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月双溪寺

听月双溪寺

阳春三月,一个阳光灿烂的正午,从安康出发,上高速,经汉阴县城,穿过月河川道数十公里夹路的油菜花海,直奔双河口。双溪寺,在安静祥和的时光中,等我。

石板街,石板房,木板门,四合院老宅全是徽派土木结构。漫步在洁净的石板古镇中,一块硕大的匾牌赫然入目:端木遗风。历史久远的丝路驿站,至今还弥散着浓郁的商业文化气息。远年的时光中,丝绸、木耳、香菇等土特产伴随着嘚嘚的马蹄声穿街而过,一路北上。食盐杂货陈列其间,在挑夫的山歌和辋毂的吱呀声中,辗转南下。

街上,偶见三三两两旅客,皆举止悠闲从容,怡然自乐。一位身材纤细的高挑女子,一袭白衣,齐腰长发,脸色宁静如古镇般静穆,专著地用相机聚焦美景,孤独地,走走停停。镜头后的善睐明眸中,燃烧着惊艳的星火。

客栈都敞门迎客。进门寻觅,老板在门面后的四合院天井里,静静地洒扫庭院。见客人进来,赶紧迎出,一脸的恭敬。登上阁楼,眼前是一泓清亮的溪水,文静地匍匐在古镇脚下,汇成了一个个秀珍的湖。苍山、客栈倒影湖面,光影起伏,随波流转。当我的眼光无意间掠过门楼,满山的苍翠便扑面而来,塞满我的胸怀。阁楼上,我一边品尝客栈老板特意安排了养生美食汇:猪血豆腐干、炕炕馍、油炸米饺、汉阴酥饼、柿子馍,一边欣赏千顷美景。在美景中尝美食,余香润齿,三日不绝。

双溪寺,是我见过的最精致的古寺了,它伫立于楼房河与梨树河交汇处。双溪寺下,是波光粼粼的清泥河。小寺座西朝东,一个庙门,一间正殿,一个小天井,两侧各三间小厢房。木门,格窗,石条坎,青砖地,白墙灰瓦,雕龙绘凤,斗拱飞架,瓦当兽脊,飞檐峭立。殿内有过供奉仙佛的痕迹,但已位置空空,无法明辨。这样也好,虚位以待,诸神来往,自由安歇,为小镇播撒福音。双溪寺汇集着方圆百里的善男信女,他们虔诚地在庙堂之上焚香叩拜,卜卦抽签,送神袍,挂红布、供祭品,祈求平安吉祥。小寺依缓山,揽双河,守候着古镇的风调雨顺。一块土地有了神性,滋生的,便是福祉。看过资料,从这个小镇走出过以开国将军何振亚为代表的诸多军政要员和文化名流,大抵与双溪寺的灵气有关。

灵气?突然想起街上偶遇那个脸色安详的女子,出门寻觅。一群飞鸟在街道上空自由翻飞,它们的头顶,是不染纤尘的空灵碧空。

晚上八九点,小镇沉寂下来。我突发奇想,何不到河边静静地赏月?悄然至清泥河边,躺卵石滩上。心对明月,静听天籁。这样宁静的夜晚,月亮醉了,美眸半闭,娇艳妩媚。望月华静美,听嫦娥飞歌,眺星空斑斓,月光溪声,渗透每一个毛孔,四体通泰,身心飞升,天人合一。

月光轻纱般笼罩古镇,风动纱帘,那是人世间最美的催眠曲吧,纱帐之内,小镇早已进入梦乡,睡态安详,呼吸匀停。清泥河水面平缓,月光荡漾在水光里,顺着山势,徐徐而行,轻抚河床,弹奏出似有若无有的琴声。河面上粼粼的光与水,默然交融。绕过双溪寺,月光里隐约有仙乐奏响,疑惑是上界仙佛乘月光而来,与地亩寺、灵官庙、八角庙、观音峡庙、安南寺、新龙寺诸神在月光中畅叙幽情。月华中,那些神秘的声音,是诸神对小镇的祈福与庇佑。

头顶清瘦的月钩,静静地悬在湛蓝的半空,是在垂钓双溪中的鱼儿么?月光摇曳的溪潭中,几尾不知名的鱼儿轻灵游弋,偶尔溅起水花儿,潭影中的月钩便被揉弯了、扯断了。羡慕双溪寺的鱼儿,不怕天上的月,不怕凡间的人,自在翱翔,任意东西,何等的快意!

波心漾,清月无声。折一只纸船,轻轻推入清泥河中。小船,便满载一船星辉,在水光中,翩然穿行。突然,卡擦!卡擦!那是相机快门跳动的声响。循声望去,那位我惊艳过寻觅过的窈窕女子,月华中,与白色的卵石滩融为一体,专注地捕捉溪潭中的小船月影。不知道她已在潭边坐了多久,看来,是我这个唐突乱入的人,惊扰了她的清静。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素衣翩翩的女子。她优雅地转身,袅娜地离开河滩,与小船一道,慢慢消失在我的视野。

这个月光陪伴的静谧夜晚,我睡得十分安稳,日上三竿,才于阁楼上悠悠醒来。怪不得有人还把古镇叫做“睡眠小镇”,名副其实!起床,神清气爽,精力充沛,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日子吧。

双溪寺的时光最慢,慢得你无法觉察它的流逝。双溪寺的街市最静,静得只剩下自然的声响。双溪寺的空气最清新,清新得让你心中存不住一粒尘埃。双溪寺,是我寻觅已久的———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