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外一篇)

青海湖(外一篇)

青海海北州门源县第二幼儿因西月

这是青海高原上的七月,十万里阳光打开雾霾,十万里草原编织思念,十万顷湖水怀想爱情。

一个青海女人,打马顺水而来,多少年的踽踽独行,让温热的泪在此靠岸。如水的岁月里,大湖之水在她心海上一遍遍地撞击,心灵的祭坛上无尽的祝福,从此与水有关,与爱有关,与这片多情的草原有关。青海湖让我们磨损的记忆复活,这美丽之湖、圣洁之湖、精神之湖,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在湖畔稼穑、劳作、相亲相爱,牧放着生生不息的梦想。

春天虽然过去,但盛大的夏季如约而至!今夜,青海湖宽阔的琴键上,一双无形的手将弹起笙歌,这天籁之音!一颗在时光中晦暗的心被重新濯洗。今夜,星光璀璨,湖水轻柔。是什么驱使着我们低吟浅唱,魂牵梦萦?

青海湖!青海湖!

众水回归,百鸟欢歌,雪山守护着你,众神簇拥着你,你的子民在这里繁衍生息,与你相依相伴。今夜,我是一百零八条河流中的一支,向着你的方向奔涌。是的,有水,我们将不再陌生;有水,我们将今生相恋。湖水拍打着过去,也拍打着现在和未来,我们双手合十,点亮心灯。湖水诉说着恩爱情仇,马匹托运着悲欢离合。我孤独的心灵之语在白天鹅舒展的羽翼上重生,命运的歌声最终抵达!

湖水泱泱,琴声悠扬。来吧!来吧!所有受伤的人,所有迷路的人,青海湖夜夜高擎火把,为你引航,三生石为你化解心巾的忧伤。南岸众神歌赋,北岸人间烟火明灭可见。金戈铁马的猎猎旗帜已飘远,千年遗梦回归故里。湖水湿了仓央嘉措的袈裟和诗歌,也湿了西王母空空的等候

这是碧波荡漾的美丽之湖,这是众鸟翔集的温馨之湖,这是众人朝拜的圣洁之湖,这是诗神眷恋的迷人之湖。带上五大洲的土、四大洋的水,诗歌之火燎原在高原的圣湖,她的声音穿透你,也穿透我,穿透土著民族茫茫的岁月。

于是,我今夜写下草原、大湖、骏马、羊群,以及豪放的诗章。

青海湖!青海湖!

大河之殇

你从远古走来,带着圣洁的雪山之水,带着千年的沧桑巨变,带着母性的博爱柔美。从岗格尔肖神山出发。你走过的地方,一路鸟语花香;你走过的地方,一路风调雨顺;你走过的地方,一路欢歌笑语。你是黄河的孩子,你的血脉里有黄河的厚重大气,有黄河的沸腾热血,有黄河的博爱无私。走高原,穿峡谷,过平川,带来春华秋实,地肥马壮!我的故园因你而丰饶,因你而美丽,因你而多情,你的子民因你而生生不息!

而现在,是什么让你衣衫褴褛,目光忧郁?是什么让你肌肤裸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是什么让你眼眶干涸,泪水全无?

我记得的大河,常常用汹涌的波涛夜夜拍打着我的酣梦,像母亲的手拍着,唱着轻轻的摇篮曲。大河孕育着星光、日月,运送着晨曦、晚霞,在无限的辽阔里滋养着每个人童年的快乐和幸福。肥硕的裸鲤在你的乐园里嬉戏,光屁股的孩子拍打着水花,成群的牛羊畅饮着你的甘露大河上下,春风化雨,森林葳蕤,金土地粮油满仓,我们的田园牧歌千年不息!

然而,采砂者,淘金者,一群欲壑难填的蝼蚁欲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他们暗自掌控了你千年的命运,锐利的铁器切割着你一寸一寸的皮肉,你流血、你呻吟,在暗夜里独自疗伤,舔舐伤口。死亡的虬枝向天问,天空不语,呜咽的波涛试问大地,大地无声;蛙鼓鱼跃成了空鱼篓遗忘的歌谣,你往日的丰饶美丽成了我们最后的记忆。

我在大河之岸手握细沙,它从我的指缝间一点点流失,正如我们握不住记忆里你的容颜,握不住故乡温暖的炊烟。那赢弱的声息一遍遍拷问着我们的灵魂——谁是谁命运里的救世主?谁在救赎谁的命运?

人类选择你的荒芜就是选择了自己的毁灭,他们在迷途中听到的只能是悲怆的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