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水磨沟

灵性水磨沟

童戈

走进水磨沟,路转峰回,一道道水景,一盘盘石磨让人感到像进了梦幻天堂。水,是水磨沟的魂;磨,是水磨沟的神。灵性之水把水磨沟打扮得曼妙灵动。圣水恩泽水磨,水磨惠泽山乡,它们泼金撒银,温润着这块丰硕的大地。

神奇水磨沟

这里绿色铺天盖地,这里林木郁郁苍苍,这里涓涓泉水奔流如注,这里飞瀑银花空谷铿锵。可以说满沟都呈现出“涓涓清泉石上流”的韵味!

随着水磨沟小桥流水的指引,脚踏石梯,攀援而上,突然,一道像马尾一样的瀑布,从天而降,如链如帘,水沫飞溅,似白纱薄雾,这不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写照么?

水磨沟的水磨是利用山泉水冲“水磨”转动,带动水磨运转,磨面粉、磨豆浆这条沟里,上世纪竟有四五十家水磨坊,虽然现在有了电动磨坊,但自然水磨坊仍然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神奇的水磨沟,不仅自然景观惟妙惟肖,人文景观也醉人心魄。沿沟上下,隔一段就有一块石碑,刻上当地原生态的山歌:

“不唱山歌不开怀,水磨不推不转来,水磨推得团团转,唱个哥妹靠拢来。”

“清早起来一上梁,掐个树叶吹响响,妹妹听见树叶响,假装出来晾衣裳。”

“背时哥哥不是人,把我引进刺耙林,扯起就是一扫腿,哪管地下平不平。”

这些原汁原味的山歌,既诉说着水磨沟人真挚的情爱,又让人心潮澎湃,神情飞扬,大笑开怀。真是一路山歌一路情,一沟山歌勾人魂!

古老水磨沟

水磨沟是一个很有历史的地方,据考证在原始社会的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先民栖息生活,距今已有5000多年历史。到了唐代,这里储藏了不少的凄美故事。这里有一个千亩之上的秦巴大草甸,公元756年,唐玄宗、杨贵妃因“安史之乱”来到这里,杨贵妃带的23个宫女,留居在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个慢慢死去,永远留在这里,最后化为23座乳房似的小山包,这些小山包当地人叫它“宫女坟”,这个草甸又叫“美女坝”,还称“贵妃草甸”。

相传,这里还是赛马场。历史上一些人在此占山为王,草甸成了他们的练兵赛马场。徐向前元帅也曾在此横刀立马。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上世纪30年代,水磨沟曾建有红坪县苏维埃政权,当年红军同反动派鏖战的战壕至今犹存。

徜徉于这座博大的贵妃草甸,一草一木都有情。原始的野生花草树木特色各异、葱葱茏茏、生机勃勃,无不散发出迷人的气息。优美的生态环境,让青猴、野猪、野羊、野兔、锦鸡、知了、画眉、云雀等各种野生动物在此安营扎寨,生息繁衍,斫一枝细木,佯举在手,它们便四散而逃,这幅多姿多彩的图画,让人浮想联翩!

古老的草甸啊,既是一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也是我们返璞归真的家园!

美丽水磨沟

行走水磨沟,芳菲满地。这个素有川北“小九寨”之称的宝地,景观争奇竞秀:叠溪瀑独一无二;月亮峡鬼斧神工;翡翠峡水流潺潺;石笋峰千仞云霄;青龙洞洞中套洞;大小岩坊万仞绝壁这些旖旎风光真让人流连忘返。难怪人们称这里是“秦蜀桃源”。

在水磨沟,还有一处新景让人惊喜。近年新建的长长一排四层楼房,屋檐上长年流水不止,滴滴答答的流水形成的水帘恰与水磨沟的自然瀑布相互辉映,让人领略到水磨沟的现代风采。原来依山而建的高楼顶上流下的是山上长年不断的清泉。

作家、评论家何国辉先生说:“水磨沟绝不是我们在大街上瞟一眼就会惊艳的女子,而是那种需要跟她接触的女子。接触而后爱,深入接触而后深入地爱。”

的确是这样。国辉兄讲的话真诚而生动。从那里归家数日,美丽的水磨沟一直还在梦里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