喊着,玉芬嫂顾不了那些了,冒雨冲到院中去抢她拔的野菜。人一急心一痛,一头倒在了地上。女儿拼命地喊叫着去拉妈妈。雷声、雨声、哭喊声,声声撕人心肺。悲痛中,妈妈看了两个孩子一眼,仰望天空,闭上双眼大喊:“老天爷你给评理,我们是偷吗?”

玉芬嫂变成了落汤鸡。在雨中又叫喊着:“你睁开眼看看可怜的孩子!”越想越哭越气越喊。人走进牛角尖里,就怎么也走不出来。回屋从墙角里翻出一瓶“敌敌畏”打开瓶盖猛喝一口,多亏这时被女儿发现,全家人冒雨冲过来夺下药瓶,摘下门板,在风雨中急送医院,因抢救及时,玉芬嫂保住了性命。

一个小小玉瓜掀起了一场风波,社会上越传越奇,有的说嫂子一急,就脱下了裤子,从此玉芬嫂变成了玉瓜嫂,家人亲朋倍感羞愧,整日以泪洗面。

改革开放后,“玉瓜嫂”家分了三亩多地,全家齐动手栽上了苹果、桃子、杏子、樱桃。庄稼人勤快,地边、地角种上了黄瓜、豆角、青菜等。秋后东一堆西一棵的果实着实喜人。蹦脚黄瓜像小棒槌一样,上下一般粗,又鲜又嫩。种的玉瓜顺山坡爬,从下往上看,一串串黄色的绿色的玉瓜像珍珠一样挂满了山坡。

当年批判玉芬嫂的村干部二青哥,因只会耍嘴皮子,庄稼地里的活,不怎么会干,家里分的土地虽然也种上果树,可不会摆弄,收成总比别人家差上一半。玉芬嫂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不断地叫老伴给帮忙指点,几年后也赶上别人家的收入。二青嫂子感动得逢人就夸玉芬嫂大恩大德不计前仇,说的时候总是眼含热泪面带羞愧。那件事过后,看菜园的二老李心里总像压了块石头难受,打那以后园里的破烂菜叶,破烂黄瓜、豆角什么的,总留着让她去捡,并悄悄送信给她:“人心换人心,穷人帮穷人。”二老李下岗了,玉芬嫂等菜瓜成熟后,总叫女儿给二老李送些去。

因为,穷困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啦。

责任编辑:黄艳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