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村庄

那个村庄

王云峰

群鸟们总是先起床,从山上的家飞进村庄的树中,叽叽喳喳像闹钟一样,准时叫醒了村庄。

穿过村庄的小河也欢愉地吹起口哨,生怕村庄还在朦胧着没有睁开眼睛。各家各户的门开了,走出或男或女的老人,迎着晨光,去自家田里耕种。

田种了一年又一年,种下的除了孤寂,还有希望。村庄的房屋都已长高,都成了几层楼的小洋房。只是很多房子都是空的,年轻人多外出打工了。

夏天的大雨冲洗着天地,村庄里的麻雀竟敢在雨中穿行,在雨中穿行的还有从田里归来的老人。

雨后的村庄很靓,只是显得很静很静。

连心锁

这座吊桥的横栏上锁满了锁,两把两把地连在一心,很显然是连心锁。我能想象出一对一对的恋人挽着手或者搭着背,在明媚的晨光里郑重地锁上锁,希望他们的爱情恒久。

这些锁多数已是锈迹斑斑,仿佛经历了无数岁月,实际这座吊桥的历史也就几个春秋。日子,就在河边的水草青了又枯、枯了又青的反复中流走。

希望那些恋人的爱情,能经受住生活的风雨,永远存在于彼此的心中。

小河

小河的身体清清白白,你看得到里面生命的脉动:卵石是它的细胞、水草是它的脉搏、鱼儿是它的血液。你能看到它的执着:哪怕前面有高山、前面有陡崖,它仍然是一如既往地向前流动着。

流动才有生命,流动才有追求,流动才有希望。小河,默然地积蕴着力量,也许是等待着春天的来临,也许是等待着冲进大海的怀抱。它不喧嚣,它不浮躁,即使在破冰之时,即使在开山之际。

当然,偶尔能听见它哼一曲轻快的歌,那是最优美的歌,而那一朵朵盛开的水花,则是世上最美的花。

玉兰树

多少次看着玉兰花开,它是如此的奔放;多少次看着玉兰花败,它是如此的凄凉。面对这棵默然玉立的玉兰树,我曾经陪它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岁月如水,我和这棵玉兰树一起老了,它老的只是皮肤,我老的还有思想。

而今,又一个春天要来了,我看见它与春风舞动,甚至看见有了一两朵小小的花骨朵,它又将迎来一个热烈的花开。

我独坐阳台,默默地为它祝福,或者也变成一棵树陪它一起热烈地开花,哪怕花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