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西双版纳

情系西双版纳

来云南必来西双版纳,因为她的美,山美水美人更美。西双版纳州首府景洪,被称为“黎明之城”,相传佛祖黎明时刻路过此地而得名。

“2011年全国散文创作会议”在景洪召开,我作为散文实力派作家应邀参加了此次会议。

从昆明到景洪,我是坐大巴去的,经过约十个小时的路程,深夜时分才赶到。虽然很疲倦,但是很兴奋,因为我认识了一位新朋友,《散文世界》杂志社副社长、执行主编苏伟老师。能和苏伟老师同行,讨论文学创作,是我的幸运。苏老师给人文弱书生的感觉,还带有浓厚的甘肃口音,但讲话铿锵有力。他博学多才,年轻有为,特别是他的文学创作观点,令人折服。他主张文学创作应该坚持民间立场,面对广大弱势群体发言,力争体现自由精神。这也和我的观点不谋而合,让我敬佩至极。

此次会议负责接待是西双版纳州文联李青老师。那天她穿着美丽的傣族服饰,光彩照人。她解释说,你们来正赶上泼水节,泼水节相当于汉族的新年,傣语称为“楞喝桑堪”或“桑堪比迈”,这几天傣族人都要穿上美丽的傣族服饰。她的傣族名字叫玉婉娜,玉是女子的姓。为什么汉名是李姓呢?她解释说,父亲的老师姓李,父亲当年学习成绩好,深得老师喜爱,父亲也随老师姓李了。

西双版纳傣族,是与水有缘的民族,称为水的民族。民谚说“泡沫跟着波浪漂,傣家跟着流水走”,“水创世,世靠水”。傣族心目中的水,是孕育万物的乳汁,是生命的血源。

来西双版纳必来澜沧江。澜沧江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六个国家,被称为“东方多瑙河”。

泼水节开幕式在美丽的澜沧江畔举行。当晨曦映红“黎明之城”的时候,各族群众便穿着盛装,从四面八方汇聚这里。一声号令,一支支高升腾空而起,直穿云霄,一艘艘龙舟箭一般,直冲对岸。为了看得更清楚,我走下看台,通过拥挤的入口靠近澜沧江河畔。河畔上遍地的鹅卵石,天气很热,人们打着遮阳伞拥挤在河边观看龙舟赛。河畔上的小吃店很多,以烧烤类为主,烤肉、烤鱼的香味伴着油烟味吸入游人的鼻孔。游人坐在简陋的帐篷里,光着膀子喝着啤酒吃着烤肉,欢笑声不绝于耳。竟然还有傣族青年开着柴油三轮来到这里,车上架起望远镜,饶有兴趣的观看龙舟比赛。作为外乡人,我对傣族的传统龙舟赛是不感兴趣的,也许只有本地人才能深刻体会到其中的乐趣。

泼水活动那天,本着“湿透全身,幸福终生”的思想,我积极投入到泼水大军中去。我端着一盆水,寻找心目中的美女。这时迎面泼来一盆水,迷住了我的双眼。接着,前后左右到处是泼来的水,无法睁眼,呼吸也很困难,我急忙把水泼出,盆子扣到脑袋上,护住面门,一副落汤鸡的惨状。经过这次教训,我不再刻意寻找泼水对象,闭上眼睛,一阵乱泼,也伺机袭击路过的美女。“水花放,傣家狂”,整个泼水广场是水的世界,水的海洋,人们用脸盆,甚至水桶盛水,嬉戏追逐,只觉得,迎面的水,背后的水,尽情地泼来,一个个全身湿透,但人们兴高采烈,到处充满欢声笑语。

在泼水节期间举办全国散文创作会议,可见云南省政府、西双版纳州政府对繁荣民族文化事业的高度重视。会议期间,我还有幸认识了昆明文联美丽开朗的段瑞秋老师。段老师作为散文作家代表讲话,她主要讲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对散文创作的观点。她原来在西双版纳电视台做主持人的工作,在事业的巅峰时期突然辞职,引起领导和同事的不解。她说,她要追求一种自由的生活,自由的写作,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并把它记录下来。忙碌的工作已让她疲惫不堪,她需要精神的放松,精神的自由,也由此走上了散文创作的道路。能够放弃让人羡慕的工作,去追求自由的梦想,这是我非常敬佩她的原因。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自由精神难能可贵。

相聚总是短暂,该是分手的时候了。由于赶昆明至北京的飞机,我提前一天走了。和我同行的是天津作协的李秀云老师,已经六十二岁年纪了,还笔耕不辍,精力旺盛。到了昆明,离飞机起飞的时间还很早,李老师带我去翠湖玩。她说要看看海鸥老人,一个每天都喂海鸥的老人,他去世后市政府为他在翠湖塑了铜像,供人们瞻仰。李老师说,现在的社会太需要爱心了,爱人类,爱大自然,爱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是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

全国散文创作会议为期五天,我也仅有五天的假期,没能很好的游览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美丽风景,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但是通过此次会议我对散文创作有了新的理解,同时认识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友,短短几天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别了,美丽的西双版纳!我是那么的迷恋你,我还会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