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秋风秋雨愁佳人? ——描写九月的句子

一直以来,雨喜欢被当做思念的精灵,回忆的载体。当那记忆涌起时,多半是在一个秋雨连绵的天气里。太多的浪漫都化在了雨里,因而下雨的时候最容易想起那个季节那个令你牵挂的人。

春花秋实,秋是收获的季节。但在人们眼里,秋和雨一样总是与哀愁相伴,与愁绪为伍。

几年前,单位举办有奖对联,出的上联是:春花烂漫花亮眼。我毫不犹豫出了下联:秋雨萧瑟雨愁人,真还得奖了。呵呵,当时为什么要在上联的春风扑面花香袭人的美好意境下,对出悲凉的韵味呢?真正的为赋新联强说愁,也许是多少年来古代文人墨客带给我们的影响,人们给秋赋予了太多的哀怨吧。

说起春花秋实,三十多岁的女人也自认为是人生的秋天,只为没有少女的纯真,只为有了会上学的孩子,只为自己的男人似乎不太在意她的存在,于是认为是人生的秋天来了,于是有了哀怨之意,网名也起为秋叶,秋意,秋天的落叶,秋霜,秋雨,悲秋,颜秋等。

实际上,三十七八岁的女人最具女人味,静若清池,动如涟漪。朱自清先生有过这样一段对少妇女人的描述:女人有她温柔的空气,如听萧声,如嗅玫瑰,如水似蜜,如烟似雾,笼罩着我们,她的一举步,一伸腰,一掠发,一转眼,都如蜜在流,水在荡……是啊,这时女人的微笑是半开的花朵,里面流溢着诗与画,还有无声的音乐。

就说这秋天,那一树的墨绿,凝重而淡定,坚持而无语,我们为什么要让其有悲凉的内涵呢。即便是秋叶在秋风中,飘然而下,那种轻盈,那空中飘扬的姿态,如舞蹈般的优美,虽然有万般的不舍,但那成熟的身姿,是永恒的定格。经过春的生长,夏的热烈,初秋的练达,到深秋时,那份超然,更让人难以忘怀。

其实,我说三十几岁四十岁的女人是最美的时节。少女的外在的浪漫似乎少了,而内在的追求更甚,对审美有了更高层次的理解,那些轻飘飘的感觉已不再重要,对内敛的内涵的追求更为坚持。少了一点纯真,多了一份慈祥,少了一点点的激|情,却多了一份练达和关爱,并且更懂得爱与被爱,而那种从容淡定,大气和宽容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这时的女人味是一股雅味。一种淡雅,一种淡定,一种对生活对人生静静追寻的从容。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经济支撑,独立的思想境界。大家都知道,很多女人一旦与钱沾边便失去了优雅,有女人味的女人也爱钱,但没有铜臭味,别人看她挣钱的过程都是一种愉悦,她连爱钱都爱得优雅,自己赚钱买花戴。女人的雅味是这样的:妆是淡妆,话很恰当,笑能可掬,爱却执着,无论什么场合,她都能好好地“烹饪”自己,让自己秀色可餐。何来悲凉意!

于是,你会说,美与心境相关,秋的悲凉是人心的悲怨。

人们在酷热的夏天,不是时常向往初秋的清凉吗?当人们酷热失眠时,那“过了七月节,夜寒白天热”,那夜的清爽,让人美美的入睡,是多么惬意而让人神往。我们不是向往在中秋之夜,邀几好友,在桂花树下的石桌上,放三五盘小菜,几个圆圆的月光饼,七八个苹果,五六个柿子,一轮明月当空,清辉如雨,听得到声音,直洒进人心里,或默默仰望天际,无声的赞美着秋的高远和清丽,或悠然诵道: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又何来悲凉意!

但我们知道天上的事远,人间的事近。中秋夜里,把酒畅饮,感恩生活,感谢亲友,让我们知道情重于天。

寂静的山林,松树成材,遮荫蔽日,一场秋雨过后,山泉因雨的缘故而大了,青石板上流过的水激起些许水花,淙淙地响着远去,雨过天睛,蓝天高而深邃,月圆如轮如洗,净静地挂在天际,清辉如针,刺过松叶斑驳一地,如一山一水的小花,湖边的竹林里飘来少女优美的歌声,捣衣的少妇从竹林里归来,而一声水响,晚间收网的渔船,从密密的荷叶中划出一条路来,惊起几只水鸟扑楞楞地飞向湖的中央。。。。。。。这就是晚秋的景象,你可找到悲秋的痕迹?

南方的秋天,漫山的红枫似火,染就一山霞光,艳过春天的山花,山上未摘的柿子如灯笼般的悬挂于树枝上,在风中摇曳诱人。南方的秋雨,最是让人多情。特别是九月的秋雨,细细的,纷纷的,有些寂寥,有些冷。南方的雨,也最是让人消魂。 雨,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的下着,将你浮燥的心浸润。于是在淅淅漓漓的秋雨中,便可以拥有心灵的一片宁静、惬意。。。。。。

而此时,如果推开陽台的门,秋日的朝陽从山顶飘起,山间飘荡着朦胧的晨雾,如一层轻纱遮着青青的山林,山多了一份神秘。田野上的双季稻黄黄的一地金光,静静地在朝陽下灿烂,河边的竹林阵阵鸟鸣如吵架般的喧闹着;竹林边的水牛,低着头吃草,长长的尾巴悠然左右扫荡,丝毫不被鸟鸣所影响;几只白鹭与世无争地站在离水牛二米远的地方,似乎在欣赏着竹林中鸟的合唱,也似在享受着秋晨的静谧,一排排榕树叶繁枝茂,如一浓烟不散,而细细地赫色的须在晨风中飘荡着,似老人们高兴的笑。。。。。。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播种的时节。

寒露至霜降,种麦不慌张,霜降至立冬,种麦不放松,立冬至小雪,种麦晚半月,这农谚正是说明了秋播的时效性。麦子在秋天播种,冬天里成长,春天的拔节,夏季里成熟,这成熟的果实正是秋天播下的希望。