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水——西双版纳惹人醉

水水水——西双版纳惹人醉

才疏学浅,一直为写不出游记而苦恼。然而:

今年4月,到了西双版纳,参加全国散文创作会暨滇东八州文学创作年会,正值傣族新年,看到那些令人陶醉的场面,好像不拣拾些情景记录收藏,激动的心情就难以平静。

水——载满龙舟竞风流

4月13日,是傣历1373年的新年节,我们被安排参加庆祝大会。

虽然,以贵宾的身份,但,对这一安排我却不以为然,甚至反感:

平日里,这庆祝,那庆祝,各种会议够多够烦的,好不容易从南京碾转到了西双版纳,本想好好玩玩,怎么,还是一个一个的会?

中午12:30,我无精打采地坐着车子,十分被动地被笑容可掬的西双版纳州文联工作人员带入会场。呀,怎么走进了写满席卡的主席台?怎么主席台不设在大会堂,竟然是露天的?伴随着会场响彻云霄的傣族音乐,我朝台下看去,不乐意的心情一扫而空:

水?主席台竟然是依水而搭!只见台前一条大河,一半是宽阔的河滩,一半是碧水流淌。大河两岸,绿树成荫,风景秀丽。“这是什么河,水,竟然这么清绿?”我惊讶而不由自主地要问个明白。“这是澜沧江,我们傣族的母亲河!”真是一点污染也没有啊!我心中感叹不已。

左前方的不远处是一座跨河斜拉大桥,在一片开阔平坦的地带看上去格外雄伟。我猜想,这大概就是西双版纳大桥吧?

主席台下是宽阔的河滩广场,“人山人海”一词用在这里恐怕最是恰如其分的了。

据说前几天这里还下着雨,这几天老天配合,特别晴朗,气温回升,河滩上阳伞一片,各色伞面在缓缓晃动。突然发现,这各种颜色的伞自由组合成的流体,本身就是一道壮丽的风景线。

河对岸的水面上漂浮着许多条长船,不同船上的人们穿着不同颜色但非常鲜艳抢眼的服装。远远地也能看出,他们手握长桨,精神抖擞,整装待发。我想,这一定就是“龙舟”了。

这么令人震撼的场面,已经许多年没见过了!

这使我一下子想起儿时家乡过新年搭大台唱戏舞灯,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热闹场面,可惜这些年已经绝迹,我们的新年除了“吃吃吃”、“喝喝喝”这种穷苦年代的方式之外,就是用“T V机+麻将机”的模式取代了大戏台和龙灯、狮舞等民间艺术,在“一定要加强文化建设”的口号声中逐步吞噬着过去的一切,构成了现代新年文化的单调与乏味。

突然,音乐停止,广场一片安静。只见一位大和尚引领众僧人走到主席台前,齐声念佛。我轻声询问他人,方知那位大和尚正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云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州政协副主席祜巴龙庄勐,由他领诵平安经,为新的一年祝愿祈福。

据说傣族人独信佛教,重大活动前由大和尚领队诵经,这是必须的。又据说七八岁的男孩进佛寺学习也是必须的,数年后凭自愿可留可归。难怪这里大小和尚随处可见呢。突然就觉得这种学佛又来去自由的体制真好,佛教也因此大大弘扬。

诵经完毕,恰是正点,新年节庆祝大会正式开始。州长致辞,我趁机瞄一眼主席台席卡,才发现会议的规格很高,不仅有中国文联与中国作协副主席和云南省人大副主任、西双版纳州党政要员,还有老挝、缅甸、泰、越、韩的诸多使臣。突然,我感到这些席卡与刚刚看到的节庆期间活动安排单上的“赶摆、边境贸易旅游交易会、纪念周总理参加泼水节50周年、庆祝中老建交50周年中老青少年友好交流、民族文化大游演”等等跳到了一起,使我从席卡、致辞和系列活动的清单中,看到了一个文化和经济融为一体的魅力大舞台,于是由衷地敬佩起西双版纳来。

主持人宣布“划龙舟、放高升、歌舞表演庆祝活动现在开始”的洪亮嗓音将我飘逸的思绪拉了回来。顿时,锣鼓声声震大地,礼炮齐鸣冲云霄,彩旗炮、礼宾花齐发如天女散花,祝福的高升呼啸刺破蓝天,“澜沧江之歌”歌舞表演拉开序幕,数十条龙舟在锣鼓声中和“水水水”的欢呼声中,守持着传说中傣族英雄的精神信念,尽情展示自己的英姿和赛技,破浪江中竞相争流

我再也坐不住了,一边取出包中的相机,一边离开座位走到台前,赶紧,拍照,拍照!

好像只有拍照才能稳住我激动的心情。

水——开怀举杯将敬酒

走近傣族园,老远就看见一群傣族姑娘,身穿吊肩红彩连衣裙,头戴数多粉红鲜花,肩披洁白哈达,立成夹道两排,齐声轻唱傣语迎宾歌曲,面部含情微笑,双手左右曼舞,恭请众人前行。未进园,便感觉温馨醉人。

园中处处可见傣家村寨、傣家民居、庭院风光,最使我动感情的莫过于数名六七十岁的傣族老太在用古老的手摇纺车聚精会神纺棉纱,将古老悠久的旧时光搬到了眼前。这一下子勾起我儿时的记忆:年迈的祖母白天洗衣、摘菜、养猪喂鸡、烧饭做家务,晚上就是手摇这样的纺车纺棉纱,常常为了给我们下辈人赶织新布衣,许多天都要摇到后半夜

我赶紧拿出相机,寻找最像祖母的老人拍照。可惜都不太像,毕竟是不同民族的人啊,长相上区别大些也是可以原谅的。不像就不像吧,照照这种旧纺车也是好的,每台纺车上都有祖母的影子在晃动,每台纺车都能让祖母为儿孙不辞劳苦的情景再现。

“快走啦!”“快走啦!”呀,那是领队在叫我呢,我这才发现自己拍照拍呆了,团队已经走远。

傣家乐,是傣族园中品尝正宗傣家风味美食的好去处。进门时,我正四处张望那独特的建筑款式呢,突然感到肩头一凉,才发现门前两边有对立两排的傣族姑娘,肩披大红的“热烈欢迎”绶带,一手捧着盛满水的陶钵,一手提一撮绿色小树枝从钵中沾水洒在客人的肩背上,以示祝福吉祥。据说泼水节最早就是由这种沾水祝福演化而来的。

坐到桌前不一会,菜就上来了。虽然平日里饭局不少,但眼前的菜却样样都没见过。芭蕉叶蒸肉,油炸青苔,香茅草捆烤鱼,菠萝糯米饭,竹叶糯米粑,野茄子,野黄瓜看上去新奇,闻起来香辣,味道一定很美吧?手摸着筷子,可没宣布开席,只好又放下。

我最感兴趣的是生吃野茄子、野黄瓜,尝一口,味道不错,于是挑其中种子老点的,包好收藏,说不定到我们那里也能生根发芽。带植物回家种植作纪念,这已是我多年外出的嗜好,今日终于又有收获。

更有意思的是傣族人敬酒。几个人一起来到你面前,一齐举杯,为首的大喊一声“多哥——”,其他人齐声应和“水、水、水,水——水!”有时变换节奏,喊着“水——水——水!水!水!”不知哪个更标准。喊完后一饮而尽,拱手道谢。特别是人多桌数多的宴会,“水水水”的喊声此起彼伏,很好听,很热闹。我问他们,敬酒的时候怎么喊“水水水”呢,不明明是酒吗?他们笑了,说只是“水”的发音,意思就是敬酒、敬酒。但不管是什么意思,喊出声来,感觉气氛热烈了许多。

水——泼出彩虹润心头

在新年节庆的所有活动中,可能泼水节是最给力、最高潮、最疯狂的活动了。

15日将近中午,我们驱车前往泼水广场。快到广场的街上,已处处可见泼水的场面,车刚停,门未开,“哗啦”一盆水就迎面泼来,虽然明知道有车玻璃挡着,贴近玻璃的脸还是一阵紧张,痉挛般地缩回来。车门开了,急着要快快投身这热闹的场面,体验激情的泼水狂欢,却又害怕下车,毕竟没经历过这样的湿身刺激。果然,刚迈出车门,身上就被泼得透湿,但却豪无冷的感觉。

抹去脸上的水,在文联工作人员的冒泼引领下,湿淋淋地随人群流进广场,流进人海。人海中,个个精神抖擞,手提小盆小桶,边泼水边缓缓向广场走去。我猜想,这下卖小盆小桶、水枪、拖鞋、裤衩的恐怕是大赚了一把吧。

不一会,我们的人就被人海冲散了,吞没了。凭着胸前挂着的贵宾牌,我钻进了警察把守拉线的主席台区域,站在高处看万人广场,大小足有十几万平方米,正前方有个六七千平方米的大水池,旁边和台前还散布着好几个小水池,每个水池的周围都挤满了人。广场上空,十几个大气球牵引着大红长条庆祝标语,单看这气势,就已是非常壮观的了。

大约中午12点,在主持人的指挥下,广场上敲响铓锣,打起脚鼓,歌舞团的演员向中外来宾演绎了舞蹈《泼水节的传说》,傣历1373年新年节泼水联欢活动的开泼仪式拉开帷幕,西双版纳总佛寺的僧侣们走上主席台,诵经赐福,市长慷慨致辞

不到30分种,主持人宣布泼水联欢正式开始的话音刚落,广场顿时水花飞舞,“水、水、水”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再加音乐热烈,锣鼓声声,为泼水造势助威,上万人不停挥舞绿色的小盆小桶,无序地编织起恰似有序而洁白迷人的水帘幕纱,人影在幕纱中攒动,激情在水花中碰撞,笑声在人群中流淌。大家全都进入了一种状态,泼水广场成了欢乐的海洋,一阵阵欢乐的热浪向我涌来,我被这狂欢的情景淹没,被西双版纳吉祥的水淹没。“水水水”,水去了人们的一切烦恼,欢乐战胜了一切,时光在美好中度过,真是一场水的洗礼!我立时感到,这水如刻刀,在我的脑海中雕刻下了永久美好的印记。我忙不迭地一手拿着相机不停地冒“雨”拍照,一手举着小盆为相机挡水护航。尽管如此,还是不时有水珠泼到相机上,直到它生气罢工,我才不得不收了起来。

正兴中,也是最累时,主持人恰到好处地命令着“停!”“停、停”,音乐慢慢变缓,人群渐渐安静,大家松一口气,到处是笑声一片,真开心啊!

可不一会儿,又传来主持人的动员令:今天,有来自省委的领导、上海市人大的领导和其他中外远方的领导以及来自各方的摄影家、作家等贵宾在场,请大家将自己的盆里舀满水,我们要将最好的、最壮观的场景展现出来,每个人向天空泼上七盆水。一!二!三!开始!!

哇,只见全广场水珠遮天盖地,水,暴雨般冲上天空,又如玉珠织成的盖毯飘落下来,人头在这盖毯下朦胧攒动,笑声裹着水珠四处飞扬,在阳光的照射下,一道道彩虹在空中闪烁。

早就听说过“泼水节”这个词,从没想到场面如此恢弘浩大,气氛如此欢畅开心,真是奇观!有生以来第一次见此情景,心情激动得想流泪,想与旁边的熟人表达一声赞美,可是却说不出话来,我真的被这恢弘的场面震慑住了,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突然意识到,身上有一阵凉意。怎么,我也湿身了?

谁泼了我一身的水、泼了多少盆,全然没有注意。我醉了,我被水泼得酩酊大醉。

那会真的把一切都忘掉了,只有泼水,只有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