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宏村的散文_【宏村之静】

宏村之静

广西桂平市碧滩教委办/陈勇钊

宏村,像一幅山水画里的乡村,执著地远离尘世,在宁静中度过每一个日出日落。

我们千山万水风尘仆仆寻她而来,她依然轻柔地以一水之隔婉拒在面前,好似淡了红尘梦。静静地蛰居在时光深处,岁月的烟尘亦惊忧不了她。犹如佳人垂暮的张爱玲,栖息在大洋彼岸闭门息影,俨如隐士,而她的才华,引无数人为之倾倒。古老的宏村,依山傍水,四周山色与粉墙青瓦倒映湖中,古朴的马头墙,幽深的古巷,吸引无数人纷至而来,一心只为这神往已久的山水画卷般的村落。

沿着窄窄小巷缓缓而行,心情是散淡的,门前小溪里有村民在洗衣,洗衣是用那种古老的木槌敲打的方式,让我们恍然回到了旧时光里。步入宏村首富——汪定贵的家,厅堂、书房、厢房、绣房、花园、天井、回廊等错落有致,精雕细琢、古韵幽然中,无不彰显当年徽商巨贾雍容华贵的风采。

一路逶迤而来,一派徽州古民居的风貌尽纳于眼底,令人惊异的是无论富贾抑或平民人家,都一律在客厅的案台上摆放一个西式座钟,左侧是一面古镜,右侧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花瓶,据说,这暗喻着“终身平静”之意。这宏村风俗里潜藏着对世外桃源之境的追求,荣华也好,贫贱也罢,平安心静就好。“心收静里寻真乐,眼放长空得大观”。这是一种大的涵养与智慧,也是一种高雅的逸趣。

继续逆流而上,一湾半月状的碧水忽然映入眼底,噢,这里就是月沼,犹如一轴浓墨的山水画跌落在地,展现眼前。

古老的街道,一块砖一片瓦都记录了沉沉的岁月,一位白发苍然的老太太安静地坐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也坐进了陈年旧事的记忆里、窄窄的一片天空里,也许她在回想着少女时代的往事,素布翠裙,手执罗扇,依窗而立,闺中独自轻愁,寂寂的流年,深深的庭院,如丝如缕的细雨徒增幽然的惆怅。“窗前细雨日啾啾,妾在闺中独自愁。何事玉郎久离别,忘忧总对岂忘忧”。

宏村雅致灵秀,那湖,半莲叶亭亭,宛如一个女子的眼神,温婉又有脉脉柔情,尽显羞涩迷人的风韵。在青石板铺的小巷里走着走着,傍着轻轻流淌的溪水,直走到人内心深处变得安逸与恬静。

宏村人是宁静的。宏村人一边用软软的徽州普通话招徕游人,一边安静地做着自己的手艺,木雕、竹雕、印章等,游人或驻足凝视,或挑拣艺术品,他们依然低首垂目,像艺术家般沉浸其中,只有你欲买时,他们才分一部分神给你。是古老安静的宏村,给了他们钟灵之气。

临走,我回头望一眼宏村,属于宏村的岁月已老,可老得那么有吸引力,老得那么沉静,足以收纳尽所有沧桑的岁月。

【描写宏村的散文_【宏村之静】】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