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枣花香

沙枣花香

赵明智

最喜爱的,要数沙枣花了!

沙枣生命力顽强,能抗击风沙,抵御严寒,是西北平原黄土高坡成活率最高的树种之一,沙漠中之佼佼者。

四月,沙枣树悄悄抽出了新芽,在春寒乍暖的日子里,在清风煦煦的阳光下,渐渐地孕育着不被察觉的花蕾。很快,枝条上挤满了密密麻麻,小灯笼似的花蕾。开始,只米粒大小,色泽与枝叶极其接近,混为一体,很难被察觉。渐渐地,随着叶片一天天增大,花蕾也丰满了起来,鼓鼓胀胀的,按捺不住内心喜悦,以待时机,冲破阻力,一跃露出灿烂的微笑。

细雨绵绵,春风送暖,满树的沙枣花热闹开来,一条条,一穗穗银色枝叶间,缀满了金灿灿的花朵。每个叶片根部拥挤着数朵、十数朵大大小小的花蕾;它们秩序井然,守规矩,有层次,有顺序地依次绽放。人们走出户外,一阵阵醉人的香气扑面。我家住八楼,清晨,打开窗户,一缕缕淡淡的清香飘了进来。

我家楼下的几棵成年沙枣树,是蓝山名邸前身——圣雪绒企业见证者,守望者。其中最大的一棵约20余年树龄,可谓老资格。树干超过二层楼,树梢已超过四层楼;树冠像一把撑开的巨伞,隐天蔽日地遮盖着绿化园地,是院中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了。

我天天到人民广场散步。广场上,以及广场周围的绿化林带,不知年轮的沙枣树坚硬而粗壮的老树干表面粗糙,岁月的磨砺,已伤痕累累。有的已无法直立挺拔,一副老态龙钟的神态,犹如历尽沧桑,弯腰驼背的老人,而枝叶仍朝气蓬勃,英姿飒爽。一搂多粗的树干上,“整容师”将碗口粗的衰老枯枝,修剪锯除每逢春暖花开时节,沙枣树毫不犹豫地发芽、长枝、开花、结果。沙枣浑身是宝,长形椭圆的沙枣核是上好的装饰材料、工艺材料。表面黑白相间且均匀条纹,无论怎样的能工巧匠也是望尘莫及,无法雕刻的。原先,沙枣核多被废弃。随着科学的发展,电气自动化的普及,智慧勤劳的人们灵机一动,用沙枣核穿制的门帘细腻精致,挂上去很上档次。家家门前挂起了这样的门帘,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用沙枣核制作的工艺品,更是别具一格:有形神酷似的各种小动物,有大小不等的风景画,有造型各异的建筑园林。

沙枣花开,香飘十里。正如歌里所唱:“沙枣子花开哎,哎,哎,哟,嗨!香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