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做了一个千年的梦

西双版纳,做了一个千年的梦

从西双版纳回来,有人问我对她的印象,我毫不迟疑地说:西双版纳,就是一个永远停留在游人心中的梦境。

到过西双版纳的人,没有一个不被这儿浓郁的傣乡风情迷醉。如果从景洪看西双版纳,你能切切实实感受到东南亚建筑风格的缩影,街头处处热带雨林标志性的建筑,连路灯、栏杆,都有椰子树、象脚鼓的痕迹。街边一栋栋店铺,装饰着佛塔般的尖顶,金碧辉煌的门楣,加上不时出现在眼前的椰子树、菠萝蜜,你仿佛置身在异国他乡。一群群穿着傣家艳丽衣裙的姑娘,在你的眼前穿过来,晃过去,你的双眼顿时就会被那种自然和纯美给迷惑,心里本来有些模糊的神经,在那一瞬间也会飘摇起来。走出市区,满山的椰子树、橡胶林犹如绿色衣带,缠绕在傣乡的每一个角落里,中间点缀的,也是芒果、小叶榕之类浓淡不一的热带、亚热带植物。要是你深情地拥抱这片神秘富有的土地,用心灵去看,你的梦中还会看到很多:

那是橄榄坝独具特色的傣家民居,是基诺山幽深的密林,是原始森林公园茂密的热带雨林,是勐海翠绿的茶山。

那是澜沧江清澈的江流,是勐泐大佛寺庄严的佛影,是贝叶经古朴而隽永的文字,是傣家姑娘们美丽的身影。

那是穿越激流的龙舟,是东方狂欢节中疯狂的人群,是勐巴拉娜西优美的舞姿,是凤尾竹下吹响的葫芦丝

西双版纳,这个被渲染着且将继续被渲染、被诠释着且将继续被诠释的地方,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把梦枕上这片南国富饶的土地,一起开始做这个永远也做不完的梦吧!

每次想起西双版纳,我们总会想起那些震撼人心的场面:澜沧江边,成千上万生活在这片富饶土地上的人们涌向河滩,他们穿着各种式样、各种颜色的节日盛装,撑着雨伞,在烈日下,走向一个个赶摆的帐篷;湍急的江中,一支支划着龙舟的队伍,喊着整齐的号子,在与激流抗争中勇往直前;江边舞台上,来自各民族的少男少女们,兴高采烈,舞动着他们的青春和热血,也唱响了他们的未来和梦境

泼水广场上,数万名各族儿女欢聚一堂,在喇嘛诵经声刚刚结束的那一刹那,随着“水水水!水!”的声音,数万盆清水顿时泼向天空,数亿朵水花顿时弥漫天际,把他们对朋友的美好祝愿,对亲人的美好祝福,对生活的期望一起泼出去。一浪高过一浪的水花,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的热情,诠释着他们乐观、豁达,热情、奔放的传统美德。与此同时,在西双版纳的每一条街头、每一个村寨、每一片绿荫下、每一栋傣楼边,疯狂的人们怀着对水无尚敬仰的心情,欢呼着,嬉戏着,祝福着

面对着那一张张甜美而富有生气的笑脸,面对着他们热情而奔放的双眼,你只能震撼,那种单纯而和善的笑容就是你心里的皈依之所,就是你花了数十年时间甚至是一生的心血所要寻找的美好归宿。当我们正在被拖着沉重的肉体痛苦、绝望、悲伤、失落困扰在世俗的烟尘里的时候,西双版纳和西双版纳的人民,正疯狂地用他们特有的方式欢度着他们的节日,寄托着他们的心愿。在西双版纳,我们只能用心去感悟,用心去聆听,用心去游走,只有这样,你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南传佛教在这儿的魅力,感受到世世代代居住在这儿的各族祖先们神秘而传奇的人生。

有人问我:“你对西双版纳最深的印象是什么?”我一时语塞。

是基诺山寨,是标志着基诺族祖先图腾和崇拜的木柱?是诉说着基诺先祖创世的木鼓?是橄榄坝,是傣家寨子里古朴的民风?是小卜哨们灿烂的笑容?还是大佛寺里释迦牟尼庄严的法相,喇嘛们身着黄色僧袍诵经的声音?

西双版纳,一个游客带走的,无非是一片树叶,一只香包,一片黄昏的彩霞,一段传奇的故事,一个美好的梦幻。可留下的,却是满大路、满山寨的脚印和对生活在这儿的古老民族文化的守候和祝福。

是的,西双版纳是各民族的西双版纳,有了各民族深厚而古老民俗文化的西双版纳才是人类灵魂的栖息之地。橄榄坝里老大妈转动的岁月的纺车,基诺山上挂满山路两侧的历经风雨的牛头,勐墈大佛寺里发黄而陈旧的贝叶经,澜沧江边哈尼姑娘们奇特而艳丽的服装,还有傣家姑娘们飘逸的秀发、多情的笑脸,这一切都证明着这片土地的神奇和古老、独特和富有。是西双版纳的富饶养育了这儿的各个民族,也是这儿的各民族创造了这片土地的辉煌!

西双版纳是什么,她是镜子里的小卜哨,她是舞台上的勐巴拉娜西,她是大佛寺里高僧大德们吟诵的经卷,她是我心目中一个做了千年却永远也不会醒来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