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之缘

西双版纳之缘

17日凌晨,波音737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天津滨海机场。我走在飞机长长的通道上,而思绪还在西双版纳,脑海里不时闪出,盛大的泼水节,澜沧江边的赛龙舟,金灿灿的大佛

一声熟悉的呼喊:妈妈!妈妈!才令我回过神来,原来儿子来接站了。

几日的西双版纳“百名作家采风活动”刚刚结束,而我的思念悄然开始。让我感触最深、不能忘怀的是,与佛结缘。

虔诚的聆听

西双版纳春天的阳光是如此的灿烂,柔和而温暖。4月13日吃过午饭,我们便乘轿车来到观水台大街,下车后,随着人流向观礼台走去。第一次来西双版纳,初次参加盛大的傣历新年,心情格外的激动,无法想像它的热烈与壮观,内心充满期待

隆重的傣历1373年新年节庆祝大会,将在在澜沧江边举行。身着傣族盛装的男女老少,从四面八方聚集到澜沧江观礼台前,大会还未正式开始,已经是人头攒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观礼台旁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的打伞站立等待,有的向江边慢慢行进,有的地方需侧身才能通过,而现场没人大声喧哗,没有人不悦和争执。人们礼让、友好,都尽情享受节日的欢乐。不久,蓝天白云下,飘来“齐唱”声,整齐而委婉,十分悦耳。我被深深吸引。停下脚步,立足倾听,我情不自禁踮起脚尖,向观礼台眺望。人太多了,一无所获。忽然,又传来一个人的浑厚之音,我从未听过,既新奇又动听,沁入心扉!我好奇地问身边傣族姑娘,他们是谁?“唱”的什么?姑娘告诉我说,这是诵经,他们是大佛寺的僧人,为百姓祈福,领诵的是大佛寺的佛爷。身置其中的我,感叹这少见的宗教仪式,人之多,场面之宏大,难得一见。

诵经不停地在空中飘扬,也飘进每个人的心里,让我们感到无比的幸福与甜蜜。

澜沧江边,人山人海,红灯高悬,彩旗飘扬,数万人集体虔诚地聆听诵经。这一幕,令我震撼。我融入身着五颜六色傣族服装的人群中,与他们一起静静地、虔诚地聆听诵经。心想,我太幸福、太幸运了。这是与西双版纳的缘分啊。清晰而美妙的诵经,在我听来如同天籁之声。我用心听,心灵如被净化一般,它让我内心平静。也有一种被暖暖的、甜甜的福,包围的感觉。诵经结束了。我依然留恋,那诵经声一直在我耳边缭绕

广场上响起礼炮,接着礼花在空中绽放,把澜沧江边上空染得五彩斑斓。不远处传来咚!咚!咚!

击鼓声,龙舟赛在热烈的气氛中拉开帷幕。我和伙伴们向江边走去,可我还想着僧人的诵经,回味着,体味着,挥之不去。我不时在想,领诵者是谁?采风中,我能见到他们吗?

幸福的珍藏

泼水节是傣族新年的重要活动。当我们急匆匆赶到泼水广场时,“迎圣水·送吉祥”——取水仪式已经开始,西双版纳州文联的车秘书长带领我们穿过人群,向主席台方向走去。进行中,一阵既洪亮又熟悉的声音迎面扑来,在哪儿听过?哦,是诵经,不多时,又听到那个浑厚的领诵,我的心顿时被抓去,我旁若无人,倾听齐诵与领诵。遗憾的是,我始终没有见到诵经的僧人和领诵的佛爷。在这里,我能见到他吗?心存侥幸。

手持水盆、水桶的人们,在泼水广场静静地聆听,接受祝福。我们也站在离主席台不远的地方,再次得到僧人和佛爷的祈福,是我莫大的福分。正当我聚精会神聆听时,突然身上被水击了一下,原来州主席还未宣布泼水开始,等不及的人们已经任意相互泼洒。

偌大的泼水广场,集聚了几万男女老少,也集中了来自国内外的摄影记者和媒体人。当主持人高喊,让热情的西双版纳人一起泼水,把最美的画面呈现给艺术家们时,全场沸腾,水花喷涌,一幅奇妙的画面展现在世人面前。人们泼水为了远道而来的艺术家,也为相互之间的新年祝福。我和伙伴站在小水池边,水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泼来,不知所措,更无处可藏,不大工夫,个个都成了落汤鸡。为了保护相机,我夺路跑上了主席台,恰巧与取水的傣族姑娘、年轻的僧人相遇,他们端着特制的装满澜沧江圣水的白瓷罐,相互泼水祝福,我只顾拍照,险些与一位身着袈裟的长老相撞,有人扶住了我,慌忙中,我有些尴尬,他却向我微笑,和善地点点头,我做回应,也点点头。我不由再仔细端详,见他身材高大魁梧,慈眉善目,满身是水,手中还拿着一大蒲扇,身边的年轻僧人为他打着伞,他笑容可掬地望着泼水的人们。这时,有人前来要与他合影,他和蔼而亲切地答应了。一连几人与他幸福拍照。我呆呆地在一旁观看。心想,他这样不凡,是谁?仿佛在那里见过。我举起相机为他拍照。接着,我大胆走到他身边,也拍了张合影,满心欢喜。

我走下主席台,还琢磨他是谁呢?竟这样面熟。哦,我想起来了,在参观勐泐大佛寺时,圣菩提树旁立的宣传牌上看到的几张照片,其中有圣菩提树安奉仪式上,斯里兰卡芒嘎腊大长老向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云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西双版纳佛教协会会长、勐泐大佛寺住持祜巴龙庄勐移交圣菩提树证书的情景,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莫非是他?在一僻静处,我从相机里重新翻看拍过的照片,当把长老的图像在相机不断放大后,我惊讶了,原来与我合影的,正是祜巴龙庄勐住持!我忍不住高呼:“哦!我太幸运了。”

泼水的场面一浪高过一浪,我的心也如水花难以平静。千里迢迢,从北方来到西双版纳能与祜巴龙庄勐近距离接触,得到他的祝福,并合影留念这不是缘分么?我不是佛教徒,但我尊敬佛教的信仰,敬重僧人和佛爷。

我们参观景洪市勐罕镇的傣族园,了解到傣族人信奉南传佛教,每个村寨都有寺院,至今保留男孩从七八岁进院修行,学习傣族文化的传统。他们对佛教虔诚,世代相传。在富足安逸的生活中,傣族人热情好客,真诚友善,平和安宁,几十年与各民族团结友好、和睦相处,保持了良好的民风和传统,村寨至今仍夜不闭户,这与南传佛教的教诲与影响、傣族文化的传承是分不开的。南传佛教滋养了生活在这方热土的人们,修炼了他们的性格与品德。在与傣族同行的接触中,我早已有了体味——这神奇美丽的地方,人也很美。

按傣族的习俗,泼水节获得别人泼的水越多,福也多。泼水节上我被人泼得浑身湿透,岂不是泡在了福里?

何止这些,我与祜巴龙庄勐的合影,与我在西双版纳度过的美好时光将成为我永远的幸福珍藏。这是我与西双版纳的缘分,与佛结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