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之舞

大河之舞

邵玉田

我的故乡,在苏北里下河的一个小镇。镇前后横卧着两条河,一条叫朱沥沟,一条叫蟒蛇河,连接着西南十几公里的大纵湖。大纵湖上游,南有鲤鱼河、中引河,连接宝应的大溪河;西有南周河和横字河,连接兴化的沙黄河。湖水流人下游的蟒蛇河,经镇西的三里窑向北至九里窑,与新洋港河并流,然后直人黄海。

据北宋年间的水文测量史料记载,与里下河其他湖泊一样,大纵湖也是由古潟湖演变而成。有湖必有河,湖与河相应而生、相依为命,这是从无到有的创生。大纵湖与这些密密麻麻的河网,像生命的血液,流动了近千年,流域达九百多平方公里,湖与河,也融汇于民族文化的江河之中,孕育和繁荣了海盐文化、江淮文化

曾经读过赞美“湖与河”的一首诗,而多少年后再读它,心底涌出的是难以克制的泪水。因为生我养我的这片水源被污染了,滋养着大地生命的甘泉变得浑浊并渐渐发臭了,人们不得不把生存的希望寄托于地下水可喜的是,2012龙年,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先是在龙冈西,蟒蛇河和朱沥沟并流的那个地方,成功开挖了“盐龙湖”——饮用水源生态净化湖,投资8亿元,占地3200多亩。紧接着,2013蛇年,又在建立“国家级生态示范区”的基础上,实施了“市域河道整治”“退圩还湖”“引江人湖”等一系列工程。

动作——快节奏;旋律——高亢、激昂,让人眼前一亮。

笔者自退休后,一直猫在家里。架不住区局负责这方面工程的同志诚挚相邀,一日,欣然前往。首先来到大纵湖新开挖的深水区,原来的湖底只有0.1—0.3米,现在一下子挖成了2米,湖面宽阔,碧波荡漾;湖水清澈见底,溅起的水花,晶莹剔透。再看四周的湖圩,原先密集的圈网与围栏不见了,湖边翠柳披堤,港汊芦苇丛丛,分明是一种自然的回归。然后,又去了与兴化交界的沙黄河,只见大型挖泥船、掘进机,排列岸边,马达轰鸣,热火朝天,好一幅战天斗地的场面。

来到了杨港,这里耸立着盐城西域的第一闸。工程负责人说,按照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院的设计,这一系列工程实施的将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大纵湖会是另一番景象,抵御防洪除涝二十年一遇,正常水位自由水体每天交换可达百万立方米;引江人湖,不仅遏制了水源富营养化的趋势,而且水质也由现在的劣V类水提升为Ⅲ级的保护目标;同时,大纵湖的水生植物、湿地低等植物、维管束植物以及陆生物、鱼类、鸟类、浮游动物、湖底栖动物,能够回到几十年前没有被污染的那种原生态的状况。退圩还湖后的大纵湖,养殖业合理规划,旅游业项目增多,风景比唐人王勃描画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更加迷人。

这就是盐都人的“大河之舞”。比起爱尔兰那个《大河之舞》,两小时的剧场秀,更具有气势磅礴的“上善若水”的思想品位,因为,它连接着“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