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只要一到冬天,洁身自好的雪,总会有几次如约而来点缀我们典雅的侗家山寨,雪也非常乐意地成了幼稚孩子们的一种玩具,任凭玩耍。

于是,我深感凉性的雪,不但恰似一种爱心洁白,还具有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这是口是心非的人所无法拟比的。在那个时候,我虽然不懂什么是瑞雪兆丰年,但是,在我的印象中,雪还有导致害虫死亡,为明年的庄稼起到增产的效果。

所以,只要雪纷纷扬扬而来,无论是手握烟斗的爷爷,还是背着背篓的奶奶;无论是花前月下的男女,还是天真无邪的孩子们,总是望着雪花笑逐颜开.由此可见雪在老百姓心目中的位置。

改革开放以后,纯洁的雪花,虽然每年都轻盈而来陪衬我们侗家山寨,给我们送来欢声笑语,但是,雪来得不再那么频繁了,不在那么密密麻麻了。这是否跟不再诗意盎然的山林有关呢?

哦,吉祥的雪,我不管什么原因让你对我们的侗族山寨褪去热情,但是,该来的时候,你还是要来啊!我们还算古色古香的山村,还是需要你的色彩来点缀,我们还算肥沃的土地,还是需要你的液体来调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