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中的情思

雨林中的情思

西双版纳,没有谁能阻止我爱你!无论是热辣辣的阳光,还是热辣辣的“骚多哩”。沉浸在雨林的氤氲中,漂移在柔情似水的“绿浪”里,我成了被幸福环绕着的“猫多哩”。

西双版纳,没有谁能阻止我爱你!“嗜杀藤”不能,“箭毒树”不惧。纵然成了坎坎伐檀兮中的“紫檀木”,纵然成了“挨千刀”的“黑心树”,我也依然爱你!我是傣家人炉膛边劈碎的柴,即将投入到西双版纳熊熊燃烧的生活里。

“杠上开花”伸出缀满金色鲜花的双臂,“老茎结果”捧出清甜诱人的菠萝蜜,热情的火棘奉献出热情似火的吉祥果,浓情似蜜的雨林在频频的向我招手致意!澜沧江已经波澜不惊,原始部落不再神秘,嚼碎了释疑解惑的神秘果,生活便不再留下苦涩与酸楚。抱一抱路边的合欢树,摸一摸田间的无忧草,我便感染了傣家人与生俱来无忧的天性。

含羞草不再有怀春少女的含蓄,多情土地上的静静相守终于唤来了姗姗迟归的“猫多哩”,绽放着红霞的笑靥迎接我轻轻的抚慰,婀娜摇曳的身姿躲避着我调皮的“胳肢”。当我用唇去亲吻“她”的婆娑,当我用牙去轻启她的妙曼时,她才“倏”的一声,收回所有的柔情,留给我欲拒还迎“绿幽幽”的媚。

“老虎须”早已卸下王者的风范、武者的威仪,顽劣的表情恰似射雕英雄传里老顽童那般充满魅力。“老虎须”的脸庞越老越可爱,深深的皱纹里嵌满傣家“老蜜桃”的祥和与慈爱。

“老虎须”的胡须越长越精神,就好像蓄满了傣家“老伯涛”对知音知己不倦的等待。

“跳舞草”是植物界情感的精灵,你为她高歌她便奉献出全身心的爱。“跳舞草”的情感有着鲜明的“国界”,唱着国歌的“起来!”更能唤起了她心中的澎湃。我准备了无数《凤求凰》的情歌要为她唱出爱情的买卖,她跳着孔雀国的舞蹈却融入了中华民族的“大爱”。

高高的糖棕撑起参天的华盖,为我播下阴凉却不知我追赶太阳才来到了南疆。我倚着糖棕的树干只为了承接雨露纷飞的糖浆,如果能把我浇成糖人的模样,就完成了我对泼水节的祈盼。

雨林中最高级的化妆师是无心无肺的黄蝉,她把艳丽的花瓣幻化成了酒杯的形状。她把“传宗接代、传道授业”的花蕊,浓缩成“星星”沉在了杯底,让我每每举起杯来就觉得星空也在杯中晃荡。我是一定要举着黄蝉来干杯的,干出傣家人祝酒令中的豪爽:“多哥:水,水水!”。那是多民族团结和谐的声音在西双版纳的雨林中荡漾。

灯笼花啊,无须你用荧荧之火照亮我回家的路,旖旎的风光早已锁住我的梦想留住我的脚步。广袤而深邃的雨林,即使你把我变成了林中最不起眼的“光棍树”,我也要为西双版纳把根留住。

雨林中的红豆衫啊,为什么春天怀胎却要等到十月成熟,为什么塞给我无尽的相思,却不留给我一颗红豆

地雷花呀,什么时候开?地雷果呀,什么时候响?什么时候我才能跟各族人民来一场地雷大战,战出各民族的五彩生活,绽开中华民族长盛不衰的礼花弹。

炸弹树啊,抱着我炸吧!你既然引爆了我满腔的热血,我就要喷出火一样的岩浆。“箭毒树”啊,给我一箭封喉吧,只有这样,我的生命才能在茂密的雨林中凤凰涅槃。

注解:1:骚多哩:傣家姑娘。2:猫多哩:傣家小伙。3:老蜜桃:傣家大妈。4:老伯涛:傣家大伯。5:“多哥:水,水水!”:干杯,干,干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