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树

它们就长在我家小区路口,左三棵,右三棵。

每到秋天,它们特别惹人注意,因为叶子落光了,树上的粉红色特别显眼。初看它们,总想起那些寂寥的爱情,一朵朵,没有叶子的厮守,顽强地,用粉红色的初衷,独自爱到最后。

三年了,树越长越高,树根越来越壮,叶子落了又长,花谢了又生,一次次地,花与叶相陪一段时光后,叶子便匆匆离开。我看见那些花儿似乎越长越空闲了,看透了缘份,便无所求了吧?

人亦是,不管爱情或友情,不一定会一起走到最后,看透了缘份,人的心便越来越空闲,空闲心是不紧不张,空闲心可以生出很多空闲时光来,这些空闲时光,扫除了怨恨,避开了纠缠,像是一片留白的天空,可以在其间任意想象或思念,让时光变得非常美妙。

有时一天一次,有时一天多次,我用一颗闲心经过树下,偶尔抬头闲数几朵花,然后想象阳光洒下来,是一片片痴情的叶,泛着绿。一些浪漫的岁月,是流过眼前的小溪。一缕缕清风过耳,是恋人弹的琴音,飘飘绕绕,春去秋来,弹出爱意无限。

一个人,步调逍遥,走在宽阔的世界里,大地数着我的闲步,走着走着,到了食店,吃一碟肠粉,走着走着,到了市场,买几只苹果,走着走着,到了书店,读几首诗。这一路欢愉,只因有一颗闲心。

那儿,树一直立着,花仍在浪漫,仍在芬芳……

总有我这样的路人,不说承诺,不谈爱,却已把花儿藏在心里。

天色已晚,又想起花儿,放下手中活,去看看。远远看见,月亮挂在树枝上,月光抚慰着花儿,花儿正歪歪斜斜地诉说着什么,月光似是温顺的爱人,正用心聆听。地上,花影绰绰,隐约成诗,一瞬间,花儿都变成了烟花,点亮了黑夜。

从此,我叫它烟花树。

一朵一朵,在黑夜里,明明白白、悠悠闲闲地燃烧自己,告诉路人,情感与温度都在自己的身上,你的燃烧,你的美丽,只与自己有关。

树下的我,踩着花影,被一片月光轻拥,一些花香和温柔,走进我的内心,我也是一朵独自燃烧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